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年】演戏画画

    来源:泰州晚报何由迪2017-05-08查看数:0
      我家有个园地,水泥和泥土各半,我们最初画画是在水泥那半上,“画布”够大,又平整,用碎砖块画飞机大炮。或在画的格子上单腿跳来跳去,玩“造房子”的游戏。图画画了后可以擦去,再画。后来觉得不过瘾,就干脆在旁边的泥地里画立体的战壕,构筑碉堡、挖掘陷阱,演绎“抗美援朝”。还从井中不停吊水上来,灌在沟里。尽管因为水井因年久未用,水开始时还发臭,蚊子飞舞,我们满身疙瘩,但仍乐此不疲。
        因为喜欢绘画,暑期里,我们自发组织学习绘画,大一点的伙伴当小老师,作品就在居民楼的走廊墙上展出,有意思的是当时在墙上用彩色皱纸花边围出展示框来,打头处有前言,每张作品下有空格,让走过路过、来参观的各家大人小孩打分评价。画得好的还真的得了几个五角星,于是,作者就会被奖励——一张当时非常紧俏的电影票。
        小学四年级,我进少年宫绘画班学习绘画。指导我绘画的是黄指导和曹指导。我记得我画过两幅画,黄指导布置的作业是“创作”,我一幅画的是射门,另一幅画的是守门员飞身扑救。后者实际上是临摹手帕图案,造型稍好,得到了表扬。其实我的画画水平和他人不在一个档次上。有的同学绘画水平之高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整天看影视或上剧院当观众,自己没上台是很多人的人生一大遗憾。我五音不全,没任何表演天赋,但“正儿八经”当过京剧配角,很多人不会想到。
        那是1968年,才8岁,我就在家里演《红灯记》。隔壁邻居舅舅和熊家阿爸是京剧票友,平时吊嗓子、拉京胡,经常在家拉场子集体唱样板戏片段。我们耳濡目染,熟悉很多唱段。他们导演样板戏,有板有眼。演出前换装、化妆,爸爸的大檐帽、肩章、军用公文包、武装皮带,全都被我们从箱子里翻出来充作戏服、道具。舞台有两个,一个露天的,那是我家落地钢窗外那块彩色马赛克的平台,平台外延是黑色的马赛克镶边,下两级台阶才到地面,它做舞台可谓天造地设。另一个在室内,就是把那个四折叠的屏风放在中间挡一下、演员从屏风后走出来就是了。
        演员出场,既有文戏也有武戏,个个都很投入。我二姐出众漂亮,遐迩有名,南汇路上几乎无人不晓,平时梳着小辫子,她出演李铁梅。我头较大,个子矮,男扮女装演李奶奶。楼上绰号为“阿丘丘”的邻居平时人如其名,调皮,又生就一副招风耳朵,演鬼子小队长鸠山。
        正面主角铁路地下党员李玉和是谁演的忘了,但“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的那两句经典唱词,我等不论是谁却还是随口就能够唱出。李铁梅有个甩头动作,阿姐辫子短,演出时接上一段,后面甩至前面,用手使劲抓住,两眼冒光,表现对敌人的满腔怒火。李玉和去铁路站上班总带着饭盒,我妈那时带饭的铁皮三层饭盒,和它相似,就直接代替了。后来英雄下狱受刑,我们就在白衬衫上倒红药水……唱词时有熊家阿爸拉琴、敲小鼓来配乐,那场景很逼真。哪一段该是啥唱腔,动作架势该如何,邻居舅舅都记得十分清楚,指导很专业。谁有了疑问都要问他,我们对他很佩服。
        五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登台演出过什么角色,但儿时那几次舞台经历,记忆深刻,已永远地印在了脑海中。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