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缅怀】国良先生

    来源:泰州晚报庞余亮2017-11-27查看数:0
        我认识王国良先生很迟,大约是在2004年夏天。我正好要筹拍一个群众文艺积极分子的专题片。有人向我推荐了陈国彩先生,于是我就去红光拜访陈国彩。戴着草帽的国彩先生一边莳弄屋后的芋头,一边跟他的老太婆开玩笑。我在国彩先生的幽默和调侃中第一次见识了靖江人种芋头和里下河的垛田上种芋头的不同。
        国彩先生编了许多反映家庭和谐和计划生育的三句半,他不仅会编,而且会表演。我们在他屋后的竹林里录制了三个节目后,开始访谈工作。本来很自如的国彩先生面对镜头,竟然手足无措起来,结结巴巴地说起了童年和求学的事,就在他的叙述中,他说到了他的亲哥哥王国良先生。
        我听说过王国良先生,但我不知道王国良先生是国彩先生的哥哥。国彩先生说,他童年时被陈姓人家抱养,所以姓陈。国彩先生又说,王国良先生就在后面的埭上。一听说这个线索,我们赶紧出发,走了一个大堤,就拐到了后面的埭上。王国良先生正在埭西边的人家讲经,我们赶紧追过去,见到了儒雅而淡定的王国良先生。这是我第一次采访王国良先生,但采访的主角并不是他,而是陈国彩先生。有一个细节是这样的,王国良先生俯身为他弟弟国彩先生的演出本上纠正了几个错别字。纠正错别字的样子很严肃,陈国彩先生虽是弟弟,但在他面前,更像是小学生。
        再一次采访王国良先生已是10年之后,我早到了政协工作,开始了《靖江老先生》的采访和编写工作。我们商定采访的第一人就是王国良先生。这是我第一次全面而认真地和王国良先生的对话。我们坐在庭院里,隔壁人家伸到他家的枇杷树果已往下掉。地上黄灿灿的一片。国良先生从他的童年说起,又说到了他的求学,他的家庭,他的讲经生涯,他做记者的生涯,他抓小偷的惊险,他的那些定格靖江的照片。他在没有空调的老房子里的寒冬酷暑中毕恭毕敬地抄写。
        那天很闷热,但采访很是顺利,他衬衫扣得紧紧的,头发一丝不苟。采访结束,出人意料地,他从井里拎出两个早凉好的西瓜!西瓜很甜,从北面过来的穿堂风很是凉爽,先生长期伏案的老藤椅,像一只安静的老狗,蹲在小木桌边。
        再后来见他,就是两年后《靖江老先生》的统稿工作,几次统稿,国良先生都提了许多有益的建议。穿着藏青中山装的他说话不紧不慢,不高不低,像是商量,但他总是正确的。其时,帮助《靖江地名掌故》《靖江风俗大观》做过采写工作的国彩先生已去世了。有时,我和他谈到国彩先生,他脸上也很平静。那平静,如大树落叶后呈现的无边辽阔又实实在在的平静。
        听到国良先生走上了归途的消息,我又想到了他平静的表情。
        国良先生的确是一棵大树。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