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年前的浓烟

    来源:泰州晚报2017-11-05查看数:0
     
     【作者简介】
        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 
    八年前的浓烟
    □陈社
    2009年10月27日晚,我市出现了较为严重的烟雾污染,《泰州日报》和《泰州晚报》分别组织记者连夜实地采访探究,次日早晨出版的这两份报纸分别刊发了《过境客烟重度污染市区》和《烟雾呛人,谁在焚烧秸秆?》的报道。
    一位读者看了报纸后,给我发来短信,于是有了如下短信交流:
    读者来信:“陈社长,说‘客烟’压境,怎么来的依据?驾机跟踪还是踏烟而觅?说我们没有‘发现’着火点周边有着火点,应当够拍领导跟准了(注:原文如此)。江都、海安、东台的烟都飘来了,请问当晚是什么风?是先吹的东风再吹的西风?环保部门怎么说不要紧,领导是什么要求也不要紧。但我们的记者、编辑是有脑子的,白纸黑字,自己别闹笑话了。一孔,见谅。”
    我的回信:“谢谢批评!前晚因烟雾弥漫,为寻究竟,本社两报记者分成若干小组由市区向四方搜寻火源,有的小组凌晨方还,写下记者所见。仅此而已,望包涵!陈社。”
    读者回复:“谢谢陈社长,唐突处海涵!”
    我的回复:“感谢理解,期望您继续关注批评本报!陈社敬礼。”
    与这位读者交流的同时,我将这几条短信转发给了两报的总编。日报总编建议这位读者再看一看刊于同一版面的市气象台台长的分析介绍。晚报总编则准备向记者们传达这位读者的来信,要求记者们在采访中力求更细、更实。
    我给晚报总编回了一信:“可以了。首先要表扬。新闻不是判决书,记者也确实没有直升机,判决书和直升机还都有误呢。关键在火源。烟的特点是无风时四处弥漫,据说盐城那边也在说他们的烟是泰州飘过去的呢!”
    我之所以主张不要就这篇报道再对记者们批评,是实在于心不忍。想想看,15位记者,冒着浓烟,分成多个小组,在暗夜中搜寻了几个小时,直到找到火源、拍下照片为止。然后再回到报社,综合成两篇报道。若论报酬,摊到每个人的头上已是微乎其微。他们可以因为苦,因为报酬少,因为会有舆论风险而不干吗?不可以。他们可以因为是娇生惯养大了的独生子女而像在家里一样想偷懒就偷懒吗?不可以。新闻职业的使命决定了他们别无选择。
    当然,本报受到关注,不仅体现在读者的质疑、批评乃至控告方面。应该说,更多的还是体现在读者的肯定、赞扬和改进建议方面。无论何种意见,无论准确与否,我们都是欢迎、重视的,记者们也都十分看重。因为,这不仅有利于我们发扬成绩,纠正错误,也是我们与读者直接交流、沟通的一个渠道。
    10天后的11月8日——第10个中国记者节,我写了一篇《记者节里说记者》,发表在《泰州日报》的《每周时评》专栏。文中说到了这件事,还另拾话题,说了其他的一些情况:
    “比较令人郁闷的是,有时,记者的人格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执业的权利得不到应有的保障。被斥之大庭、晾于门外的情况有之;被推三阻四,忽悠得东奔西走的情况有之;被横加阻挠、胡搅蛮缠甚至恶意诬陷的情况有之;仅仅把记者当作工具使用,实际上很是厌烦新闻规律的情况有之……
    “不可否认,记者首先也有一个自身素质提高的问题。从中央到地方正在深入开展的‘三项学习教育活动’,正是抓的这一问题。不过,这应该不影响记者们应得到的起码尊重和基本保障吧?”
    作为报社的负责人,在报纸上公开为职工“鸣冤叫屈”,感到不尽妥当。可我不吐不快,认为在记者自己的节日里,帮他们说几句,也是与读者及有关方面的一种交流、沟通。但我还是做好了接受批评的准备。
    很快,我收到了一些同事发来的“节日贺词”,有的说:“写得好!说出了记者的心里话!”有的说:“感动中!谢谢您体贴记者。可惜,像您这样敢说、敢做,还敢白纸黑字‘留下证据’的领导不多不多也!为了您对记者的体贴,为了热爱的新闻事业,为了更多把我们当成好人的那些人……加油!忍耐!”
    稍感意外的是,我并未等到批评,也未感到压力。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