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情】陪伴的美好

    来源:泰州晚报宗海燕2017-10-10查看数:0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相守是最温暖的承诺。
        不知从何时起,老屋里长长的弄堂,总会不时出现在我的梦里,是搬离老屋刹那的不舍,还是老屋的岁月让我难以忘怀,我知道,都不是。否则,老屋的天井、雕窗、后院的老树,抑或是童年的欢乐为什么不出现在我的梦里?而偏偏是那一条直通大门、简陋而暗黑的弄堂。
        因为,那里曾住着我最亲的太婆,那里有我最长情的陪伴,最温暖的承诺。
        太婆是旧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普通老人,她不识字,也没有名字,只知道姓吴。从我有印象起,太婆就住在老屋的弄堂里端,在弄堂的拐角有一间小屋,里面没有窗子,很是暗黑;但太婆的一盏煤油灯似乎常年亮着,黄色的光晕印染整个屋子,一片温暖。太婆喜欢坐在弄堂拐角的小矮桌旁,老屋家族里她辈分最高,每个从她身边走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向她问好,今儿身子怎样啦,中午想吃点啥,有什么东西需要顺带的吗……她坐看自己的子孙后辈从她面前走过,脸上那浑浊的双眼总是眯成一条线,似乎只要能坐着看大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归家团聚,便是一种欣慰与圆满。
        对于我们这帮孩子而言,太婆那条弄堂意味着好吃好喝好玩。我们喜欢待在弄堂里,这里可以享受到太婆省下来的甜食糕点,可以毫无禁忌地跑跳打闹,甚至在惹恼大人时,太婆一声别吓着孩子,让我们免受惩罚。现在回想起来,很是甜蜜,太婆以她无私的爱、博大的胸怀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无拘无束的童年。而她的存在,似乎也是给老屋里所有人一个家的概念,她默默地坚守着这个家族,看着这个家族繁衍传承,用她的一生陪伴呵护每个子孙后辈的成长。每到逢年过节,那一大家子的互助互贺,孝老爱亲可谓是传奇,我多想今生能再遇见。
        我是太婆的第四代重外孙女,本以为这么远的血缘应该不会有什么太近的牵连,可小时的我,却也爱混在那个弄堂里,与一群半大的孩子疯在一起,太婆就那样在弄堂的一端笑眯眯地看着我长大,一直到我要进学。
        报的是一所私人办的学前班,从家里上学的哥姐们那早就听说了学堂规矩的严厉,老师的凶狠,同学的欺生,我怎么着也不肯进学,到了临近开学的前一天,我又在家闹起,闹得弄堂里的太婆都不得安生。在没人理我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喧闹里,太婆细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囡囡乖,再哭我们囡囡的嗓子就要哑了啊,太婆听不到囡囡好听的声音啦;囡囡乖,囡囡不怕,太婆陪囡囡上学堂!”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犟着太婆:“太婆,你不能骗我哦,你一定要陪我去。”
        每个人都以为这是太婆安慰哄小孩的话,一个80多岁高龄的老太,一个裹过小脚连走路都不稳的老太,怎么可能带着孩子走过小巷去学堂。可第二天早晨,任谁都没想到,老太太一早穿戴整齐,拄着拐杖在弄堂口候着上学的我。我兴奋极了,拉着太婆的手,怎么也舍不得松开。那天的课上的什么我已记不清,只知道,太婆不知什么原因,居然可以留在学堂外,坐在学堂外墙边的一张椅子上,在学堂外陪了我一整天。我只要抬起头看向窗外,便可看见太婆那梳着鬏的发髻,那花白的头发有着抚慰人心的作用,让我那一整天都过得安稳。
        如今自然明白,那是有人陪伴的美好,是有人相守的温暖,是爱的最好表达!太婆,在用她最浅显的言行在告诉着我,陪伴是孩子成长路上的默默力量,它比大声训诫更让人勇敢,更坚定心智,也更使人长情。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