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钩沉】烽火中的陈中柱将军

    来源:泰州晚报2017-08-21查看数:0
     
     
    陈中柱将军牺牲地
     
        牺牲经过
        口述:王志芳(陈中柱将军夫人)
        整理:陈璞(陈中柱将军长女)
        1941年6月初,日伪军兵分5路,包剿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的抗日队伍,其主要矛头对着四纵队。中柱日夜指挥部队抗击来犯之敌,由于敌人来势凶猛,李明扬总指挥为了保存他自己的一点实力,按兵不动,又未能及时把敌情通知中柱,致使第四纵队孤军作战。日酋司令南部襄吉调集了泰县、东台、兴化三县日军数百人、伪军数千人,配合海军汽艇三面包围。四纵队边打边退,伤亡愈来愈多,敌人的包围圈也更小了。最后中柱为了避免超额完成多伤亡,被迫退到兴化蚌蜒河一带的河汊地区,分乘小木船行动。那时我已怀孕7个月,身边还带着6岁的大女儿,这时从前方传来的全是坏消息。时任团长的五弟陈勋武受伤,另一团长阵亡,但中柱仍然沉着指挥各部队。一天,枪炮声已很近,部下报告中柱,发现老阁方向开来十几只敌军汽艇,武家泽的敌人卡住我军前进方向,首尾不能相顾。中柱当即决定将我母女交给一个叫杨凤高的卫兵,带着我们转移,他就离船上岸去了。只见他身穿白色的土布短装,胸前交叉挂着望远镜和短枪,大吼一声:“随我上岸!”这一别竟成永诀。中柱上岸后,我们乘坐的船边也落下敌人的枪炮弹。众人惊慌,只得弃船上岸,躲到附近一个大草垛下。直到枪声平息后,我们母女才爬出来,到一老乡家暂住。卫兵杨凤高出去打探消息回来,哭着告诉我们:“陈司令牺牲了!”这句话如雷轰顶,我抱着6岁的女儿大哭,痛不欲生,但又想到必须尽快找到中柱的遗体。在寻找途中,才知道他是在率领部队突围时牺牲的,他看到自己的部队伤亡太多,而且陷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在孤军无援的情况下,硬拼是不行的,于是就想突破武家泽,把部队带过蚌蜒河,拉往盐城方向,以图整顿再战。因他身材魁梧,目标显著,又是冲锋在前,敌人集中火力向他扫射,中柱身中6弹壮烈牺牲,时年仅35岁。
        日军打扫战场时发现了陈中柱的尸体,就将他的头割下,带到泰州领赏(因日军南部司令早就悬赏要中柱的头)。等我带着女儿赶到时,只见地上插一木牌,上写“陈中柱将军”。刨开土、撬开棺木只见中柱的无头尸体,白布的衣裤上满是鲜血,听说是当地老百姓用门板钉一棺材替中柱收尸。(原载《钟山风雨》2005年第6期)
        寻访记录
        1941年6月7日上午,陈中柱将军率领的四纵队退守到武家泽蚌蜒河地段,然后继续向北突围。在余家舍遭遇从兴化方向过来的大批日伪军,双方展开激战。由于日伪军人数太多,战斗没多久,余家舍大庙前的小河里,就堆满了四纵队阵亡将士的尸体。
        陈中柱将军和将士们边打边撤,退回到蚌蜒河北面的泰山河东堤的田沟双沟一带。武家泽四保保长冯德辉,看到许多当兵的沿着泰山河从北面溜过来,或许他当时也搞不清楚是哪一方的部队,就胡乱地开了几枪,然后就顺着河边逃走了。四纵队的人赶上来看不到其他人影,以为是村民田老五开的枪,由不得多说,一枪把田老五打死在家里(因为每年的这一天家里人都要给他烧周年,清楚地记得是农历5月13日)。
        枪声提前暴露了四纵队突围的目标,惊动了从蚌蜒河两边过来的日伪军。没多久,四纵队发现前方不远处的蚌蜒河北堤的圩堆上(新林庄武二老七队大圩处),已经有日伪军在战壕里向他们开枪开炮。原来,敌人是从老阁方向坐汽艇船赶过来的。南面从沈家伦过来的日伪军,也已经越过前湾口,窜到武家泽庄上了,敌人在庄东河边的后庙大尖上,架起机枪和钢炮向北面的四纵队正面射击。
        陈将军三面受敌,突围的路完全被堵住。敌人的炮弹不断地在将士们身边爆炸,组织反击的勇士们一批批地倒了下去,泰山河两岸尸横遍野。紧要关头,陈将军弃船上岸,让卫兵杨凤高带着他的母亲、妻子和女儿赶紧向东突围,他自己又继续投入战斗。因他身材魁梧,目标显著,敌人集中火力向他扫射,陈将军不幸中弹,牺牲在泰山河东堤(武二老六队)的一个洋车垛子上,时年35岁(他的弟弟是四纵队的一个团长,也在前一天与日伪交战中阵亡)。
        再说,陈将军夫人带着老母亲和孩子,一路奔逃,又由村民冯德旺放他们过河,到蔡家沟东边的牛出口上岸后又继续奔逃。临上岸时,陈夫人为感谢冯德旺摆渡救命之恩,说有个包袱拿不动了,扔在路上的(蔡家圩)一个坝沟里,要他去找回家,可以养他们一辈子。事后冯德旺(早年已过世)是否找到了那个包袱,不得而知,但据受访的唐如广老人说,解放后他亲眼看到冯德旺的儿子,把一些花花绿绿的老票子和存单一类的东西贴在墙上。
        陈夫人一家三口跑不动了,就躲到村民唐帮本家里(据受访的唐帮本后人说,陈将军的母亲跟唐帮本是远房亲戚,因唐帮本本人早年过世了,这层关系也就无从查考了)。受访人唐仁和、唐仁亮(唐帮本的两个孙子)说,过去他们家爷爷住的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前面是河,右边是个漕子(大水塘),平时很少有人到,偶尔有人去搜查时,唐帮本就把她们藏到大泥瓮子(过去农民生活困难用河泥泥成的用于放粮食的容器)里。陈夫人她们在这里躲藏了一天一夜,总算逃过了致命的一劫。
        枪声平息后,等卫兵杨凤高出去打探消息回来,才知道陈将军已经牺牲了。陈夫人一家如五雷轰顶,抱着6岁的女儿大哭,痛不欲生,但又想到必须尽快找到陈将军的遗体。经过打听后知道,日军打扫战场时发现了陈将军的尸体,就将他的头割下,带到泰州领赏(因日军司令对四纵队陈中柱将军,早就恨之入骨,悬赏五万大洋要陈将军的人头。据受访人唐如广老人说,日寇把陈将军的头割下后,曾挂在武家泽大庙后面的一棵桑树上示众)。等陈夫人带着老母亲和女儿,赶到武家泽后庙大尖的河边时,看见靠河边的地上插一木牌,上写“陈中柱将军”。撬开棺木只见陈将军的无头尸体,白布的衣裤上满是鲜血,听说是当地老百姓用被敌人炮弹打沉的船板,钉了一口棺材替陈将军收了尸。
        四纵队被打散了,许多枪支被丢在泰山嘴子的河沟里(后被人捞走了),水面上到处漂浮着四纵队将士们的尸体。
        陈将军弃船登岸后,一家老小坐的那艘小木船,随风漂到了蚌蜒河边,后来被附近的一户人家够起来了。事后,这户人家杀了一条整猪敬菩萨,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别人猜测是他们家得到了船上的宝贵财物。
        战事平息后,有个农户在陈将军牺牲的洋车垛子上,搭了个棚子养鸡养鸭,家里一直不太平,怀疑是自己所为玷污了陈将军的灵魂,于是,就每年过时过节带上陈将军的包子烧,从此家里倒也相安无事。
        陈夫人带着陈将军的棺材和尸体,到泰州去跟日酋南部襄吉讨要丈夫的人头,就是由给她们提供躲藏地点的唐帮本划船去泰州的,听说当时吃了不少的苦。
        2015年春天,陈中柱将军的女儿陈璞和央视记者张英一行人,来到武家泽,实地寻访陈将军牺牲时的情形,拜访了90多岁高龄的唐如广老人(唐如广当时是村民兵分队长),他们送给老人一个抗日纪念章和一些慰问金。陈将军女儿陈璞,在她父亲牺牲的泰山河东堤老洋车口(现在已经是长满了芦苇的一个水边小荒滩),烧纸祭拜,告慰亡父。尽管陈将军牺牲时陈璞才六岁,但她记得当时从菜家沟上岸逃命的地点,也记得躲藏的唐帮本家的大致位置。
        陈中柱,男,1906年生于江苏建湖县草堰口镇,1930年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后分配到国立中央大学做军事教官。1938年,出任鲁苏皖边区第四纵队少将司令。1941年6月,在一次战斗中,他身中6弹壮烈牺牲,时年仅35岁。1987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