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话】从一条殿试题目谈起

    来源:泰州日报陈麟德2017-05-13查看数:0

        清嘉庆十四年己巳(1809年),殿试策论题为:《当官不发财,发财不当官》,此题不悉出自御制还是军机辅臣之手,出得好!好就好在对通过科举行将步入仕途的莘莘文士,当头棒喝,有震慑人心之功。果不其然,是岁山东即墨新科进士登科后旋即派往淮安府山阳县(今淮安区)督查赈灾工作的李毓昌,察知山阳知县王伸汉侵吞赈款,于是立定脚跟,严拒赃官腐蚀拉拢,不意竟遭毒杀而诬以悬梁自尽。嘉庆帝震怒,彻查此案,真相大白于天下,元凶授首。百里侯王伸汉之所以身首异处,就是想发财,利令智昏,朝廷命官竟敢在不是葬身鱼腹,就是颠沛流离的灾民身上剜肉,伤天害理,人神共愤,国法难容。某君科考,因为道中拾过铜钱一枚为房师所觑以致名落孙山,换来房师七绝一首:“一枚铜钱尚动心,要他为官定害民。贪心从此须悔改,未做文章先做人。”
        早在六百六十多年前,岳武穆就断言:“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天下太平矣!”清代戴远山也说过:“官到能贫才是清。”当然,有些朝代为了笼络百官,畀以优渥的待遇。宋朝百官的俸禄在历代封建王朝中最为丰厚,月薪饷最高达400贯(一贯为千文),是汉代的10倍,清代的2至6倍。除俸钱外,还有禄米,宋朝大小官员锦衣玉食,生活奢华。宋朝宰相的官方收入大约至少是明朝宰相首辅的5倍以上。所以寇准虽然是清官,却人称豪华宰相,京剧《罢宴》即据此敷演而成。
        在政由贿成官以钱得的中国封建社会,当清官甚难。元好问有诗云:“能吏寻常见,公廉第一难。”要想有清望,操守必须坚正廉洁,安贫乐道。要有后汉羊续悬鱼、唐裴宽瘗鹿的精神,拒腐蚀,永不沾,谈何容易。官清则贫,史不绝书。范仲淹“非宾客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能自充”;包拯官位虽高,“衣服、器用、饮食如布衣时”;袁崇焕含冤遭磔,“家无余赀”;史可法除夕佐酒,“取盐豉下之”;被誉为“清官第一”的于成龙,早年为官,“屑糠杂米为粥,与同仆共吃,无从得蔬茗,则日采衙后槐叶啖之,树为之秃”。江南为官,“日食粗粝一盂,侑以青菜,终年不知肉味”;郑板桥为官一任,最终只得三头毛驴,驮着铺盖卷儿、书、乐器,罢官回乡仍心安理得,重返扬州卖字画为生。最穷要数海瑞,“卒时,佥都御史王用汲入视,葛帏敝籝,有寒士所不堪者”,“于官贫,不能具含殓”。其实,居官贫不能葬者何止海瑞,据《咸丰兴化县志·宦绩》载,永乐中任兴化知县的吕童,“操守不移。卒于官,囊橐萧然,百姓治棺敛之,巷哭者千人”。乡贤“状元宰相”李春芳,虽位至首辅,“廉洁自持,馈遗请属,一无所受”。(《咸丰兴化县志本传》)连为长子营建宅第均无能为力。兴化陈氏五进士之一的以恂公,自平遥致仕归,安贫乐道,“衣食不足,恬如也”。(《咸丰兴化县志本传》)然毕竟安贫乐贱与世无营者寥若晨星,一肩明月两袖清风者则如凤毛麟角,而贪婪无厌,欲壑难填,货贿公行,聚敛无度者则比比皆是。即以明清两朝而言,崇祯朝首辅周延儒,南明弘光朝兵部尚书阮大铖,乾隆朝大学士和珅等均富埒天子,气焰熏天,公卿倒屣,国人皆曰可杀,恨不得食其肉而寝其皮,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封建社会末世,几乎无官不贪,无官不富,明清之世,堪称中国封建社会的缩影。至于“主昏于上,政清于下”者,如在位十年,嗜酒昏狂,淫乱残暴,无故杀人的北齐文宣帝高洋,任用汉族士人杨愔,改定律令,修建长城,出击外族,廓清政治,民心得安,乃是极个别的昙花一现,缺乏典型性。
        笔者行文至此,还是回到殿试题目上来,“当官不发财,发财不当官”,这几乎成了金科玉律,人人必须恪守凛遵,为民父母,岂可贪财。治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以德治国。喜清贫恶货贿者代济不绝。《旧唐书·崔玄暐传》载崔母语人曰:“儿子从宦者,有人来云贫乏不能存,此是好消息。若闻赀货充足,衣马轻肥,此恶消息”。朱德总司令1937年9月在给前妻陈玉珍的信中明确指出:“望升官发财之人决不宜来我处,如欲爱国牺牲一切能吃劳苦之人无妨多来”。贵为总司令,身无分文。“我为了保持革命军队的良规,从来也没有要过一文钱,任何闲散人来,公家及我均难招待”。黄埔军校初建时的对联:“贪生怕死莫入此门,升官发财请走别路”。然而,“千里为官只为财”并未销声匿迹,请托跑官时有所闻。“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情面看钱面”。“不跑不送,降职使用;只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于是,受贿、包庇、冤狱,不一而足,东窗事发,悔之晚矣。“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因而“当官不发财,发财不当官”必须要有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勇气和决心,铸成铁券丹书,奉为圭臬,永不违规。委权胥吏,百弊蝟起,纱帽不大,贪贿逾亿,小官巨腐,时有所闻,所以要老虎、苍蝇一起打。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