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经的话题

    来源:泰州晚报2017-09-03查看数:0

    【作者简介】
        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                                        曾经的话题
        □陈社
        十多年前的事了,女儿去德国留学后,许多人问我:“你怎么舍得的?”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因为我确实不怎么舍得,可我又是很果断地支持她走的。所以我的回答常常是:“是她自己要去的。”
        孩子大了,有选择自己道路的自由。她征求你的意见,是看得起你。这样的情况下,做父母的是没有多少选择余地的。我们可能属于比较知趣的那一类,表现出了足够的开明、尊重以及精神和物质方面上的竭尽全力,而把一丝无奈藏到了心底。
        中国人的传统是“望子成龙”,我当然不能免俗。但“成龙”的基础是“安身”,所谓“安身立命”,然后才是父母所期望的“成龙”。我就不由得有一种莫名的不安。让一个没怎么出过远门的女孩子孤身一人到一个无亲无故的国度去生存,什么都得靠自己,一点保险系数都没有,怎么想也放不下心来。
        女儿的回答倒好:“出意外事故的概率是极低的,就好比‘六合彩’,能中上奖的微乎其微。我这个人历来运气不好,料想中不了这个彩。”这话也对,就算在国内吧,也不是处处都有保险柜的。但总觉得心里怪怪的。这就让她走了?到那个遥远的陌生的国度、资本主义的社会、法西斯的故乡?太冒险太不踏实了!“六合彩”?那不是赌博吗?想到我下的“赌注”是什么,身上就冒冷汗。
        幸亏女儿还挺能适应,让我们操心的地方愈来愈少。好像也真的没遇到过什么特别大的困难,加上她不断地报平安,不让我们有吃后悔药的机会。我便不免沾沾自喜起来。同事们摸准了我的脾性,常常询问我女儿的情况。使我的精神旋即为之一振,马上滔滔不绝、绘声绘色地介绍起来。工作的忙碌、繁杂以及不能尽如人意而造成的疲惫、烦躁和遗憾顷刻间会忘个精光。
        女儿倒是一天天地成长起来。走的时候她还是个大事小事靠父母的女孩,现在可大不一样了。显得比较有主见、比较独立、比较坚强、比较能应对困难,比较懂得如何减轻父母的负担。尤其令我欣慰的是,她很富有同情心,能够关注和关心那些境遇不如她的人,宁可自己吃点亏也不愿亏待别人。从她的为人处世之中,我看到了她的正直和善良。所以,她总是拥有朋友,有中国的、有德国的、有在德国留学的其他国家的。在那万山阻隔的远方,她似乎并不孤独,似乎总是快乐。
        我应该放下心了。与女儿的交流,继续着关于正直、关于善良、关于做个好人、关于好好学点本领的教诲。而很少再重复那些诸如注意交通安全、注意用电安全、注意晚间安全的叮嘱了。女儿则气定神闲,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学习、生活上的事情就不要操心啦!”一如既往地给我们报来平安的消息。
        后来的一件事却让我们极为惊讶。2009年春节,在女儿学成回国之际,老伴去看望她,这是女儿在德国七年间我们唯一的一次探视。老伴是半夜抵达慕尼黑机场的,不可想象,女儿居然是自己开着车去接的站。原来她早已在那边考上了驾照,没有告诉我们是免得我们担心。老伴发来短信告诉我,说还不知道这个丫头这些年跟我们隐瞒了多少情况呢?惊讶之余,我竟多出了几分得意,我说还是她这样处理好,不然我们不知道要怎么操心呢!
        老伴又说,幸好这次她就跟我一起回国了。我反问她,回国了就不操心了?问题是我们操再多的心也改变不了什么,多余。孩子大了,我们该把她放下了。
        当然,说到容易做到难。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