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年】马甸插队

    来源:泰州晚报李健太2017-11-27查看数:0
        一辆卡车,一路敲锣打鼓把我们十几个刚出校门的高中生欢送到马甸公社牧场知青点。卡车回时,两条横幅标语在夕阳下分外醒目: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
        身份置换,我们变成插队知青。
        马甸林牧场位于马甸最西边,紧靠永安洲。据场里的农民介绍,这里主要培植水杉苗,同时种植小麦、水稻等农作物,实际上就是一个农村生产队,劳动报酬按所得工分计算。
        天是蓝蓝的,田野是绿绿的,河水是清清的,布谷鸟不时地“布谷,布谷”喊着从天空飞过。景色虽美,但在我们眼里都是灰色。超强度的劳动,令我们感到特别饥饿,窜风漏雨的宿舍,令我们感到钻心寒冷。父母有心无力,一切只有靠自己,大家吃过早饭等午饭,晚上睡下等天亮。就像断了手臂的人,针扎在手上不知道疼痛。不少知青深深陷入迷茫和彷徨。
        有一次,场里挑土挖河沟,干到早上十点多钟,由于长期肚子里没油水,已饿得头昏眼花。我悄悄跑到伙房,拿了一根胡萝卜洗了洗,进口啃不动,原来胡萝卜被冻得木棍一样。我又回伙房拿碗用开水化冻。怕人看见,我站在河边的小码头上,慢慢啃嚼着仍未解冻的胡萝卜。不知是哪一个知青,将此事告诉我父母,父母无语,长长一声叹气。
        人贫土瘦,田里种的青菜像油菜,根是红的,菜叶发黄。伙房烧饭的邵师傅无奈,只好以水代油,把菜煮熟,再在上面洒几滴油花。
        人间自有真情在,场里的农民对知青很照顾,悄悄帮我们干重活、脏活。虽然他们的生活也不好,但是还偶尔从家里带自做的面饼给我们。记得有一次割水稻,飞快的镰刀割到我的脚踝上,鲜血直流,带队劳动的蔡队长见状,把我背到三四里远的公社卫生院包扎。
        虽然经历了一段迷茫和彷徨,但在物质丰美的现在,我们还是要感谢当年的经历。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