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拾遗】宋代“通泰等州巡茶盐朱记”印考

    来源:泰州日报陈卿2017-10-14查看数:0

        清代著名金石学家、书画篆刻家瞿中溶,著有《集古官印考证》一书存世,全书共十七卷,并附古虎符鱼符考证一卷,其中著录了瞿中溶搜集的自汉一直到元的部分官印,图文并茂,对其文字、形制、材料等进行了详细的描述。
        我所见之版本,为民国十年东方学会活字排印本,其中卷十五(唐宋)中著录了一枚宋咸平五年的印章,印文为“通泰等州巡茶盐朱记”。印旁有瞿中溶之注解:“右‘通泰等州巡茶盐朱记’,背左右有正书款二行云:‘咸平五年十一月,少府监铸’”。
        其印背款识最后为“少府监铸”,《宋史·职官志五》有记载:“少府监,旧制,判监事一人,以朝官充。凡进御器玩、后妃服饰、雕文错綵工巧之事,分隶文思院、后苑造作所,但掌造门戟、神衣、旌节,郊庙诸坛祭玉、法物,铸牌、印、诸记,百官拜表、案褥之事。”故知此印为官方授予,是为官印,应为通泰地区茶、盐巡检之用。
        “通泰”指今西依京杭大运河,南临长江,东濒黄海,其地囊括泰州、兴化、姜堰、泰兴、东台、大丰、海安、如皋、如东、通州、南通、海门、启东等地,古海陵县之境。其地历史悠久,据《汉书·地理志》记载,武帝元狩六年置 “临淮郡”,海陵为其属县。《新五代史·职方考》记载:“通州,本海陵之东境,南唐置静海制置院。周世宗克淮南,升为静海军。后置通州,分其地置静海、海门二县为属,而治静海。”是通州置于周世宗(公元954-959年在位)时。据《宋史·地理志四》记载,通、泰地区时属淮南东路,其中记载:“通州,中,军事。政和七年(1117)赐郡名曰静海,建炎四年(1130)入于金,寻复。崇宁户27527,口43189。贡獐皮、鹿皮、鳔胶。县二:静海(望,周属扬州,析其地为县,与海门同来隶),海门(望)。监一:利丰。(掌煎盐。太平兴国八年,移治于州西南四里)”“泰州,上,海陵郡。本团练,乾德五年(967)降为军事。建炎三年(1129)入于金,寻复。四年,置通、泰镇抚使。绍兴十年,移治泰兴沙上,时泰兴隶海陵,复旧治。元领四县,绍兴十二年,割泰兴隶扬州。建炎四年,又以兴化隶高邮军。崇宁户56972,口117274。贡隔织。县二:海陵(望),如皋(中下。开宝七年,以海陵监移治)。”
        印文中“巡茶盐”,从字面上解释,应是对茶、盐进行巡检。在古代,几乎历朝历代都在实行着盐为政府专卖的政策。而茶在宋代,也是政府财政的一项重要来源。宋代对盐业和茶业的产销管理相当重视和严格,对茶、盐等商品实行官榷制度,不许私人贩卖,并为此制定了许多法律来进行管控。《宋史·食货志下五》记载:“主吏私以官茶贸易及一贯五百者死。自后定法,务从轻减……淳化三年(992),论直十贯以上,黥面配本州牢城,巡防卒私贩茶,依本条加一等论。凡结徒持杖贩易私茶、遇官司擒捕抵拒者,皆死。”《宋史·食货志下三》记载:“先是,五代时盐法太峻,建隆二年,始定官盐阑入法,禁地贸易至十斤、鬻硷盐至三斤者,乃坐死。”可见其对于私贩茶盐等物的处罚力度和重视程度。南宋时期,诸路通置提举常平茶盐司,《宋史·职官志七》中记载:“提举茶盐司,掌摘山、煮海之利,以佐国用。皆有钞法,视其岁额之登损。以诏赏罚。凡给之不如期,鬻之不如式,与州县之不加恤者,皆劾以闻。政和改元,诏江、淮、荆、浙六路共置一员。既而诸路皆置。”同时,在盐产区设置监当官,《宋史·职官志》记载:“监当官,掌茶盐酒税、场务、征输及冶铸之事,诸州军随事置官,其征榷、提务岁有定额,岁终课其额之登耗以为举刺。”为了防止私煎,在场区还设有巡检官,将其划分到武官序列,《宋史·职官志七》中亦有记载:“巡检司,有沿边溪峒都巡检,或蕃汉都巡检,或数州数县管界,或一州一县巡检,掌训治甲兵、巡逻州邑、擒捕盗贼事;又有刀鱼船战棹巡检,江、河、淮、海置捉贼巡检,及巡马递铺、巡河、巡捉私茶盐等,各视其名以修举职业,皆掌巡逻幾(稽)察之事。”从中可见宋代巡检的名称很复杂,或因地点命名、或因事务命名、或因职责命名,各自的职责也互不相同,有维持治安的、有镇压动乱的、有巡查私货交易的等等,私卖茶盐的巡捉亦在其中。
        泰州曾经是两淮盐业管理部门的所在地,官家盐厂分布广阔,盐税资源十分丰富,其盐税文化更是悠久,这枚印章也许就是通泰地区茶盐业曾经兴盛的最好见证。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