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 札】 储巏和他的柴墟情结

    来源:泰州日报戚正欣2017-11-18查看数:0
     “储巏对柴墟情有独钟,历代柴墟人没有忘记他,都以他在柴墟读过书为骄傲,把他作为自己家乡的杰出代表加以颂扬和宣传。正在重建的古寿胜寺中,还特地复建了他当年在寿胜寺读书的处所供人瞻仰。
        储巏(1457-1513),字静夫,号柴墟,明直隶泰州人。幼年聪慧过人,5岁读书过目能诵,9岁能作文章,人称“神童”,16岁中秀才。成化十九年(1483)秋,乡试列第一,为解元,第二年赴京会试,为会元。他一人获解元、会元二元及第又殿试二甲第一,为泰州独一无二,可谓空前绝后。
        古时士子有游学之风,遍访名山大川、风景名胜,拜访名师,即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储巏在考上秀才后,决定外出游学以提高自己的学问和修养。他早听说过离泰州不远的柴墟有个寿胜寺,规模宏大,风景绝佳,文化积淀深厚,寺里又有很多藏书,到那里去潜心学习,既可学到不少知识,又不违“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于是,他决定前往柴墟古寿胜寺。
        寿胜寺的方丈德高望重,学养深厚,素有名望。储巏从泰州赶来向方丈讲明借宿读书的来意,方丈早就听说过他“神童”的美誉,又见他恭谦好学、一表人才,先就有了几分喜欢,再和他交谈后,更见他谈吐不俗,胸有大志,认定他将来必能成大器,便决定将他留下,并给他安排好读书和食宿的场所。
        寿胜寺位于柴墟东南处的高地上,四周有小河环绕,占地100余亩,据康熙《泰兴县志》记载,该寺始建于南宋淳熙十年,由高僧心融费时10年,化缘集资,将原十方庵改建而成,后又有德纯、省机等数代僧人完成扩建。寺庙建成时,恰逢宋高宗80大寿,地方上报请示寺名,被敕名寿胜寺。
        寿胜寺坐北面南,前后四进,大门与照壁间有一广场,从南向北依次为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和藏经楼,另有钟楼、鼓楼、方丈室、禅房、斋堂等建筑相配套,还有回廊、连楼等连接各殿堂。寺内后面的左侧有一雅室,清幽雅静,窗明几净,是个读书的好所在,是专供当地名士、富家子弟来寺读书的地方。
        储巏来到后,原来的读书处正好闲着,寺里就把原先的读书处作了一番收拾,安排给他做读书室兼卧室。自此,这里晨钟未响,室内已是朗朗读书之声,半夜子时已过,室内的灯光还未熄灭。储巏在这里除读遍寺内所藏之书外,还经常与寺中长老切磋学问,探究天下大势、成败兴亡,学业有了很大长进。
        储巏在寿胜寺读书时,家中父母尚健在,他经常从柴墟返乡回海陵探望双亲。那时去泰州最为便捷的办法当数坐船,而柴墟北还是湖河相连,水网密布,他往返两地留下了不少诗文,其中有《自柴墟归海陵》一首,诗中说:“北望江乡水国中,帆悬十里满湖风。白苹无数依红蓼,惟有逍遥一钓翁。”此诗墨迹犹存。
        储巏读书处所在的寿胜寺南,是始建于南宋的岳忠武王祠,又称岳王庙,该庙前后三进,高大巍峨,古木森森,庙内祭祀着南宋抗金英雄岳飞及其子岳云和部将僚属的塑像,大门西侧跪着秦桧夫妇的一对石像,石像被人的唾沫吐得污秽不堪。岳飞曾在柴墟南的南坝桥大败过金兵,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岳飞一生精忠报国、爱民护民,深得百姓爱戴,因力主抗金,被投降派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得知岳飞被害后,柴墟人民悲愤欲绝,泣不成声,深切怀念这位当地人民的救命恩人,自发建庙纪念他。宋孝宗时,岳飞冤狱被平反,改葬于西湖畔栖霞岭。追谥武穆,后又追谥忠武,封鄂王。此后,柴墟的岳庙就改名为“岳忠武王庙”。
        储巏在寿胜寺读书期间,非常景仰岳飞的为人,深为岳飞的爱国精神所感动,多次约上好友前往岳王庙祭拜岳飞像,面对墙壁上刻写的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的词句,他不禁悲从中来、涕泗纵横,立下誓言,定当以岳飞为楷模,发奋求学、为国效力,为民解悬,以报社稷苍生。
        他在柴墟读书期间,不只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还胸怀天下大事,经常走访周边农村,饱览乡村景色,了解民间疾苦,写下了不少充满农村气息的诗词。如在《柴墟闲行》一诗中写道:“临流聊寄傲,信步到花村。蜡屐惊眠犬,田家多闭门。款茶谈稼穑,按筇数寒温。不觉垂杨外,烟沉日已昏。”
        柴墟地处滨江,长江三鲜是其特产,远近闻名。一次,春江水暖,鲥鱼上市,他约了三五知己一同郊游,中午饭桌上有鲥鱼为主菜,他们便以鲥鱼为题即席赋诗,诸人各吟诗后轮到储巏时,他从鲥鱼的美味联想到自己学业未成,功名未就,对国家百姓未有寸功,有愧平生,于是借物生情,借物言志,抒发了自己的胸怀。
        诗曰:“江南四月笋蒲清,海错时鲜亦有声。玉骨箸横犀角细,素鳞盘映水晶明。官船载去唯充荐,渔网遮来不管征。此日尝新增感慨,野人芹曝愧平生。”
        储巏高中进士后,殿试读卷官、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尹旻看中他的才华,想把他留在朝廷。他恳请就近养亲,于是授为南京吏部考功清吏司主事。储巏做官遍历两京,除任以上职务外,还历任南京吏部考功清吏司郎中、太仆寺少卿、太仆寺卿、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总督南京粮储、南京户部左侍郭郎、南京吏部左侍郎等多种职务,官至三品。
        储巏无论官做得多大,也无论官做到哪里,总忘不了家乡,忘不了在柴墟寿胜寺读书的岁月。在京任职期间的一天,他回想起自己当年从海陵初到柴墟寿胜寺时的情景,不禁感慨万千,写下《宿口岸寺次壁间韵》诗一首以资纪念,其诗曰:“古刹初留宿,平生漫好奇。贝经翻旧叶,祗树倚高枝。月伴枯禅坐,秋期病客肢。清光不相负,此地一题诗。”
        后来,他在编辑整理自己的文章将其结集出版时,对起何书名考虑再三,他想起了年少时在柴墟寿胜寺度过的峥嵘岁月,想起了柴墟那些与他一起郊游的少年友人,想起了柴墟八景的迤逦风光,想起了勤劳朴实的柴墟父老乡亲,他决定把自己15集的文集取名为《柴墟文集》,以志不忘。
        古人取名,不仅有“名”,还有“字”和“号”,“号”是人的别称,除供人呼唤外,还用作文章、书籍、字画的署名。“号”一般都是自己起的,封建社会中上层人物,尤其是文人雅士总喜欢给自己起个“号”,“号”有着强烈的抒情色彩,以表达主人的志趣和品质。
        储巏在为自己起“号”时,考虑到做人应该谦虚谨慎,他从来认为自己是才虚学浅,加之自己曾经有过一段在柴墟求学的经历,自己也算半个柴墟人,于是便以“才虚学浅”的谐音“柴墟”作为自己的“号”,人称其为柴墟先生,此后,柴墟先生和《柴墟文集》一起,为社会广泛传诵。
        正德八年(1513)七月,储巏病故于南京吏部,终年57岁。临终前,犹举笔书“国恩未报,亲养未终”八字,无一语言及家事。储巏对柴墟情有独钟,历代柴墟人没有忘记他,都以他在柴墟读过书为骄傲,把他作为自己家乡的杰出代表加以颂扬和宣传。正在重建的古寿胜寺中,还特地复建了他当年在寿胜寺读书的处所供人瞻仰。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