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跋】楚水风情最难忘——《楚水风物》序

    来源:泰州日报王干2017-05-13查看数:0

        一
        仁前是我的同乡。我出生在兴化茅山。兴化是著名的“锅底洼”,出门见水,“山”在兴化是一种神话,是想象的产物。听母亲讲,茅山确有一座山,山上还有寺庙,香火一度极盛。遗憾的是我至今未能目睹茅山的模样,它在我的记忆里却始终高大巍然,那多半是一种心理幻觉。幻觉有时候是非常美好的。我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怀念茅山、想念茅山。
        现在读到刘仁前的这本散文集,一下子勾起无数童年的回忆。台湾有一首校园歌曲,叫“外婆的澎湖湾”,读此书,我仿佛回到了外婆的“澎湖湾”,“阳光 沙滩 海浪 仙人掌”是南国风情,而风车、田螺、粽箬、虎头鲨则是我亲爱的里下河大地涂抹在我们心灵上永不消褪的“图腾”。所以,仁前让我做序,便不再客套,欣然应笔,借此来抒发一回对故乡那种超乎人伦之上的亲情至情,并顺祝故乡的土地年年丰沃、故乡的父老乡亲岁岁平安,享乐亦无疆。
        刘仁前文笔师从里下河出的“文曲星”汪曾祺先生,行文简畅新丽,善用楚水方言俚语,有些词的选用极见功夫,常令我这个“游子”惊喜而倍感亲切。为文到了这个境地,是不大容易的。
        二
        二十四年前,我为刘仁前的《楚水风物》写过一篇序言,如今此书经过修订又要再版,仁前让我再写一序,理由是此书是纪念汪曾祺先生去世20周年才修订重出的。我本拟推托,一想也有道理。当初仁前出版此书,我曾主动帮求汪曾祺先生题写书名。汪先生一点没有推托,很快写来,且考虑到封面设计的需要,分别写了横排竖排两种。
        汪先生啊!
        最近看女作家萌娘回忆汪先生夫妇的文章说,每次去汪先生家拜访,汪师母临走总要问要不要去下洗手间,而最后一次见汪老,汪师母已经生病,临告别,是汪先生有些忐忑地问她:要不要去洗手间。
        都说汪曾祺先生的文章温暖,为人更是温暖。为刘仁前题写书名的细节,证明他是一个时刻为别人着想的君子。
        汪先生开一代文风,流韵深广。刘仁前自拜汪氏为宗师,他最早的散文,后来的小说,都是浸润着汪曾祺的血脉,学汪者众,得神韵者寡。刘仁前的《楚水风物》之后,又有刘春龙的《乡村捕钓散记》、刘旭东的《吾乡食物》等新的里下河风物类的小书问世,《楚水风物》再版,正是时候。
        (《楚水风物》将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