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园】母亲的菜园

    来源:泰州晚报李春莲2017-05-08查看数:0
    总想把母亲接到城里住些日子,但是母亲总说舍不得她的那片菜地。
        从我记事以来,印象中母亲在菜地劳作最多。村子里的人都到城里打工,有空闲的老人也去打打麻将,可是母亲却不喜欢玩耍,种菜是她一生的爱好!以她与生俱来的勤劳,在屋后的那片菜地辛勤耕耘。儿女们相继长大,有了自己的家庭,远走高飞了,母亲长年精心照顾着有慢性病的父亲,巴掌大的一方菜地就是她休闲的场所。
        每次回乡,母亲都喜滋滋地领着我去参观她的菜地,她用勤劳营造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小菜园。夏天到了,母亲种的小辣椒,形状俊美,鲜红的、青色的辣椒挂满枝头,摘下来,用槌棒打扁,把辣椒籽弄出来,洗净一阵爆炒,味道鲜辣!紫色的茄子似一盏盏小灯笼,让人爱不释手。
        母亲种的“鸡毛菜”,那情形似一地的鸡毛,密密匝匝,娇嫩、蓬勃。炎热的夏日,母亲往松碎的泥土上轻轻撒一把菜子,每天傍晚去浇点水,不出两三天,菜子如鸡雏初长成,现摘了下油锅煸一下,油光滴翠,诱人口水。
        最喜人的是母亲种的莴苣,谷雨过后,莴苣长势喜人,在菜园里举起绿色的大旗,紧密团结,齐刷刷,迎风招展,充满生命的活力。我和母亲拔下几株,撕下一片片绿油油的叶子,去皮,切成丝或者片,炒肉丝或者肉片,吃在嘴里脆生生的,那滋味没法说。有时盐渍一下,隔一天,第二天放入酱油,放点磨碎的红辣椒,炒一炒,如果再淋上点麻油,那味道更绝!
        豇豆爬满架子,母亲用一根根手指粗的竹竿扎起来插在地里,那些豇豆藤在母亲精心的侍弄下,不到几天就狂野地爬上架子,大大小小的细长的豇豆垂挂下来,在五月的微风里摇摆荡漾,好不快乐!
        吃不掉的新鲜的豇豆,母亲用竹篮采摘下来,用清水洗净,放入坛子里,浸入水,漫过豇豆,放入适量的盐,盖上坛子盖,过上三四天,拿出豇豆洗净,豇豆已经黄灿灿的。切碎,一阵爆炒,淋上麻油,啊,那可是开胃的绝美菜肴,用来吃稀饭真是绝配!
        在那样艰苦的年代,母亲靠着她会种菜的绝活养育大了我们。曾记得小时候,夏季的傍晚,夕阳像一盏红灯笼挂在西天,母亲在生产队干完活,就急急忙忙地舀起大粪,挑起满满两桶粪去菜地施肥。我总是个小跟班,自豪地帮母亲扛着锄头或提着竹篮来到菜地,那些菜被晒得都耷拉着脑袋,母亲总是笑着说:“哎,该喝水了,你们受苦了!”她先用瓢从旁边池塘舀起水,浇在菜上,一边浇还一边说:“太缺水了,看茄子叶子晒焦了,豇豆还好点!”我在一旁,拿起锄头给它们松土。有时在那些菜行间跑来跑去捉虫子,母亲总是笑眯眯地说:“别踩伤了那些菜啊!”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母亲把那些菜看得比自己的儿女还金贵呢!
        浇完了水,天色已经晚了,青蛙在池塘里呱呱地叫着,蛐蛐们在菜地吟唱,母亲总是肩上挑着担子,手里提着采摘的新鲜的菜,顶着月色,往回走!
        村里的小媳妇们打工回来,没有菜,母亲总是摘下一篮篮绿油油的水灵灵的菜送给他们,母亲就是这样乐善好施!
        小时候母亲从不许我们姐弟五人偷懒。“勤是聚宝盆”,“勤劳人家春常在”,这是母亲的口头禅,且母亲也一直忙碌着: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母亲就忙着做早饭,洗衣,喂鸡,喂猪……鸡圈就在院子里,那些鸡呀,鸭呀,叽叽咯咯地闹腾个没完。母亲总是笑呵呵地说:“你们这些小家伙,等不及了吧,马上就来!”年幼的我总想赖在床上多睡会儿,可不一会儿,母亲就唠叨着叫我起来扫地、擦桌子了。
        如今,儿女们都一个个人到中年了,母亲七十多岁了,两鬓斑白,岁月在母亲脸上刻下深深的皱纹,母亲的腰已经有些驼,可是,每次回到故乡,母亲就屁颠屁颠到她的小菜园采摘新鲜的菜,忙乎着做饭做菜,还絮絮叨叨地说:“城里的那些菜,哪有乡下的菜新鲜呀!”还会采摘一些毛豆、韭菜等装在蛇皮袋里,嘱咐我带回家。从母亲忙碌的身影里,我看到了母亲用勤劳的双手为儿女描绘着美好的生活,以及对生活的那份坚忍和执着!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