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乐教授的烦恼

    来源:泰州晚报何由迪2017-11-27查看数:0
        您干啥呢?这都是心血啊!某中学退休的陈老师回家,后面跟着博雅斋书画商阿强,进得门来,就瞧见院子里升腾着阵阵烟雾,原来是丈夫、艺术学院书画系乐教授在焚烧自己创作的书画。她赶紧向院子冲过去,边喊边阻止,要从乐教授手中抢夺书画。阿强也在旁急着说,可惜啊,这么好的东西!
        而乐教授呢,满脸不悦地叹道,我都这把年纪了,书画一直搁在家里,卖不出去,又没人看,不如自己处理掉。不给儿女们添麻烦。
        陈老师耸耸肩,回头对阿强说,不好意思,他是在处理自己不满意的早年作品。嗯,阿强应道。
        乐教授已入耄耋之年,都70多了,书画作品不少,家里堆得满坑满谷,平时没少受陈老师的数落:卖都卖不出去,还画啥呢?为儿女造福,伟大的画家很多都在身后被世人认识,比如梵高。乐教授跟陈老师争辩。陈老师反唇相讥,你海阔天空絮絮叨叨几十年,跟人家说怎么创作书画,可自己就是没有艺术的实际成就!乐教授越想越气,连睡眠也受了影响。
        这会儿,陈老师跟阿强说,乐教授培养了很多高徒,都成名家了。是的是的,阿强应道。
        阿强见到过许多画家自我推销作品、请客吃饭、送礼,但自己烧作品,还是头回遇到。他满脸堆笑、诚恳地说,乐教授,您不要着急,我来为您想办法。我不着急,我都这把年纪了,乐教授实话实说。老乐,我跟阿强商量,把您的作品资料全部录入他们的网上博雅斋,除了电脑版,还有手机版,传播很广呢。陈老师说,费用全免,就是作品包销,500元一张收进您的两百张书画,很多高龄艺术家都和他们这样合作。有的因此收益丰厚,住进了高档会所型的养老院呢!
        这哪成?我是教授,学生的画都一幅卖好几万。乐教授坚持己见,阿强扫兴地出了门。
        春去秋来,书画市场整顿,博雅斋举步维艰,阿强愁肠百结,整天闷闷不乐。一天,突然在陈老师的微信朋友圈看到视频,社区邻里节举办艺术展,乐教授的《江山多娇》等作品隆重推出,一个年轻观众在称道,乐教授创作态度严谨,对不满意的书画一概自己亲手烧掉。后来,他又上社区网站和微信群,又见特别介绍的帖子,说社区一大楼里新来的公司指定要乐教授的画,某高星级宾馆和三甲大医院门厅里挂起了乐教授的那幅《日出东方》《黄山归来不看岳》等几幅画,气势很大。一段视频中,有个特写镜头,乐教授看着人来人往之地有自己的画高挂,精神倍增,身体也仿佛好了许多。
        阿强赶快打听,陈老师开始时笑而不语,后来说,谁叫你当时不识货,出高价来收画呢?阿强跺脚顿足,悔不当初。
        原来,这次社区办艺术展时,居干小汪向乐教授求画,本来,乐教授想对待小汪前任和前前任那样回绝小汪,但陈老师劝说,都烧画了,还是送几张去展出吧。想不到展出后大受欢迎。一位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一边求画一边说,现在内部规定,买画能报销的额度有限,请他见谅。居干小汪建议签个协议,出一笔感谢费外,此画借用20年,做公证,有担保,以后完好地还给乐教授或是指定的遗产继承人。在此期间,还可临时取回画作展览之用。乐教授乐了,后来照此办理,借出去很多画。这感谢费大大超过阿强说的500元不说,自己迎来夕阳新晖,名气骤然上升,走到街上,人们都夸赞他;讲座、庆典等都来请他。乐教授平时看专家门诊、外出旅游都会有人帮助,方便多了,茶叶、书籍都有人送,和陈老师拌嘴也少了,家里又乐融融起来。
        不多日,陈老师接到阿强电话,说是网上博雅斋开出了“共享书画”平台,以画品、作者身家、租用时间、场合为主要依据收费,收益由书画作者与博雅斋分成。于是,就和乐教授一起带着书画来到了阿强那里,从此,他们再也不愁书画没人看没处放这些“美丽的烦恼”了。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