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风徐来】诗与画的人生

    来源:泰州晚报徐可2017-06-21查看数:0
        听说曹辛之先生荣获第三届韬奋出版奖,笔者前往祝贺。作为书籍装帧界第一位获此殊荣者,他应该感到自豪。没想到,他的反应竟是那样的平淡。历经沧桑的曹辛之,已是宠辱不惊,不在乎一时的得失了。
        提起曹辛之,细心的读者也许可以从许多书籍、杂志的封底或版权页上找到他的名字,知道他是搞装帧设计的。可惜我们不少人并不晓得,作为诗人的曹辛之——不,应该是杭约赫,一个曾经闪耀一时而后无从寻觅的名字。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一个辉煌的瞬间,在诗歌创作上,上世纪四十年代可以说是杭约赫辉煌的顶点。那时候,在国统区诗坛上,一批勇于探索的年轻诗人,由于风格上的接近,逐渐形成了一个流派,后来被人们称为“九叶诗派”。以笔名“杭约赫”闻名的曹辛之,便是其中的一员。1946年,他以“杭约赫”的笔名写的《世界上有多少人在呼唤我的名字》一诗,在上海由郑振铎、李健吾主编的大型刊物《文艺复兴》上发表。诗歌表现了作者对于苦难深重的人民的深切同情,和对自己无能为力状态的感喟。诗歌富于音乐性和节奏感,使人仿佛置身于川江之上,聆听船夫号子,极具感染力,立即引起广泛的关注。曹辛之的诗,和我国五四以后新诗主体发展的道路一样,遵循的是现实主义。但他的创作忠实于自己对诗的理解,善于吸取并消化诗歌形象化的意象技巧,而且能将个性心灵的特质充分展现,因而逐渐形成了含蓄蕴藉、联想神驰、清雅隽永的风格,为读者所喜爱,成为四十年代一位重要的诗人。他的代表作《复活的土地》,是一首长篇政治抒情诗,热情讴歌劳动人民,呼吁要向他们学习。诗歌构思宏伟,气势磅礴,而又有相当深度。
        然而,1949年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名字从中国诗坛上消失了。终于,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如同出土文物一样,杭约赫其人、其诗才又重见天日。人们知道他就是著名的装帧艺术家曹辛之先生,这怎不令人且惊且喜!
        我问曹辛之,对于被迫放下诗笔,拿起画笔有无遗憾?曹辛之摇摇头:“事实上,我的本职工作就是‘画书皮子’,写诗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从1936年创办《平话》文艺刊物起,曹辛之便与编辑、出版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1940年,他进入生活书店,在邹韬奋直接领导之下编辑《全民抗战》周刊。与韬奋相处时间虽然不长,曹辛之从他身上学到了从事文化出版事业所必备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态度,成为出版界中的多面手和专门家。在韬奋出版奖获得者中,他是唯一与韬奋有过接触、受过韬奋教诲的。
        因此,当他被迫禁锢自己的歌喉时,曹辛之并没有“失业”。他把全副的精力,都投入到书籍装帧艺术设计中去,并主持装帧艺术的研究工作,成为我国一代装帧艺术大师和带头人。在长期的实践中,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在国内外享有盛誉。作为一个诗人,他的装帧设计清新淡雅、隽永含蓄,有书卷气,有诗意美。1959年,他设计的《印尼总统苏加诺藏画集》便获得了莱比锡国际书籍艺术展览会装帧设计金质奖章。即使在十年浩劫中,曹辛之也没有消沉。在五七干校,他拣拾废弃的竹根、竹片,刻制了一批笔筒、臂搁,一件件都是精雕细缕的艺术品,为好友们所珍藏。他还钻研了篆刻、装裱技术,多方面表现了他的艺术才华。不过,当他独处的时候,还是免不了生出一丝惆怅:“诗卒杭约赫,而今老曲公;石砚固犹在,无心写秋风。”他仍怀念着驰骋诗坛的岁月。
        尽管早就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曹辛之并没有停止对于装帧艺术的探索。他为中国装帧艺术研究会会长,他为提高书籍装帧设计水平和提高装帧设计工作者的社会地位而奔走呼号,出谋划策。曹辛之认为,装帧艺术作为从属艺术,应该结合书的内容、性质、风格,有更多的书卷气和文化内涵,而不能等同于一般的商品广告。他对现在有些设计过分偏向广告性、商业味太浓表示不安,担心这样会把读者引入歧途。因此,他郑重希望年轻一代装帧工作者,要注意提高自身的文化素养和艺术欣赏能力,时刻牢记自己的责任,对广大读者负责。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著名的革命出版家、生活书店总经理徐伯昕曾给曹辛之写信说:“我总感到国内还没有产生一位出色的装帧家……这任务希望你能担当起来。”曹辛之没有辜负前辈的希望。现在,他又将同样的希望寄托在年轻一代的身上,并为实现这个梦想而孜孜不倦地努力着。

        (作者为《文艺报》副总编)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