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夕阳红】老奶奶画家

    来源:泰州晚报明前茶2017-10-22查看数:0
        跟着沈见华老师,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巷去拜会双廊画展的参展人时,大家先是忍不住微笑,之后又肃然起敬。
        所有的画家都是当了祖母的人,最小的54岁,最大的85岁。这些拿画笔的手,有的属于牛倌,有的属于渔民,有的属于菜农,有的属于接生婆。最有知识分子气质的一位画家,包着花头巾,腰系滚边围裙,文化程度初中一年级,大名王淑和,村里人都忘了她的名字,只叫她“文丽妈”。当上“农民画家”之前,王淑和老人是队里的赤脚医生,平时务农,有人来唤,就出去看病。她年轻时风风火火的个性,有点像莫言小说《蛙》中的“我姑姑”,才能也相似。她做赤脚医生最大的贡献,就是接生了2946个娃儿。劳碌惯了的人,一旦老来清闲,特别不习惯。在靠山面湖的双廊,老人们度过晚年的方式,似乎只有带孙子、做家务和打麻将这三件事。王淑和老人不喜欢打麻将,一闲下来,觉得“充满每个骨头缝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
        幸而画家沈见华老师从上海移居双廊,目睹老人们的空虚,开始教她们画画。面对这些一辈子拿过锄头和渔网,却没有拿过画笔的老人家,沈老师也不用教美院学生的办法来教她们,他专门做了一个敞口的颜料橱,就像一架横放的梯子,上面放上99瓶颜料,由着她们自由取用。白族女人,到老都有一种儿童般天真纯朴的气质。双廊的自然条件这么好,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上跑的,样样可以成为笔下的题材。因此沈老师觉得,她们的画儿也应该色彩斑斓。
        备齐颜料,钉好画布,奶奶们画画,就像找一股丝线来刺绣那么自然。整幅画的构图呀,飞鸟走兽细部的特征呀,景物的远近透视关系呀,沈老师统统都不教,他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白鹤并不要人教它舞蹈,画眉并不要人教它歌唱。”意思是说,白族的民族文化与日常生活的美感,已经给了老奶奶们“下笔有锦绣”的潜能,他的不教,就是最好的教化。
        2月底,王淑和说要画开花的桃树林。她路过那里时,见到奶牛、羊和母鸡正在开花的桃树下徜徉,它们悠然觅食,抬头望花,昔日的赤脚医生被这无言的幸福场景感动了,但她没有画过牛羊,也没有画过开花的树,不知怎样下笔。沈老师找来苍山上的黏土,教她捏出牛羊的模样,说来也怪,捏得出来,也就画得出来;至于桃花的形状,沈老师立刻找了一朵“活的花”来,让王奶奶看太阳下花朵的投影,说:“照着画!”
        五天后,《小树林》完成了。桃树们自由自在不遵节令,有的在开花,有的在结果,有的嫁接了其他品种的好看花儿。更有趣的是,树根全部裸露着,就像树也在偷笑着踮脚起舞,也在玩劈叉和下腰,也在猫着腰闪在别人身后捉迷藏。沈老师并没有批评她画得不合逻辑,而是心领神会地对她说:春天到了,树也想到外面走走呢,最好像赤脚医生一样,翻山过水,走遍四里八乡。
        王奶奶不免掩嘴偷乐。
        三年过去了,王奶奶也有了一个小她三岁的女徒弟,大名李自旺。自旺奶奶加入画社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要问王奶奶:
        “咱们已经是当奶奶的人了,为啥要出来画画呢?”
        对此,王奶奶想也没想就给出了答案:“绿孔雀为啥要起舞,百灵鸟为啥要歌唱,海鸥为啥要飞翔?沈老师说得好,这和我们为啥要画画是一个道理哦。”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