• 大学生村官办起生物质燃料加工厂

    来源:泰州日报记者 顾日升 通讯员 袁幸福2017-12-04查看数:0
    朱仁朋(左)察看颗粒燃料产品。日升摄

        一匝匝木材边角料,沿着长长的槽筒料口鱼贯而入,在封闭的磨粉设备中生成为木粉,然后通过生物质颗粒燃料生产线高强度挤压,变身一枚枚烟头状的颗粒燃料。
        这种颗粒燃料叫环保颗粒燃料,生产者是兴化市护垛秸秆燃料有限公司。称之为环保颗粒燃料,是因为它替代煤炭用作锅炉燃料,在燃烧过程没有烟尘、灰尘及有害气体排出。
        从出料口掬起一捧颗粒,然后从指缝间往下跌落,发出“叮叮当当”金属般的声响。拿起一枚,置于掌心,有种坠感,折之硬而脆。
        “这是供给炼铝企业的,密度较高,热量超过4200大卡。”兴化市护垛秸秆燃料有限公司负责人朱仁朋说,厂里按客户要求生产两种密度的生物质颗粒燃料,另一种密度稍低,热量为3600大卡,用于生产蒸气。密度高低在于生产颗粒的模具,生产低密度产品还可以使用作物秸秆或稻壳作辅料。目前工厂拥有磨粉生产线1台(套)、颗粒生产线2条,日产颗粒燃料30至35吨。
        “公司共10台生物质锅炉,每台炉子比烧煤炭一天要节省200多元。”南通东益铝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华说,该公司一个月需500吨颗粒燃料,都源自朱仁朋的秸秆燃料公司。
        朱仁朋介绍,高密度颗粒燃料每吨1050元,低密度颗粒燃料每吨830元,综合下来每吨利润在200多元。因限于产能,目前公司生产的颗粒燃料仅供给南通等地的7家冶炼企业。
        2012年7月,大学毕业的朱仁朋被家乡兴化市招录为大学生村官,先后在戴窑镇胜合村、锯家村任职,现担任锯家村村委会主任。
        “每年的夏秋两季秸秆‘双禁’,都让村里很折腾,光堵不疏,治标不治本。只有给秸秆寻找到好的出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秸秆‘双禁’问题。”朱仁朋说。2014年秋,在南通经商的父亲向朱仁朋透露一个信息,说浙江一些商户向南通一些冶炼企业提供生物质燃料,朱仁朋不禁眼睛一亮。
        朱仁朋上百度上一搜,原来,国家正取缔燃煤小锅炉,倡导推广生物质锅炉。“生物质锅炉就需要生物质燃料,全国推而广之,可想而知,市场空间是无限的。生物质燃料产业项目理所当然是一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环保项目。”朱仁朋说。
        经过多地考察,朱仁朋在父亲的支持下,兴办了生物质燃料加工厂。2015年春,投资300多万元的生物质燃料厂在戴窑镇林潭工业集中区竣工投产。工厂包括生产车间及原材料日光料场,累计占地9800平方米,其中日光料场可仓储原材料1000吨。工厂吸纳了13名村民进厂务工,其中来自低收入家庭9人。最低月薪酬3000元,其中,3名开铲车的员工月薪酬4500元。
        “生物质燃料项目投入不大,回报不小,原材料和销售都不存在问题,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作为原材料的废弃木材在各个港口的木材市场非常充裕,每吨150元至300元,作为辅料的秸秆可就地取材。”朱仁朋表示,他的公司将接纳有投资意向的创业村民参观学习,让生物质燃料成为当地的一个富民产业。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