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讲义】传统与现实——韩贞保守诗的辩证视野

    来源:泰州日报张树俊2017-04-15查看数:0

        学者们对韩贞思想争议最大的是他《安分》、《戒非》及其劝民不要造反的《喻灾民》三首诗。隆庆三年,家乡发大水,田庐俱没,人心思乱。韩贞就率门人,驾小舟,遍历村落,作《安分》与《戒非》和《喻灾民》诗进行劝说。《安分》诗说:“士农工贾各勤劳,自有荣华自富饶,好是一心攻本业,莫垂双手待明朝。精神到处天心顺,术艺成时泰运交,勿漫起贪登垄断,羡鱼还恐失担樵。”《戒非》诗说:“养生活计细思量,切莫粗心错主张。鱼不忍饥钩上死,鸟因贪食网中亡。安贫颜子声名远,饿死夷齐姓字香。去食去兵留信在,男儿到此立纲常。”
        安分戒非两者是统一的,两者互为条件,也互为因果。其内容也非常丰富。由于是唱给平民百姓听的,比较浅显明白,不需多作解释。总的思想是教人各守各业,在各自的岗位上勤劳致富;教人不要有贪心,不要顾此失彼,得不偿失;教人从安身保身出发,学会忍耐,不要打错主意,结果得不偿失,甚至送了性命。“去食去兵”也就是要人不要造反。据史料载,听了韩贞的劝导,乡民宁可卖妻鬻子,也没有造反的举动。
        对于韩贞的这三首诗学者们总体上是持否定态度的,有人甚至把韩贞说成是统治阶级的帮凶。这一评价实为过激。韩贞的三首诗,确实是劝人不要动乱的,而其劝民不要动乱,原因是复杂的。从观念上来说,韩贞比较保守。侯外庐先生曾经说过,泰州学派具有“离经叛道”的性质,是一个具有鲜明的战斗风格的学派。但在泰州学派中并非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如韩贞的安分思想就与泰州王学有着一定的差异。美国学者迪百瑞也认为,泰州学派的生命力表现在它所产生的一个广泛系列的思想家与人物之中。虽然它曾经被认为是王阳明学派中的“左翼”,这仅是出于它比较激进与极端的倾向很快地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这个学派中那些较不为人们所注意的一面,表现出思想上更多的差异与复杂性。那些活动家之中并非都是激进者。就那些转向禅宗的来说,其中某些人政治上、道德上是完全保守的。韩贞的三首诗表现为固守传统。事实上,韩贞的不少思想都体现为一种保守性。如韩贞强调礼、倡导贞节、主张孝悌等等,都是固守传统的一种表现。具体如韩贞在《示董子儒》中说:“周礼遵前圣,春衣亦古人,中流能砥柱,昭代有斯民。”
        《理学韩乐吾先生行略》中记有这样一事:一天,有个官员听说韩贞是个贤人,就到韩贞家拜访。走的时候韩贞送到门口就不送了。官员责备其怠慢了他,心中特别不高兴。派个小吏去暗中一看,见韩贞鹄立门内。小吏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韩贞回答说:“予分民也,不敢以主人自居,以客礼送大人,今特心送耳。”听了韩贞的话,官员对韩贞更加尊敬了。显然,韩贞的等级观念还是比较严重的。应该说,韩贞就是一个较为保守的人,但如果说他具有反动性,则是误解了韩贞。从思想根源来看,韩贞的安分戒非等思想,也受到了王艮明哲保身思想的影响。事实上,王艮的“身本”思想其中有一个重要思想,这就是安身、保身。王艮是不赞成“奋不顾身”、“杀身成仁”的观点的。他认为,“明哲者,良知也。明哲保身者,良知良能也”。在王艮看来,尊身先要保身,否则一切无从谈起。韩贞劝民不要造反,也是防止民众因造反而丧生。同时,对于社会制度,王艮的基点是改良而不是革命。所以韩贞劝民不要造反,可能与王艮的保身与改良思想有一定的关系。他在《与葛槐泉》诗中所说的“人生安分且逍遥,莫向明时叹不遭”。说的也是这个意思,也就是说人只有安分戒非,才能安身保身,也才能获得快乐。由此,从某种意思上说,韩贞强调安分,反对造反,也是为了稳定社会秩序,保民之身,从这一意思上说,韩贞的劝民不要造反的出发点还是正确的。
        同时,韩贞也宣传了传统的美德。安分也好,戒非也好,都不要存非分之想。比如韩贞在《樵歌》中说的:“且饮三杯欢喜酒,不争一个皱眉钱。”这“不争一个皱眉钱”所讲的就是一种“本分钱”,是一种诚信品格的反映。再比如在待人方面,他很注意人伦。如,广德游学王臣到了兴化昭阳已是途穷绝粮,听说韩贞历来为人仗义,立即携妇投奔韩贞。韩贞对这位远道而来的王臣非常尊重,供给食宿。一个多月后,王臣又想远游异地,于是将妻子托付给韩贞。韩贞立即叫杨氏与王臣妻子同宿,让杨氏教她学织蒲席,自己从此不到房间,韩贞还嘱咐杨氏衣食一切皆以王臣妻子为先而照顾。王臣游学六七个月之后,回到韩贞家,王臣妻子将别后之情一一说与王臣听,王臣听后,感动得热泪盈眶。韩贞的这种坚守人伦的品德也是应当肯定的。(中)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