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书三味

    来源:泰州晚报2017-07-17查看数:0
     
    【作者简介】
        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                                                
    送书三味
        □陈社
    程启龙先生打来电话,说喜欢读我的文章,也收藏过我的书,买的旧书摊上的,可惜品相不好,问我能不能送他两本,他登门来取。他说他和我的老同学沈杰熟识,我便请沈杰兄转奉了。
    启龙先生收到书后,当即来电致谢,和我聊了一阵,还给我提了个建议:你的书不要随便送人,有的人当回事,有的人并不当回事,我在旧书摊上就看到你亲笔题签送给某领导的《不如简单》,还有其他作家送给市领导的书,估计是卖旧书的从废品收购站淘来的。
    我说这不奇怪,多数人的藏书都需要逐步筛选,我的书被淘汰也属正常啊!再说这些年搬家、换办公室、工作调动的情况很多,废品收购站的生意不要太好。譬如一些领导,人家升迁或者调离,讲究轻车简从,书橱里的东西只得留下了。
    其实我这方面的心态一直处于可算健康的状态,我从来不认为我的书别人必须永久珍藏。不仅如此,我也不认为我的书别人一定要读。我多次跟一些朋友、同事说过,送书给你,是对你的尊重,但你不必花多少时间在上面,人生有限,要读就选最好的经典,我自己亦如此。
    当然,我的书也不是随便送人,大致有这么几种情况:1.对我的作品指教、评论过,或比较关注我的师长,是为汇报。2.曾经为我作品的面世作出各种付出的人,譬如一些媒体的同志,此为感谢。3.馈赠过书给我的人,礼尚往来。4.朋友、同学、同事、同行、亲戚,分享实现小目标的快乐。5.一些领导,或因为友谊,或出于礼貌。6.通过不同途径跟我要书的人。7.其他际遇。
    每送一本书,我必得在扉页上亲笔题签,一一摊开晾干后再装入信封,信封也是自己写,邮编、地址、单位、姓名一个不能错。然后分类,或打包、或装袋,近的并方便的自己送去或请人转致,其他的就是投递了。三本五本的不算什么,多了的话每个环节都得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单说投递这个环节,就有不少“学问”。从邮局按印刷品平寄,价格低一点,但邮局不另加封袋,有否破损不予保证,是否送达不接受查询。我过去从邮局寄出的书,破损、丢失的都有,无可奈何。后来便首选快递了,快递的价格贵些,但有保证、好查询,既快又好。却又有了新问题:必得写上收件人的电话号码。我说有的同志很忙,手机不便联系,特别当领导的,陌生电话不会接,就写单位电话吧!结果那头的快递哥太负责任,说必须跟收件人本人联系上,否则不能给!快递哥都忙,难免性子急。譬如电话打过去一时没人接。或者问是张同志吗,李同志说不是。或者口音不通出了误会。便“无法送达”了。也有收件方的原因,大约被诈骗电话吓坏了,警惕性极高,快递哥话刚说了半句,电话已掐断了。我又不好意思追着收件人查问,好像人家欠你一声“谢谢”似的。
    有一例更特别。去年寄了两本书给孙建国先生,不料他未收到。我打电话到快递点查询,答复说送到你写的那个地址时,又叫改送到另一个地址,已经送达了。谁叫改送的?那得问快递员了,肯定是跟收件人有关的人,我们不会随便改的。建国说另一个地点可能是我学校,我去查问一下。后来他没再说这事,估计查到了。
    今年我送书前,特地问了他一下:这次寄哪个地址?他说还寄到家里,还是以前的地址。接着告诉我,去年的书他查问过了,没有。这就怪了!到快递点再问,他们仍然坚称已经送达。我说不谈了,我来重新寄的,这次一共三本,不能再给我搞丢了。想不到建国还是没有收到。快递点言之凿凿,肯定收到了,收件人本人接的电话,叫送到另一个地点的。
    我当即把电话拨了过去:“你好,建国吗?”“你好,我是建国。”“快递说你收到书了?”“是收到了,几次都收到了,非常感谢!”我笑了起来:“怪我怪我,我把你的电话当成另一位孙建国的电话写在快递单上了!结果寄给泰州师范孙建国教授的书被泰州供销社孙建国主任收走了。”“啊?也太巧了。这也挺好啊,说明我们有缘啊!你以前就送过书给我,这次又寄来了新书,祝贺你啊!”“是的是的,谢谢谢谢,老朋友有缘!”
    我还不甘心,又问他,你家住哪儿啊?他报了过来,我一对照,两位孙建国的地址都是××幢××号,只是小区名称不同,没有比这更巧的了。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