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边絮语】窃蜜和窃蜜者的愉悦

    来源:泰州晚报庞余亮2017-03-06查看数:0
    因为《小说课》这本书,我们完全可以说,毕飞宇绝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窃蜜者。
        对,是窃蜜,而不是窃密。
        为什么不是窃密?
        在所有的秘密中,最高等级应该算国家秘密吧,绝密级的保密期限不超过三十年,机密级的不超过二十年,秘密级的不超过十年。
        我们再来看看毕飞宇在这本《小说课》中所涉及的“机密文件”:500多岁的《水浒传》,300多岁的《促织》,200多岁的《红楼梦》,130多岁的《项链》,120多岁的《德伯家的苔丝》,快100岁的《故乡》,90岁的《杀手》,快60岁的《布莱克·沃滋沃斯》,快40岁的《受戒》,30岁的《时间简史》……
        《小说课》中的“机密文件”,是属于全人类的。只要我们识字,这些文件的保密期限就等于零。也就是说,这些小说没有什么“机密”可言,但瑰宝闪闪发光,这么多年过去了,属于全人类的“机密文件”和多少书生的倦眼相遇过。
        可有多少人发现了,这些优秀小说的“流蜜”之处?
        有一行荆棘,就有一行慰藉。优秀小说家的每一行文字里都有苦修者的烛泪和光影,如果我们辜负了,那又是什么样的背叛。那斑斑烛泪,那点滴光影,埋伏着解密的锁钥,更有加封了蜂蜡的宝藏:比如去梁山之前的林冲,比如上楼梯的王熙凤,比如史诗般的《促织》……虽是重逢,仿佛初见,当初毕飞宇的小说讲稿在微信上病毒般传播时,我在想,如果没有了毕飞宇,我们的阅读会失去多少“雪夜读禁书”般的乐趣?
        幸亏小说家毕飞宇患了“话痨”,幸亏这个“话痨”又成了南京大学教授,幸亏他无私而慷慨地为我们说出了上苍赐予给他的精灵古怪的“第三只眼”,带着我们一起“窃蜜”,跟着林冲暴走,贴着王熙凤摇曳,一只促织里,他看出了苍山绵延,听到了波涛汹涌。
        那样的胆战心惊,那样的畅快淋漓,那样的会意一笑,那样的“别别窍”。“别别窍”这个词语出现在毕飞宇的中篇小说《玉秀》中:“可是玉秀有玉秀的别别窍,动不动就要在鬓角那儿分出来一缕,缠在指头上,手一放,那一缕头发已经像瓜藤了,一圈一圈地缭绕在耳边。”
        《小说课》中几乎到处出现了毕飞宇式的“别别窍”——这不仅是一个书生倦眼后的感叹,而是一个优秀作家的贡献,他把一个小说家通过千锤百炼的阅读和写作实践“窃”得的蜜,又原原本本地坦白出来。他甚至把《玉秀》的修改过程都拿出来了,这完全是一个败家子请客的行为。(这是潘向黎早给了著名的论断:看败家子毕飞宇请客)。这个胆大心细的“败家子”,他从窃蜜,变成窃蜜者,还把众多的读者变成了“窃蜜者”。这三步走,走得比王熙凤还反逻辑,又走得比林冲更符合逻辑:他的热情洋溢,他的苦口婆心,他的苦口婆心背后的辛劳和愉悦,其实是毕飞宇忠于小说的一颗诗心。
        “我不是一个可以把诗篇朗诵得使每一个人掉泪的人/但我能够用我的话感动我周围的蓝色墙壁/我走向舞台的时候/听众是黑色的鸟/翅膀就垫在打开了的红皮笔记本和手帕上/这我每天早晨都看见了/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冬天仍然爱一个诗人。”
        这是诗人王寅的诗,赤诚,温暖,恰如这本蓝色封面的《小说课》:谢谢毕飞宇,谢谢毕飞宇让我们爱上读小说。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