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边絮语】大树和树叶

    来源:泰州晚报王亮庭2017-09-03查看数:0

        庞余亮先生的《顽童驯师记》是小说,也是散文。因为它既有小说的笔调,又有散文的派头。全是短章,少则两百,多则两千,应该是作者有意为之,他不想写长。他的目的是把一片大田,分成若干小块,雨露均沾,各取所需。确实,乡村学校里的那些孩子,每个都是天真活泼有情有趣的个体,每个都能独木成林,不可有任何的偏心和丝毫的小觑。
        如果真要说是小说,也不是短篇,而是长篇,片段式长篇,与汪曾祺的风俗画系列有异曲同工之妙。高就高在可以单篇拿出来读的,不管它排在哪一页。小说的主人公是“我”,那个观察着又思考着、快乐着又疼痛着的小先生。因为“我”无处不在。其余全是重要的角色。偷偷打钟的少年、吹口琴骂人的男孩、因贫困辍学的女生、为学生被蜇叹息没法的校长、用冬瓜抵学费的村民……无论是亮色的,还是灰色的,一律吸引“我”的眼球,触动“我”的心弦。他们就像大大小小千姿百态的鱼儿,在河水里游,而河面是波平浪静的,但我能感受到作者内心的情感风暴。
        作者精挑细选、饶有兴致地记物叙事,最终为了写人。每个人都是那样突出,其实他们是非常普通的,他们的言行举止在熟悉的人眼里司空见惯、不值一提,作者郑重拈来,加以运筹、点染,便成趣味,在你脑海里刻下深深的印记,包括那个时而欢喜时而忧郁的小先生。学校是故事发生的中心地带,由此又辐射到村庄、田野,这是自然而然的。全书像一本厚厚的影集,包含着各种各样生动的单照、群相,全面展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乡村教育的面貌和乡村生活的图景。那不是单调的黑白两色,而是美丽浩瀚的水彩。
        它让我想起我的乡村岁月,上小学的光景。里面很多儿童游戏是我曾经热衷过的,比如飞纸飞机、挤暖和、吃桑葚、喊厚脸、刮鼻子、斗瘸子、弹玻璃球……里面很多日常场景是我记忆犹新的,譬如掏螃蟹学自行车,用小铲锹锄草,捉蛤蟆吓唬女生……里面很多事物是我烂熟于心的,比如泥操场、钉槐、布鞋、草垛……哦,作者好像是为我写的。作者激动着,我也激动着,这样的共鸣,在当下的阅读中,委实是太少了。这本书无疑是一扇神奇的窗口,一个沉睡已久的我蓦然苏醒,从里面探出身来。
        而作者不仅是在乡村牧歌式地描摹。阅读中,你会品味到纯朴的韵味和诗性的唯美,也会体会到淡淡的伤感和微微的疼痛。物质的贫穷,封建的陋习,文化的落后,出路的迷茫……仿佛打翻了五味瓶,越是反刍,越难以名状这本书所要告诉你的。这让我感到,作者是带着多么开阔多么深沉的情怀在写作!
        书中的乡村学校无疑是一个缩影,几十年过去,它没有消失,在作者笔下复活。作者热爱、感恩那里的一切,他似乎悟到了教育和成长的真谛,但那是怎么也说不清的。只能像一棵大树,把心里话写成一枚枚精致闪亮的树叶。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