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房文影】观察在眼,行动在身,净化在心——评电影《冈仁波齐》

    来源:泰州日报韩松2017-08-20查看数:0

        先前看过几句介绍,大意知道是在藏地朝圣。
        所谓小众电影,却靠口碑赢得不错的票房,一方面,是新媒体传播时代的民间胜利,又不啻说明部分人对当下观众的影片的评议鉴赏水平的指摘有所不当。事实上,不同观众的需求不同,当一部电影获得佳评,或可说明其中有在价值观上的共通性与普适性。
        有评论指出,这部片子告诉人如何面对朝圣这一举动,可是我想说,在许多本原即接受那文化熏染洗礼的世界和人面前,这一揣测实属多余。我们不必揣着外宾心态,在面对这样的虔诚时,唯有以温情的敬意和共情的理解来审视省思,才能在将影片与藏地之外的生活对照唏嘘之余,获得心灵的净化。
        尚不了解导演的立场和背景,但经由这部片子,可探讨的问题,绝非如何面对一直地磕长头,而是有文化肌理的深层次意涵。
        磕长头,面对的是对现实琐屑的悦纳和摆脱,我们看这部电影时,会发觉片中人物没有刻意的情绪突变,甚至没有足够的镜头时间来展现某个、某几个人的心理活动或社会面貌,即便在杨培老人被发现去世的刹那,身旁的人也只淡淡的一句,“杨培爷爷走了”——这却不是心理素质多么强大,实则源自内心的信仰支撑。
        影片在叙事上,轻白自然,全程的景观也多撼人心魄。如果说,这部电影讲到了一些故事,那么这些故事的细节却是安稳如常;若说,它没有情节起伏与结构上的起承转合,这却恰恰说明,磕长头在仪式意义之外的日常性与普遍性,也恰以此平静的叙事,讲透了这许久以来神圣且平凡的壮举,无非是,信其所信。
        许多时候,在精神成长的过程中,人可以锤炼自我的心智,这心智,却不该是如何取胜于他人,而是如何战胜于自我。无欲无求,虔敬诚心,或许这才是一路长头磕过的舒畅感受。
        磕长头,既有着求心灵的救赎的意味,有成长的意味,有“长见识”的意味,亦有“遇水磕过”的磨炼自我的意味,“步子莫走太多”,“头上不宜有帽子或红头绳”,皆是藏民原始且朴素的内心要求,在这长久积淀的传统之下,那破掉的拖拉机、临时的生产、经费的不足,都可被化解,乃至并不被认为是阻碍。
        与其说,这是其对藏传佛教的顶礼尊崇,不如说,是对拥有雪山、湖泊、雄鹰的藏地的原始爱戴,是对内心清净纯洁的骄傲和喜悦。其实,世间可朝圣处,又何止藏地?借改一句民谣歌词吧,如果内心无法笃定淡泊,“即便在可可西里,也看不到海”。
        而就在这一次次的内心净化中,地理上的抵达已不重要,一代人逝去,还有新一代人走来,杨培老人去世后,近旁的亲人在随后的念经超度过程中,拿起了转经筒,不正是具有这般巨大的象征意味么?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