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逝水】家西头那条河

    来源:泰州日报方正2017-07-17查看数:0

        小时候,我家住在宣堡港北武庙东侧的戚家大门(戚氏合族而居的大杂院)里,出门向西过黄鱼滩便是一条大河,时人称为大港,又称星桥港,因为那港上有一座建于清末的石桥福星桥。大港的东岸有一座很大的石铺水码头,是我家洗菜、淘米、汰衣、挑水的地方,也是我常去钓鱼的地方。
        大港北通泰州以及里下河,向南流入长江,大港的东堤岸是一条长3华里的砂石路,堤岸内侧的青坎和河道的东半面,停靠着数里长的木排,西半河面上各式船只往来如梭。东堤岸的外侧,散落着一座座徽鄂风格的木商建筑,形成了一条名为木商街的街道,我有两个同学家就在那里,他们是来自湖北大冶木商的后代。
        那时候星期天,我常和三两小友去龙窝口看大江,看大轮船,出口岸后不久就见到木商们那些引人注目的建筑,特别是泰昌生木号,坐东面西,南北十多丈,高大威武,青砖黛瓦、马头墙高耸、布局严谨,朝西开有3座大门,中间大门上方的石额上刻有“泰昌生术号”5个正楷大字。
        再往南,龙窝老街沿港堤而建,长一百多米,繁华异常,饭店、客栈、京广百货应有尽有,人称苏北小上海。街道南段有座大达码头客运站,相传为清末状元、南通实业家张謇所建,门厅内排队买票及等候上船的旅客熙熙攘攘。大厅有门通向长长的栈桥,可以上到送往江心大轮船的小木船。
        大江口外的浩瀚江面上,停泊着开往上海的大轮船,船有4层窗户,很是庞大,从大达码头划来的10多条小木船纷纷划近船身。这时,从大船上放下一只扶梯,将小船上的旅客和货物接上大船,江面风平浪静尚好,若遇狂风暴雨,江面上浊浪排空,颠簸于茫茫大江之上小船上的船主和旅客就命悬一线了。
        进入农历四五月,来自吕四、舟山的黄鱼船经龙窝口结伴来到大港东侧的黄鱼滩边,船一到,岸上过载行的人便赶来接应销售,把卸下的黄鱼分成若干“筹”出售,每“筹”一二十斤,也就卖几元钱,一时间,四乡八镇的鱼贩和客户纷纷来此购买。
        黄鱼上市,端午节就要到了。那些年每年端午节大港里都要赛龙船,有两三条船参赛,由木商们赞助,船上的水手与艄公由码头工人担任。龙船从龙窝口一路鼓乐齐鸣而来,到木商家门前停下表演一番,河道两岸的堤岸上,观看比赛的红男绿女熙熙攘攘,欢呼声、吆喝声响遏行云。
        1954年夏季,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长江水位超过历史,长江及大港上的堤坝多处溃缺,农村大片农田和村庄被淹,镇区新民街水深3尺,积水超过两个月,人们在街道上搭起木架铺着木板通行。大水过后,人们从惨痛中吸取教训,当年冬天就将长江和大港的堤防加固,同时兴建了一系列水利设施,其中重要措施之一就是大港的拓宽浚深改道。
        改道后的大港从口岸坝口向南,甩掉了龙窝口入江的一段,并在新开的河道上兴建了节制闸和船闸。由于原先大港入江口外淤浅,大轮难以停靠,龙窝口轮船码头向上游迁移了2公里到高港。拓宽后的大港改名为南官河,意为泰州以南的官河,从此,龙窝口失去了原先的港口地位,龙窝小镇迅速衰落下去,原先舳舻十里的大港入江段也荒废成了一连串内陆河塘。
        拓宽疏浚过的南官河成了里下河地区通江出海的黄金水道,节制闸、船闸的建造,使南官河的通航、灌溉能力大大提高,每天从这里开往泰州、盐城、阜宁等地的客货轮船往来如梭。那时候,住在离河不远的我家,耳朵里没日没夜响着轮船汽笛的鸣叫声和船闸上高音喇叭指挥船只出入的叫喊声。
        1963年我考上大学离开家乡,1972年宣堡港拓宽后我家拆迁远离了南官河,我与南官河的亲密接触疏远了若干年。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由于引江河的开挖,南官河的灌溉与航运功能很大程度上为引江河所代替,加之内河客运的衰落,南官河渐趋安静下来,随着高港区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快,在河两岸建设滨河绿化带的目标又提上了新的议事日程。
        近几年研读《泰兴县志》,始知南官河古名济川河,又称庙港或庙湾港,盖因现口岸境内古有济川镇(现已坍入江中),而南官河中段有地方叫庙湾,故名。《泰兴县志》卷二载:“明初,徐达兵至泰兴江岸,河港不通,调军开济川河,自大江口挑浚十五里,通贯口岸(乾隆一统志)”,咸丰、同治年间,太平军起,仪征盐路中断,淮盐从泰州经济川河入江凡十余年,一时港口繁荣异常。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