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边絮语】匠心记忆的乡愁

    来源:泰州晚报范观澜2017-08-17查看数:0

     认识蔡经荣先生,已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因我的两位同窗建宁与天蔚兄都曾是与他共事好多年的领导。在我与他们相聚的时候也常常会出现经荣先生的身影。记得那时候相遇,有时他还会主动与我聊起相关文字的事情,似乎我俩之间颇为投缘亦有着共同的话题。

     大概三年之前,有一次在一起相聚的时候。经荣先生与我聊到,他想用竹枝词的形式记录我们这座城市的工厂演变,问我如何?我当即表示,这可是件大好事啊。同时他又说,早年他因为与周志陶老先生的孙子周杰先生曾同过事。也常有机缘去亲近周志陶他老人家。深得老人家的教诲和影响。同时老人家的相关泰州乡土记载的书籍,他都认真研读过。听他介绍后,我也感兴趣了。志陶老可是我的忘年交啊!他为我写的“静观自得者,波澜壮阔人”的对联如今还挂在我的书斋中,一直在激励着我啊。我还觉得,志陶老先生也擅作竹枝词,当下我们研究一些有关乡土课题,参考的依据就是志陶老的《古城忆旧》、《乡土杂咏》、《往事回眸》、《海陵吟萃》、《吴陵忆词注》等著作啊。

     去年年底,经荣先生又专程与我讨论了他的作品,并就书名提出了好几个,如《工匠海陵》、《匠心海陵》、《海陵匠心·竹枝词》、《工厂淘最》等,与我讨论。由于他一直在厂工作,是从车间普通工人干起的,后来才干管理工作,任过厂团委书记、宣传科长,当过工厂的党委副书记、副总等。而且他的父亲远沂老先生也是我们这座城市一个中型企业的老厂长,也算是我们这座城市工业发展壮大的见证人。也许正由于这一系列的因缘,该书的书名就定为海陵竹枝词《工厂淘最》了。

     今年五一前,经荣先生把他书稿装订成厚厚一本送给我,说是以此要庆祝属于工人阶级自己的节日“五一国际劳动节”——劳动光荣,创造无价,工匠精神永恒!看了这本书稿后,心中竟觉得沉甸甸的。开始阅读以后,顿觉一股清风扑面而来。经荣先生用五十一首竹枝词,每首还附上几百字的翔实记叙文字,娓娓道来我们这座城市工业的发展脉络。从远至清朝光绪年间泰州近代工业的发端,民国年间的海陵三泰 “振泰、华泰、泰来”,以至到当下曾经显赫过的春兰、林海、航海、肉联、绝缘、印染、渔网、天孚、梅兰春等。还有一些在我们这座城市中在不同时期中一些耳熟能详的人名,如王贻哲、王石琴、荣绍德、李淦清、江正保、许杏桃、林达信、陶建新、陈德铭等。而这些人名又都与我们这座城市工厂息息相关的。

     以往,在我研究和整理地方历史文化资料时,也一直偏爱阅读《海陵竹枝词》。金长福、王广业、储树人、朱余庭、程思洋、康发祥等,这些代表人物所著的海陵竹枝词,读过却能深深地感受到他们所提供的史料价值极高,皆附有典籍文献可考。同时我还发现到他们当中除金长福是邻县高邮人氏外,其余且都是清一色纯正泰州本地人。而他们当中有的虽长期在外地做官,卸任后回到故里创作竹枝词,家乡是让他们梦牵魂绕的地方。而他们为家乡所撰写的竹枝词,堪称留下了一笔宝贵而无形的精神财富。在那朗朗上口的海陵竹枝词中,我仿佛依稀听见那一声又一声亘古不变的生命之问:我们来自何处?我们又走向何方?也许这一切就是我们骨子中的那股乡愁啊。

     平时,我一直以泰州城里人的“土著”而自居,也似乎有一种浓浓的乡愁情结。当下里下河文学已成为一种流派。而诸多的代表作品亦都是写里下河腹地即乡间的人和事。而海陵亦是里下河的门户,对于工厂的题材,我一直认为这是这里的富矿,但是很少有人去发掘。如今经荣先生的《工厂淘最》的出版,也正是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同样是发掘与传承了地方文化,也是先生表达了对家乡的热爱。我还觉得这部著作是我接触到的第一部相关海陵工厂题材的竹枝词,也是最为翔实地以文人的笔触记录了当下海陵地域工厂的资料。经荣先生以风雅而又不乏乡土气息的文字,歌咏海陵工厂的变迁及风土人情,既有古老风俗的承袭,又有当下如实的记录。有赞叹,有针砭,有期待,活脱脱当年一幅幅海陵工厂的真实场景。如今虽然有的早已不复存在了,有的尚在脱离人们的视野,但是由于经荣先生的努力,终于能够为那段历史,记录下浓浓的一笔了。这一切的确令我感动,而且又是弥足珍贵的。

     经荣先生的书稿,历时数年而成。而他现在又是一个工厂的领导者,写作纯属业余。但为著书可谓呕心沥血,不求名利,只是想为梦牵魂绕的家乡“做点事”,了却一个工匠精神的传递梦想。其实这也是一种匠心记忆的乡愁。我深感震撼,为之动容。

     海陵竹枝词《工厂淘最》,我以为是泰州工厂历史文化的集中反映,堪称当代海陵文化建设富有内涵的成果之一。其义理、考据和辞章的价值,既是文化的,也是历史的,不必赘言,读者心中自会有客观评判。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