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钩沉】王石琴:功载史册

    来源:泰州日报陈社2017-09-02查看数:0

        泰州现代工业的发端,人们耳熟能详的是“三泰”:泰来面粉厂、振泰电灯厂、华泰纱厂。说到华泰纱厂,人们自然忘不了一个人——王石琴。
        作为华泰纱厂创始人之一的王石琴先生,属于载入史册的一位功臣:
        一、定址泰州。1943年秋,上海人傅耕莘欲在其家乡绍兴投资兴建纱厂,请毕业于南通纺院的高尧设计。高尧是泰州人,与时在上海大同大学读书的王石琴是朋友,两人便商量,争取说服傅耕莘将纱厂办到泰州来。石琴先生随即多方奔走,调查研究,向傅力陈在泰州办厂的种种优势,邀请傅来泰实地考察原料供应、产品销售、交通运输等方面情况。傅耕莘几经权衡,最终心悦诚服,将建厂地点改为泰州。
        二、负责筹建。1944年夏,傅耕莘牵头成立了由他及高尧、王石琴等人组成的发起人会议,确定分块集资,上海方面占70%,由傅耕莘负责筹集。泰州方面占30%,由王石琴负责筹集。石琴先生毅然休学一年,回泰负责筹建。他首先动用祖产入股,接着动员父辈朋友参与(泰州有同福、天福、天成泰三大绸布店及大德粮行等商行老板合资一千万元),随后选厂址、建厂房、购买设备、组织运输安装……千头万绪,日夜操劳,为华泰纱厂的建成投产立下了汗马功劳。
        三、力阻外迁。1947年,因物价上涨、资金短缺,上海方面的大股东欲将工厂迁至国民党江苏省会镇江,已赴镇江选址。石琴先生心急如焚,立即联络泰州方面股东,组织管理人员和职工代表联名上书董事会,剖析迁址之弊,进行说理斗争。终于得到董事会认可,把华泰纱厂留在了泰州。
        四、无偿捐赠。泰州解放初,社会主义改造尚未开始,石琴先生即代表全家将祖传的十多家工商企业股权无偿捐献国家。并和大妹赶赴乡下,当众烧毁地契,将祖传田产赠给农民。为安置志愿军伤病员,他主动让出20余间自住房,家里另租房居住。泰州博物馆、图书馆成立伊始,他又将祖传古籍、字画等文物全部捐赠。在他的影响下,泰州工商界掀起了捐赠热潮。
        自1949年起,石琴先生历任泰州市工商联筹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市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兼建设科长、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扬州市政协副主席等领导职务(其间同时担任民盟泰州市委负责人),直至离休。
        泰州建设史上,拓宽坡子街、兴建泰州船闸、开辟泰山公园、围建万亩渔场、开垦红旗农场、疏浚通扬运河等具有开创意义的重大事件,保护光孝寺戒台、御史牌坊和胡人石刻等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举措,石琴先生或为主事者,或为主要参与人,居功至伟。1954年梅雨季节的洪涝灾害中,江淮并涨,上河水位高出下河地面三四米,当时连通上下河的鲍家坝闸、九里沟涵洞发生险情,一旦溃塌,将危害里下河。时任抗灾现场指挥的王石琴副市长在倾盆大雨中叫响了“不让一滴水流入里下河”的豪迈口号,他率领干部、民工冒着狂风暴雨奋力抢险,后又协助邻县的宫家涵、界沟河堵口,前后奋战数十个日日夜夜,终于取得了胜利。诸如此类的事例还有很多,时为人们津津乐道,以至于在他逝世20多年后的今天,人们依然不能忘怀,依然不时说起这位贡献非凡的创业者和建设者。
        然而,人们又有所不知,石琴先生首先是一位激情燃烧的革命者。
        中学时代,他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张贴抗日标语、演出《放下你的鞭子》等抗日话剧、编印《涟漪》抗日刊物、组织学生辩论会,以“应先安内后攘外,还是先攘外后安内”为题,宣传我党团结抗日的正确主张,而被日军抓走关押……
        大学时代,他与共产党人志同道合,惺惺相惜。在白色恐怖的上海,他掩护和资助过多位共产党员和地下党外围组织成员。他的住所,既是革命者的落脚处,又是进步同学的会聚地。他们在这里收听解放区广播,举办读书会,学习革命理论,编印《新青年丛刊》《拿饭来吃》等书刊画册及“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宣传品。
        在白色恐怖的泰州,石琴先生利用暑期召集就读于各大学的老同学、老朋友以及他的弟妹们聚会,讨论“中国应当向何处去”等问题,统一了认识:第一,发动内战的责任在国民党。第二,社会腐败现象的根子在上面。第三,国家的前途在和平民主道路。根据大家都是大学生的特点,筹划组建中国文化建设协会。
        此后,他经民盟上海市委负责人彭文应等同志介绍,加入了民盟组织,会见了章伯钧、罗隆基等民盟中央负责人(当时民盟已转入地下活动),此后一直保持与民盟组织的秘密联系,了解革命形势,坚持反对美蒋反动派的革命立场。
        大学毕业回乡担任华泰纱厂负责人期间,他在厂里举办工人夜校,教工人识字,讲解革命道理,举行工人与学生同乐会和春节联欢晚会,唱革命歌,跳秧歌舞,演进步节目……由此引起国民党特务注意,被迫去无锡、上海等地边工作边从事革命活动。
        解放军在苏北节节胜利的喜讯传来,石琴先生等人冒着危险渡过长江封锁线,骗过国民党哨兵的盘查,然后一路步行,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等革命歌曲,奔向泰州——抵达时正是泰州解放的第二天。从此,他的人生掀开了新的一页。
        此后,作为资深革命者的石琴先生,服从中共泰州市委的安排,留在党外工作了一生,也为党嘉许了一生。他几十年如一日,忠心耿耿、孜孜汲汲,成为一位杰出的“党外布尔什维克”和“爱国民主人士的优秀代表”……他在这方面的贡献,亦已载入史册。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