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贤】湮没在史籍中的南宋泰州知州王刚

    来源:泰州日报殷勇2017-03-04查看数:0
    绍兴三十一年五月,金主完颜亮派使臣索要南宋江淮之地,遭拒绝。六月,南宋朝廷以刘錡为淮南、江東西、浙西制置使,并“听淮南诸州移治清野”。八月,江淮制置使刘錡引兵屯扬州,调遣殿前司策应右军统制王刚以五千人屯宝应。九月,金主完颜亮撕毁“绍兴和议”,起倾国之师南下伐宋;南宋朝廷以原殿前都指挥使杨存中为御营宿卫使,防守长江。
        绍兴三十一年九月,泰州通判、权州事王涛以移治为名而去,留州印付兵马都监赵福,之前“知泰州孙政以边郡不宁乞宫祠而去”。洎金人侵淮甸,泰州百姓诣御营宿卫使司投状,乞以赵福为知州、主管州事,御营宿卫使杨存中从之,赵福遂权知泰州。赵福又具申御营宿卫使司,乞兵屯戍;杨存中遂遣殿前司右军统制王刚以本部兵权知泰州,以赵福为路分都监。王刚尚未到任,水寨都统领胡深与其副臧圭弃水寨,率乡兵二千入泰州,以兵势凌兵马都监赵福;赵福具申于同知枢密院事叶义问,叶义问以胡深权知州、臧圭权通判、赵福权路分兵马都监。另外,淮南转运副使、提领诸路忠义军马杨抗以其右军统领、成忠郎沙世坚权海陵县丞兼知县。
        绍兴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金主完颜亮在瓜洲听闻南宋浙西路马步军副总管李宝(另一位曾经的岳家军将官)由海道入胶西焚其战舰,而南宋淮东制置使成闵诸军方顺流而下,愈忿,至扬州召诸将约三日毕济,过期尽杀之。诸将谋曰:“南军有备如此,进有渰杀之祸,退有敲杀之忧,奈何?”其中一将曰:“等死,死中求生可乎?”众皆曰:“愿闻教。”有总管万戴者曰:“杀狼主,却与南宋通和,归乡则生矣。”众口一词曰:“诺。”但,完颜亮身边有紫茸等细军——侍卫亲军,不遣临敌,专以自卫,众患之。乃谓细军曰:“淮东子女金帛皆逃在泰州,我辈急渡江,汝辈何不白狼主往取之。”细军欣然共请亮,许之,于是细军去者过半。权知泰州事、水寨都统领胡深听闻金人欲攻泰州,与臧珪率其众弃城先遁;臧珪掘姜堰,尽泄运河水。权海陵县丞兼知县、忠义军右军统领沙世坚亦率军,前去如皋县驻扎。
        绍兴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拱卫大夫、忠州刺史、殿前司右军统制王刚以所部至泰兴县,时知县事尤袤(无锡人,南宋中兴四大诗人之一)犹坚守不去。翌日,金人游骑至城下,王刚率众拒之;御营宿卫使杨存中“黄旗走报,遣发策应前军统制王刚前去泰州防托”。二十六日,金紫茸细军分兵犯泰州;未時以来,金人马军二十余队前来泰兴县诸门外攻城放火,王刚躬亲统率将佐官兵分布督战、拥杀,金兵入河及杀死不知其数。二十七日,金细军到城下,河已干,遂径登城,城中军民已乱,金人纵火杀戮,兵马都监赵福死于乱兵中,子女强壮尽被驱掳而去;城中有人走透得出者,至姜堰,堰断为水所阻,尽为金人所获。
        绍兴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金人弑其主完颜亮于龟山寺;南宋朝廷准御营宿卫使司并枢密院札子,奉圣旨,王刚权知泰州。
        绍兴三十一年十二月初三,金紫茸细军在泰州者亦弃城而去。初五,成忠郎、忠义军右军统领沙世坚自如皋县以百余人入泰州。初六,殿前司右军统制、权知泰州王刚以所部至泰州城。绍兴三十二年五月,王刚率部参加海州解围之役。
        历史有着惊人的巧合,建炎四年,岳飞孤军苦战淮东之际,张荣率梁山泊水军筑寨鼍潭湖,与泰州互为犄角之势,遗憾的是两军未能互为声援。绍兴三十一年,曾经的岳家军背嵬将官王刚又与张荣共同奋战淮东,六月张荣升任利州观察使淮南东路马步军副总管,驻扎泰州;十月,江淮制置使刘錡令淮东副总管张荣选所部战船六十五艘、民兵千人赴淮阴军前使唤;十一月,王刚奉御营宿卫使司并枢密院札子,权知泰州,又与张荣失之交臂。(下)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