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情】庭院寂寂

    来源:泰州晚报徐薇2017-10-22查看数:0
        阳光一日紧似一日地照着,家务活自然也就多起来了。趁着好日头,洗了很多的衣服、被套。于是穿着的、盖着的,就都有了好闻的阳光的味道。当夜色如黑绸般倾覆而来的时候,任由自己依恋地蜷在有着阳光味道的被子里,即使在梦中,也令人倍感幸福。
        白天,庭院里高高低低地晾满了衣服。晨风拂过,那几件单薄的,便随之轻舞了起来。阳光透过衣服的经纬,衣服就成了天然的滤镜。滤镜外的一切物件由此看去,令人蓦地心生柔软。
        我捋着袖子穿行其间,偶尔凝神看看斜印在墙壁上的光影。额前的几丝长发随风覆挡在眉眼之间,我懒得去理它们。眯起了眼,索性坐在院子边的石阶上晒太阳。
        坐久了,脸颊微微发热。暮春三月,看阳光下所有的影子已然不再臃肿,我抱膝而坐的身影也被煦暖的春阳拉得老长老长的。有不真实的恍惚,却又真实地存在着。
        静谧的时刻,让人想起许多曾经的人和事。几天前的、几月前的、几年前的、几十年前的,哪一个人、哪一件事不是历历在目?
        因为是在太阳底下想着,一切也就都有了可亲的温度。哪怕是疼得几近痉挛的过往,也在这可亲的温度下一点点地舒展开来。
        及至晚上,光影褪净,唯有小夜灯的光在院子的一隅亮着,淡淡的。小夜灯是今天刚买的。庭院里没有灯,恒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黑漆漆的,我不要这样子。晚饭后恒去上学,我在门厅与客厅之间来来回回地忙碌。经过院子时那一隅的光,是一种温暖。
        偶一抬头,看到今晚的星星特别的多,多得数不过来。
        距离远的,是小颗;距离近的,是大颗。我都喜欢。
        借着庭院来看夜空,终究是与在楼房里倚窗看夜空不同。楼房里倚窗看夜空,需小心地将脑袋与小半个身子探出窗外,方才可以看到被高楼的轮廓切划出来的不甚规整的夜空,总感觉有些小家子气,不够畅快。借着庭院来看夜空,或站、或坐,身体舒展,视野开阔。很有几分“明月、清风、我”的超尘脱俗之感。
        待到晚上十点钟,想着恒快要放学,我便站在门外,细辨巷子尽头孩子们的身影。夜凉如水,听巷子里的脚步声,匆匆,又匆匆。
        “我回来了!”恒放学回家了,正要转身去房间看书。他眉头微蹙,略显疲乏。
        “你来看看星星,多好看呀!”我牵着恒的手臂,拉他到院子里来。
        他停下脚步,很认真地仰面看那些多得数不过来的星星。继而抿嘴笑了,但并不说话。
        很多年以后,我想我一定会记得,一位青年背着双肩书包,笑着站在洒满月色的庭院里仰面看群星璀璨,似剪影,定格于我的心间。
        庭院寂寂,从清晨到日暮,从日暮复到清晨。
        阳光里、星空下,我们都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以及内心的依持与归向。在寂静无声中想着远方,想着打点飞扬远行的行囊。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