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翰墨】从书童到大师

    来源:泰州日报潘仁奇2017-09-02查看数:0

        当年幼的禹之鼎被吴元履收作书童时,他没有想到,他会成为清代肖像画坛中出类拔萃的大师。
        生于1647年的禹之鼎自小家贫,十多岁时即被迫到城南的吴元履家做书童。吴元履是明崇祯年间官至宰辅的吴甡的四子。虽然吴甡只是前朝大学士,但在兴化也是名门大户,广有田宅,富甲一方。
        吴元履无意于仕途,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书画的勾勒晕染间。明清时期的兴化诗书画坛,名家济济,代有才人。像明代的陆容、陆洙、解珙、赵宋等,都是名倾一时的书画家。这些人的书画精品,有的就挂在吴元履家的四壁上。小小的禹之鼎在随吴元履陪读时,经常把目光盘桓在这些构思精巧、笔画精妙的字画间。有时吴元履作画,他在一边洗砚磨墨展纸,看着主人敛神运笔的神采,常常情不自禁地随着眼中观察、手中比划、心中揣摩一番。时日既久,少年禹之鼎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也爱上了这门艺术。
        吴元履很喜欢这位孩子的勤奋和灵巧,不仅不反对他练习书画,有时还教授他一些用笔、构图的规范和技巧,禹之鼎得到主人的嘉许,练习更加刻苦,钻研更加倾心,基础越来越坚实,技艺越来越全面。就在这时,避祸在外、漫游南北的浙江武林画派创始人蓝瑛,受吴元履邀请来到兴化,住在吴府中。聪颖机敏的禹之鼎很快引起蓝瑛的注意,并把他纳入门墙。
        命运二字,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基于先天,比如出生、家庭等,与生俱来,不由自主,命运似乎由不得自己;一部分则成于后天,比如努力、机遇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狭路相逢勇者胜。从这个层面,命运又掌握在自己手里。禹之鼎是幸运的。能够师事蓝瑛,不啻是天赐良机。在蓝瑛的耳提面授下,禹之鼎揣摩蓝瑛绘画技法,又取法宋元诸家,临摹历代名作,广采博取,从传统中汲取营养,在实践中融会贯通,修养不断提升,画技日渐精进,成为浙江画派在江苏的最早传人。
        1681年,禹之鼎赴北京,因献画而受到康熙帝赏识,被选任内廷鸿胪寺序班,供奉畅春园,并兼任宫廷画师。鸿胪寺是专司朝贺庆典礼宾的机构。当时清朝国力强盛,藩属、外邦不断来人朝贡,他们均由鸿胪寺接待。每次来朝觐见的主要官员,都要由画家绘肖像留底,禹之鼎即任此职。
        技法全面的禹之鼎,擅画各类题材,特别是肖像画,更是形貌逼肖,形神兼备,高人一筹。每当礼部官员招待入贡使臣时,禹之鼎就随从左右,将来使形象粗约速写在小方纸上。回家后再完整描画到绢素上。等到画成,衣冠剑履,神气毕现,毫厘不爽,栩栩如生。
        1682年,禹之鼎随汪楫等出使琉球,专司绘像。这使他的眼界进一步拓宽,等他两年后回到京师,已名播中外。京城名人都纷纷请他画肖像。“都下名公通人描画殆遍。”声誉,对有些人是台阶,可以帮他结识更多的达官显贵,助其扶摇直上。可对禹之鼎来说,有时声誉却成了烦恼。求画者络绎不绝,使他不堪重负;一些趾高气扬的官宦限时急索的逼画,更使他不胜烦乱。他想离开京师的喧嚷,谋一个安静的去处,安静地观摩、构思、作画,远离谄媚和淫威。
        借以脱身的机会来了。1690年,刑部尚书徐乾学得康熙恩准,休致归里编纂《大清一统志》。徐乾学是顾炎武的外甥,昆山人。临行前,他力邀禹之鼎与之同行,为一统志配图。禹之鼎欣然应允,随同徐乾学住在苏州西南太湖的洞庭湖别墅中。浩淼的太湖水一下子荡去他胸中的积郁。在这里,他可以自由地创作,抒发自己的高情雅致和画友间的逸兴交往。扬州、仪征等地,都曾留下他流连的足迹。徐乾学病逝后,禹之鼎又来到北京,仍孜孜以求在肖像画的领域内。
        出于对故土的思念,他把晚年安置在兴化,在水乡平静的流波间归于淡然和寂然。
        禹之鼎在清代肖像画坛中享有崇高声誉,被誉为“国朝第一”。他创作勤奋,功力深厚,作品颇丰,至今仍有数百幅人物画作品被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及台湾、欧美、日本博物馆,成为世界艺术珍品。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