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后旅行

    来源:泰州晚报2017-12-03查看数:0
     
    【作者简介】
        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 
    婚后旅行
    □陈社
    早就打算结婚时去海滨城市青岛玩几天——旅行结婚,结果因事未能成行。六年后终于如愿,1986年夏天,把孩子送到扬州她爷爷奶奶那儿,去了青岛、大连——婚后旅行,改了一个字,算作补偿。
    没找旅行社,那时候泰州好像还没有,也乐于自助。先乘车去高港,接着乘船往上海,再从上海搭海轮直驶青岛。
    从来没坐过这么大的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海,兴奋莫名。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甲板上,碧空如洗,蓝海扬波,水天一色,任由海风尽情地吹,衣服如鼓起的帆,周身一股咸咸的海味,真是爽极了。拍了不少照片,海鸥120的相机,性能颇佳。而且有个好处,一个胶卷既可拍12张又能拍16张,虽说胶卷买得不多,也够对付的了。
    没想到青岛的游客这么多,旅社不好找,幸好有学校在揽客,很便宜,我们就去了。原来学校的“客房”就是教室,暑假期间的利用,门上用粉笔分别写着“男”“女”的字样。每个教室住十多人,四张课桌拼在一起,上面一张草席,便是一个客位。虽说课桌接缝处有些硌背,依然睡得很香。最诱人的是早餐,一色的馒头、稀饭、大头菜,一点不贵。而且山东馒头与江苏的不一样,大、实、紧,特耐咀嚼,就着操场上充当餐桌的课桌使劲咬,满满的正能量。
    公共汽车上总是人满为患,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东倒西歪地挤在人丛里,汗流浃背。妻也是下过乡、做过工的人,能吃苦,很少埋怨。除了重些的包和贵重物品由我负责外,不需要多少照顾。上车、下车都奔在我的前面,劲头十足。
    路边的海鲜、山菜吃了不少,苹果价廉物美,鲜脆爽口,常拿它充饥。主要景点都去过了,最长知识的是一处关于海洋的展览,领略了浩瀚大海里的种种奇妙。最有情调的是夜步栈桥,海风习习,灯火点点,情侣对对,物我两忘。最是失望的当数崂山访古,兴致勃勃地登攀而上,瀑布很细很弱,奄奄一息似的。道观倒是颇具古风,只是像进了公共汽车,人头攒动,了无仙气。好在我们善于自我安慰,尤其妻容易满足,她把军用水壶倒了个底朝天,灌上泉水,说要带回去给大家尝尝。
    接下来乘海轮去大连,在船上就打听好了返程船票的情况,都说极为紧张,得半夜去排队。这是头等大事,买不到票超了假就不好了。当晚就去站位,队伍已经老长,足有大几百号人。气温比青岛低,夜风袭人,衣服加了又加,还是冷。到上午开始售票时,后面的队伍更长,幸好我们买到了,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赶紧去玩。
    由于归期将至,只剩下两天时间——妻是教师,暑假的日子还长,可我只请了几天公休假。便首选了她最乐意的项目:海泳。第一天去了郊区的一处海滨浴场,沙滩、水面上全是人,公共浴室似的,难以放开手脚,只得往远处游,一直游到对面的一片礁石丛上。不知不觉中两个人的脚都划破了,出了血,才感到海水腌得疼,也顾不上了。第二天还是海泳,径自去了一处无人的海湾,路不好走,也没有宽阔的沙滩,但景色极佳,水质极好。两人在海水中游一阵、泡一阵,捡到了若干大小不一的海螺壳,还捞出了一堆碧绿的海带,十分尽兴。
    最后拍照,登上岸边一座礁石,妻迎着阳光或坐或立,背后是礁石丛形成的几个豁口,惊涛拍岩,卷起千堆雪。美景难得,指挥妻变换不同角度,光圈、焦距、快门反复调试,滤色镜一会儿装上、一会儿卸下,前前后后拍了十几张……忽然发现放在不远处的背包已浸到了水,再一看,脚下的礁石只剩下很小一块尚在水面之上,原来涨潮了。赶忙撤退,水已漫到胸口,我一手举着相机,一手拉着妻,一步一步朝岸边趟,岸却越来越远似的。幸好踏上一段浅滩,快步奔上了岸,才算化险为夷。回头再看,那座礁石已没了踪影,唯有海水不声不响地漫延过来,转眼之间,脚下的岸又已没入水中……
    返程的海轮上,我们又上了甲板,天还是那个天,海还是那个海,感受却多出了许多。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