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究】柴墟八景诗

    来源:泰州晚报【高港】方正2017-03-20查看数:0
    滔滔长江流经镇江圌山后,在万顷波涛即将入海之际,陡然拐了个弯,蜿蜒向南奔流而去,用博大的母爱哺育出一片诗意的土地。“海潮喷于乾坤,江城入于泱漭。”王维的诗句记录着这片土地“江尾海头”的历史。
        早在西汉元封年间,这里就形成了人烟稠密的滨江集镇济川和与之不远的柴墟。这里坦荡如砥,平畴交远,河网密布,物产丰富,为先民的繁衍生息提供了优越的条件。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口的增殖,这里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日显显现。南唐升元元年(公元937年),烈祖李昪在将海陵升格为泰州的同时,划出海陵南五乡置济川镇(县级),直属泰州。北宋乾德二年(公元964年),由于长江岸线崩塌,县治由济川迁至柴墟(现口岸街道驻地),从此,柴墟进入了它的千年辉煌。
        经过30多年的建设发展,至咸平二年(999年),柴墟镇已建成名副其实的县城,兴建了城隍庙、武庙等一系列庙宇寺观,兴建桥梁、疏浚河道,形成了“十庙九桥”的格局。进入南宋之后,和尚心融于淳熙十年(1184年)将始建于南朝的十方庵翻建成规模宏大的寿胜寺,成为远近闻名的一方名刹。
        至南宋庆元年间,柴墟又迎来了一次发展机遇,镇区的柴墟河上架起了一座大桥,桥两侧的大街进行了重新整治,被称之为庆元东、西大街。从此,柴墟镇区的街道格局基本定型,有关柴墟的各种美景也先后形成。
        从明代起,历代柴墟文人和寓居、游历柴墟的文人对这里的风景便赞赏备至,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这些诗篇有的成为构建“柴墟八景”诗的元素,有的为撰写“柴墟八景”诗开启了思路。
        明代泰州名宦储巏少年时曾在柴墟寿胜寺读书,春和景明之日,约上三五好友郊游,看到江边有沙洲数座,环洲沿堤遍种杨柳,和风轻拂,柳絮纷飞,置身其中,如在画里,禁不住吟诗一首:款茶谈稼穑,按筇数寒温。不觉垂杨外,烟沉日已昏。这首诗已初具后来“洲堤杨柳”的雏形。
        另有 “江天冥漠日西斜,无数归舟水一涯。贾客乱投沙作岸,渔人争指柳为家。橹声咿呀摇新月,樯影翩翻背落霞。多恐晚潮停不稳,棹歌惊起欲栖鸦。”一诗,描绘了傍晚时分,江面渔舟升帆返航的情景,也初现了后来“八景”中“古渡归帆”的景象。
        明代朱昶以“柴墟夕照”为题写过“碧草霜黄野烧红,负薪人散夕阳中。镇兵鼓动烟生柳,贾客帆收岸隐枫。稍喜桑榆留暮景,漫嗟萑苇入秋空。百年我亦东归鹤,诗梦犹怀老蜕翁。”一下子把人带到了秋风萧瑟的柴墟江边。同样为后来的“柴墟夕照”奠定了基础。
        据《戚氏族谱》记载,最早见诸文字撰写“柴墟八景”诗的为生活在乾嘉道时期的戚承训,距今已有200年。戚承训,字酒村,时人称为酒村先生。其向上连续四代均为当地有名诗人,世居于祖上建造的“万花草堂”中,都有诗集问世,他们中有的还是当时扬州府内著名文人领袖。
        戚承训搜罗参考了历代文人对柴墟景物的描述,特别是从他曾祖父戚珍(曾最早以“七律”描绘“柴墟八景”)的咏柴墟诗歌中汲取了部分内容,写出了“柴墟八景”诗刊刻于《戚氏族谱》中,为柴墟的千年文化积累留下了宝贵的实证。
        临江古寺乐旁迤,时听疏钟过远陂。逸韻似檐鸣雨铎,清音如竹斗风枝。声惊宿鸟霜初下,梦破羁人月正移。此际凄凉眠不得,庭前树叶露垂垂。
        “柴墟八景”诗由戚承训形成文字不是偶然的。首先,到戚承训时,柴墟建镇已近千年,口岸优美的自然景色和丰富的人文景观为“八景”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其次,戚氏家族深厚的文化积累为戚承训总结“八景”提供了充足的养分,戚氏五世诗人,在戚承训先辈的诗文中已经出现了一些有关“柴墟八景”诗的篇章。
        特别重要的是,到戚承训出生时,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盛世修志,各地在修志时多喜把当地名胜美景归纳为“八景”或“十景”,这已成通病,无论凑成的“十景”或“八景”是否合适。这正如鲁迅所说:“凡看一部县志,这一县往往有十景或八景,如“远村明月”、“萧寺清钟”、“古池好水”之类。”其实有些“景”根本不成“景”,凑数而已。在这样的背景下,“柴墟八景”诗诞生了。
        如今,“柴墟八景”诗已经成为柴墟千年文化的符号。雕花楼景区东园走廊的墙壁上镶嵌着雕刻的“柴墟八景”图,“柴墟八景”中的“洲堤杨柳”被搬上了高港舞台,成为高港大妈们的保留节目,并在美国举办的世界排舞大赛中荣获金奖。
        不久之前,高港创业人刘克滨又将“柴墟八景”水墨画印染在桑蚕丝上,并为丝巾配上了印有“柴墟八景”诗和柴墟文化典故的高端经折册等精美包装,成了一份承载了柴墟文化的高端伴手礼,流传海内外。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