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边絮语】汪校长的随笔

    来源:泰州晚报雷 雨2017-06-21查看数:0
        几天前,在黄海之滨的一个场合,汪政先生送我他的新书《悲悯与怜爱》,说是收在“格致文库”中的随笔集。我请他在书的扉页上除了题签外,多写几句,他沉吟了一下,写就了这样的话:“平时多写评论,偶尔写写随笔;文章不成模样,幸蒙振羽不弃”。汪政先生是评论大家,如此谦逊,实在是他一贯的从容不迫胸有丘壑的雅人风致。晚饭后开读《悲悯与怜爱》,竟然意兴盎然,欲罢不能,这简直就是汪政先生评论生涯的简略备忘录,是人生遭逢的真情小注脚,是磊落坦荡总结平生检点家底的夫子之道,也是与三两知己在汪家后院深情诉说娓娓道来的人生回望。
        《悲悯与怜爱》不是汪政先生此前出版的《涌动的潮汐》《自我表达的激情》《我们如何抵达现场》《无边的文学》《解放阅读》等那样的评论他人的作品,它是汪政先生精心编选的的的确确的随笔文字,文字不多,也就近十四万字的样子,大体上分为“想象的极限”“向日常生活致敬”“教育,还是文化”三辑,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一篇文字都不是随心所欲散漫而为,每一篇文字都是精心雕琢惨淡经营,而最让我觉得折射着汪政先生无限眷顾之情和教育情结的是他的“教育,还是文化”一辑中的内容;但最让我心仪的则是“想象的极限”中的文字,而最为令人感动的则是他的“向日常生活致敬”中的温煦体贴深情款款。
        在作家评论家云集的场合,汪政先生也不大卖弄贩卖从西方文艺理论中生吞活剥来的骇人术语,他经常会非常机智甚至是不无解嘲地化解众多大场合大场面的言语尴尬,得体而恰如其分,机智而不失立场,遣词用语之高超了得实在令人佩服。这一切都是怎样修炼而来的?与他的阅读积累、生活经验有着怎样的关联?汪政说《诗经》、论《楚辞》、评点司马相如的华丽与贵族气质、概说儿歌的得失与源流、感慨苏东坡李渔袁枚张岱当然还有魏晋六朝人物的娱乐精神旷达自适、钩沉知堂老人的科幻情结、直言王小波小说艺术的“尚未达到成熟”但以费尔马为例说明其是一个有趣的人,这些精短文字,看似挂一漏万,却都是意蕴丰富,简洁通透。看汪政的《少年读书记》,大致可以窥视他的家学渊源,他的少年老成,他的阅读趣味,他的对手艺匠人的神往膜拜,而《书房的秘密》则道破了中国文人的隐秘心思。当年在中原乡下跟着父亲读书的时候,看到署名“汪政晓华”的文章末尾往往有“某年某月于二人转书屋”,真是不胜神往啊。而《悲悯与怜爱》是关于卡佛、契诃夫、帕乌斯托夫斯基的读书札记,乍看随意,信笔写来,却感情真挚,令人动容,而“大师总是如此隐忍,面对着我们微笑,背对着我们流泪”,更是令人有甘苦冷暖唯有自知的强烈共鸣。《我们距布拉格有多远》是汪政先生迄今算来已经二十年前的文字了,这实际上是关于捷克作家克里玛与美国作家罗斯长篇对话的读书札记。在这样的读书札记中,汪政说道:“我常常这样善意地想,对文革我们之所以一直未能拿出真正有力度的作品,不是由于作家们的遗忘或搁置,而是思想的火候未到,虽然对后者,我们已表示了遗憾,但毕竟还在时间上心存希望。”细细品读,我们可以感受到汪政的丰富与挑剔,汪政的激越与犀利,汪政的心知肚明与洞察秋毫,汪政面对文本之时的金刚怒目与血脉贲张。
        如果说,面对文本之时的汪政有点史家秉笔直书不管不顾激越慷慨的话,而“向日常生活致敬”中的汪政则是那样的秀外慧中家常体贴,是那样的观察入微眷念亲情,是那样的不忘过往情深意长,是那样的睹旧伤怀感叹流年。他缅怀自己会吟唱“七字段”的奶奶、一生稼穑艰难的爷爷、爱喝酒会吹箫的小学教员的父亲、还有在邮电所工作的母亲,几乎每一篇都是呕心沥血字斟句酌的简短美文,都是每每读来令人情感激荡的陈情表啊。
        汪政是执掌江苏评论大纛的要角,是我们由衷尊重的师长,也是省作家协会的领导,但因为他曾经是如皋师范这座百年老校的校长,我们总是在私底下称他为汪校长。厉害了,汪校长的随笔。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