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钩沉】边塞诗人徐步云

    来源:泰州日报张其鉴2017-11-18查看数:0
     “徐步云在新疆伊犁的生活经历和现存若干诗歌作品,在我国西域边塞诗创作史中独树一帜,富有鲜明特色,引领了唐代以后边塞诗的清新灵动诗风。
         三、在新疆伊犁期间的主要贡献
        (一)亲自参加屯田活动
        清廷在西域天山南北大力推行屯田,其早期形式分为军屯、民屯两种(后发展为四种)。军屯又名官屯,规定绿营兵每人分田20亩,给予耕牛、籽种,携家带口屯种,每年缴粮12—18担。当时的军屯规模很大,场面十分动人:“一色官屯千万耦,穿田不用橐驼耕”(《新疆纪胜诗》之二十一)。民屯则是少数民族屯垦的重要形式。民屯又称回屯,从乌什、叶尔羌、和阗(今和田)、哈密、吐鲁番等地抽调维吾尔族农民到伊犁屯田,规定每户每年纳粮16担。当时,在伊犁河北岸屯垦的维吾尔族农民已达“六千三百八十三户。分为九屯,于固尔扎建宁远城(注:即今伊宁市)居之,设阿奇木伯克管辖”。这样,伊犁官民开始了由游牧生活向农耕文明的转变:“宰桑也解充田畯,伯克还来助艺禾。种种风谣堪入画,氍毹帐外起农歌。”(《新疆纪胜诗》之二十二)其时,伊犁地区水田交错,白鹭纷飞,“宛若江南风景”,故称“塞外江南”。
        伊犁宁远城原名固尔扎,位于新疆西北部、伊犁河中游北岸,南濒伊犁河,北倚天山西部科古琴山,东距乌鲁木齐迪化城一千四百余华里,西与俄罗斯(今哈萨克斯坦)接壤。周边地区居住有维吾尔、哈萨克、汉、回、满、蒙古等民族人民。自汉魏皆为乌孙国地。在清朝统一西域以前,先后为西突厥、回纥、哈拉汗国、西辽察哈尔汗国、元朝察合台汗国、明朝蒙古瓦剌部属地。
        徐步云参加了伊犁地区的屯田活动,并在伊犁惠远城(伊犁将军府府衙所在地,位于今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南7.5公里处)从事开凿坎儿井等水利工程建设。他在诗中抒发了参加屯田的豪迈情怀:“年过骑省经三岁,路出阳关见二毛。镜里不知尘鬓改,酒边犹觉客情豪……”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卷八《如是我闻二》中记载:“徐舍人蒸远曾预斯役(注:指凿井事),尝为余言。”徐步云在赠给当时负责伊犁屯田的官员乔照(号东斋)的诗歌中云:“角冷军无梦,星寒夜有芒。太平稀战伐,瓯脱亦农桑。好去班都护,封侯返故乡。”
        (二)记录了脱离中国142年的蒙古土尔扈特部回归的重大历史事件
        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十一月,蒙古土尔扈特部(漠西蒙古分支,于明崇祯元年由蒙古大草原西迁今里海之滨、伏尔加河下游)首领渥巴锡(元朝大臣翁罕后裔)为摆脱沙俄压迫,维护民族独立,率领部众17万人发动武装起义,从额济勒河(即今俄罗斯伏尔加河)出发,冲破沙俄的重重阻挠,历经千辛万苦,于次年(1771年)六月抵达伊犁,胜利回归祖国怀抱,受到乾隆皇帝的欢迎。这一事件为我国多民族国家的巩固和发展,谱写了光辉灿烂的篇章。渥巴锡成为我国历史上的民族英雄。
        徐步云身处发生此历史事件的中心地区,与负责善后事宜的伊犁将军舒赫德关系密切,并且因参与事件处理而得到赏识和提携,被聘为幕僚。“掌印房,凡奏稿及受土尔扈特降一切文檄,皆出其手”。由徐步云代拟的奏本陈述了土尔扈特部回归时的状况:“土尔扈特穷困,或衣服破烂,或靴鞋俱无,其幼孩有无一丝寸缕者。”当得知舒赫德从哈密等地仓库内找到旧衣6000件及皮布帘等,先行运发给土尔扈特人时,乾隆皇帝十分高兴,批谕:“甚好!如此留心,朕得一好大臣,何乐如之!虽细事,诚可嘉也。”
        徐步云在《寿舒相国夫子一百韵》中详细描述了舒赫德处置回归事件的情况:“投诚逾万里,结队动千行。去国如同纪,传封或类姜。朝天虽踊跃,待命尚彷徨。入告飞章亟,畴谷上将良。有生宜覆育,无衅忍残戕。到日齐分帐,先时速峙粻。饥疲犹数亿,羸弱渐成尪。振廪悬哺急,装裘赁载忙。牛羊堪起瘠,药饵并扶僵。叔子宁忧爨?邢人竟忘亡。呼韩身入汉,突厥自归唐。在昔名称盛,于今实倍臧。始终洵妥帖,左右敢跳梁?帝力安耕凿,天心熟稻粱。”
        徐步云还在《新疆纪胜诗》之三十五中说明了回归事件的重大意义:“土尔扈特辞欧脱,却来款塞兢朝天。杂居斋尔诸屯落,十万人如解倒悬。八政首先重民食,庙堂谋略广新屯。春耕秋获颁时令,丝粒无非覆载恩。”其诗注曰:“辛卯岁(注:乾隆三十六年,即1771年),土尔扈特汗渥巴锡率其部落自俄罗斯投出归顺,行万余里,凡八阅月,始抵伊犁。时众饥甚。奉上恩旨,资给衣粮,安插各屯落,并给籽种、牛具,教之耕种,众赖以宁。”清廷采取“农牧并举”方法,一方面将水草丰美的巴音布鲁克、乌苏、科布多等地划给土尔扈特人作牧场,一方面引导土尔扈特人从事农耕,划拨土地,赠送籽种、农具,指导农耕技术,帮助他们生产自救,稳定了人心。同时,赈济土尔扈特人以大量物资。其中,牛羊20万头,羊裘5万多件,棉花5.9万市斤,小麦4万多担,茶叶2万余包,毡房40多具。
        (三)首次以“新疆”为题创作组诗
        徐步云在《新疆纪胜诗》中使用“新疆”一词为题,专指包括乌鲁木齐在内的北疆和南疆,这是前所未有的创举。徐步云在《新疆纪胜诗》之九中指出:“屹屹崇疆四大城,往来书逐晓云征。”同时,加以注释:“四大城,谓伊犁、乌鲁木齐及南路之乌什、叶尔羌也。”
        徐步云在组诗《新疆纪胜诗》中反映了新疆的开辟、西域的统一,展现了西域自然景观和人文风貌。他描摩了伊犁江(即伊犁河)的壮丽景色:“九州之外有八荒,昆仑地轴天中央……《山经》《地志》不能载,小者乃见伊犁江。江流千里浩无际,疾如竹箭何奔忙!冲风无浪吕梁急,浮槎不到天汉长。日夜滚滚向西极,尾闾似出虞渊旁。张骞奉使昔未到,灵源漶漫今谁详?我皇神圣提天纲,流沙万里开新疆。”
        诗人笔下的西域生机盎然,饶有情趣。其中,有开发后的初见成效:“山南山北镇相连,晓日鸡鸣万井烟。”(《新疆纪胜诗》之十五);有和平宁静的边疆生活:“轮台烽火报平安,杨柳青青近可攀。见说玉门春似海,不教三叠唱阳关。”(《新疆纪胜诗》之二);有盛产的和阗(和田)玉石:“欧史曾传三玉河,岂知西去玉山多?”(《新疆纪胜诗》之十六);有矿藏丰富的煤炭:“石炭疑从太古胎,巉岩未许五丁开。山灵珍秘无人识,留待天朝物色来。”(《新疆纪胜诗》之七);有丰盛的异域美食:“野味鲜腴入馔丰,葡萄酒暖地炉红。深冬谁唱龟兹曲?灯火连宵雪屋中。”(《新疆纪胜诗》之二十八);有边疆的文化教育事业:“圣皇鸿福被遐边,文教雍容化井廛。薄采芹茆考钟鼓,黉宫建在雪山前。”(《新疆纪胜诗》之十三)……
        徐步云的《新疆纪胜诗》以“纪胜”为主题,以组诗和“竹枝词”体为形式,首次表现了清朝统一后的西域风土人情,内容丰富,涉及屯田、兴办教育、土尔扈特部落回归以及西域统一、新疆早期开发(截止1884年设新疆省前)等。该作品对政治、经济、文学、教育、历史、地理、民族、民俗诸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是弥足珍贵的边疆文献。
        总而言之,清代乡贤徐步云的人生因流放新疆伊犁和罢官乃至流寓外地显得坎坷不平,饱含着悲怆,在“大泽茫茫不通陆”的家乡兴化,名誉大受损毁,以致“身后玉石混”,“公书欲泯没”,“泥沙掩碑碣”;又因同样原故在乾隆年间亲历了平常人难得的“万里壮游”,参与和见证了统一西域过程中实施的一些政治、经济、文化举措及重大历史事件,非常幸运而足以自豪,“赢得后凋松柏在,岁寒草木尺同春”,充满了传奇色彩。他在新疆伊犁的生活经历和现存若干诗歌作品,在我国西域边塞诗创作史中独树一帜,富有鲜明特色,引领了唐代以后边塞诗的清新灵动诗风。(下)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