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香】家中老物件

    来源:泰州晚报袁瑞峰2017-11-27查看数:0
        父母遗留的老物件,搁置在老旧的宅院内许多年。每次回到旧居,睹物思人,物是人非,心中难免惆怅不已。也更能体会到李清照那句“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深层情感。自从旧宅拆迁后,我选挑了几件老物件,把它们存放在居所一隅,时常看看,慰藉心灵。
        铁皮小拎桶。这是一个镀锌铁皮手工撬制的小物件,也是冷作师傅的佳作。它有上盖,内二层,外观精巧。铅丝拎手,虽已锈蚀,但上端圆润木柄光泽尚存。唯有桶外一侧两个方耳上下排列,用作插筷子,底部封着,可以想见冷作师傅的精巧匠心。五十多年前,父亲做着流动性较大的搬运工作,中午吃饭是大事,母亲总是在家备好简简单单的饭菜往小桶里装着。今天拎到南门宝带桥外,石灰窑,明天可能就是西门桥外黄沙仓库,后天又拎到西北森森码头等。冬天,母亲就用棉絮包裹着,送到父亲手上时饭菜依然温热,父亲吃在嘴里,暖在心里。
        木亮子水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们这一代人才喝上自来水。那时,吃自来水是自己去挑,花钱买。很有意思的是,人们用木亮子水桶去放水挑或抬回家,一分钱、二分钱地计算着买水。卖水的可看得紧了,大木亮子不给放满,总要浅一圈,且水龙头不让开大放水。这是怕你放快了,水溢出,他就亏了。大部分人家都置两口大缸,一只蓄存吃的自来水,一只蓄放河水,连雨天也不放过,等许多天落水留洗刷用。
        这木亮子水桶可是父母的爱物。四十多年前的春天,我家办喜事,父亲竟用此木亮子从郭家挑水。一共挑了二十六担。每担一百三十多斤,算下来,那天父亲挑回的水竟达三千三百多斤呢。往事不堪回首,我家的这个木亮子水桶,至今包浆依旧。
        敞口的藤巴斗。它是我家盛放米、面的器具。计划经济年代,家家去粮店购回定量供应的粮食,要么布袋,要么篾制品,而这只柳藤的巴斗,久用不变形,加之桐油浸抹过,结实耐用。五十年不裂不炸缝。这个无拎手,大敞口式的上下直径一样粗的巴斗,四五十斤的米倒进去平不了上口。父亲一口气从演化桥粮站将装有五十来斤米重的巴斗扛在肩上小跑步似的赶到家,竟不喘气。壮年的父亲做体力活搬运工作,这点算啥。到了兄长和我能扛回家时,母亲笑盈盈地兴奋着:“长大了,有用了”夸个不停。
        一套蒸笼。五节加笼盖为一套,比现在早茶店里的蒸笼大一大圈,就不知道购于哪年。只觉得每年腊月二十后,看着母亲清洗它时,我便感觉有了年味。一年一回的蒸馒头,我们巴望得不得了,这是有好吃的过年开始。
        家里还配有铁皮桶改作的大煤炉、大铁锅,以及围笼的大腰带(笼放置大锅上锅内水沸溢开来,就需用一个大腰带围着)蒸馒头。那天家里一片忙碌,夜里生火、发酵,第一笼出来家人个个趁热尝鲜,一口咬下去,那滋味真香甜。
        好几位邻居来我家借蒸笼,返还时客气地每节都存一二只馒头(不作兴空笼)。那时,家家户户用蒸笼而忙年可来劲了。
        到了冬天,今年的年味也越来越近了。回味起当年的蒸笼情景,还是那么温暖。
        元稹说:“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家中的这些老物件,虽然并无收藏价值,但在我看来是无价之宝。因为,只要看到它们,我就能回忆起当年和父母一起走过的美好岁月。它们是那么有温度,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会一直温暖我的心灵。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