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贤】 治水直臣陈启文

    来源:泰州日报姚晟2017-11-18查看数:0
    揭蔽受难
         陈启文履任西宁道,除苛政,平狱讼,抑豪强,均水利,严缉捕,免科派,民之所苦,一旦尽蠲。《民国续修西宁府志》:“郡东六十里之平戎堡,田多渠狭,抗旱争灌,顿酿人命,控案累累。官吏惮于清厘,以故案情大者,恒八九十年不决。公履亩勘断,划除饮畜之水,余令分时,分日轮流灌溉。其有地多而水分少者,令向水多之户买灌。迄今遵守,遂成定例。”又郡城西郊有通济桥者,为往来大通丹噶尔要道,每岁山洪暴发,辄有冲泄之患,陈启文筹款修葺,民多称便。
        当时的甘青官场,官官相护,蠹弊丛生,徇私枉法成风。陈启文先后处理绿营官弁借军需之名多征民间草束案、西宁县知县李于沆未究真伪递封财产案、贵德同知嵇承裕纵容书斗浮收粮草案等。嘉庆二十二年(1817)二月,陈启文因西宁县知县杨毓锦隐匿仓粮数,陕甘总督先福不予查究,前任知县沈仁澍侵占冒领银粮,前西宁道龙万育徇私不力,先福亦不据实严参,奏参先福溺职。嘉庆派大臣秘密查实先福收受贿赂,徇情包庇,终将其革职,按律治罪,其他如沈仁澍畏罪自杀,青海办事大臣福克精阿、前西宁道龙万育、西宁知府锦明(与陈启文曾同为工部主事)等皆因此案撤职。陈启文“不畏强御,类贪婪者恒被参劾”,一纸奏章参倒了大半个西宁官场。
        嘉庆二十三年(1818),陈启文参与会审东科尔寺被抢案,与总督、臬司意见相左,坚持不下,总督遂劾陈启文“总以臆度之词再四驳查,并以臬司改供径详出入人罪”。陈启文执持益坚,再请青海办事大臣纳尔松阿转奏。朝廷认为陈启文“种种怀疑,不为无因”,但不应动辄将案内可疑情节呈请他人代奏,终以“任性偏执、固执妄揭”革职,谴戍乌鲁木齐,甚至连累纳尔松阿亦因“擅发驿递”被革职。
        在戍所,陈启文以读书省察为事,尤喜读《周易》与《道德经》。他领悟到“周易大旨,刚柔互用;老氏微言,柔谦是重”,反躬“平生失在用意太锐”,强直不顾利益,不免使气太刚,出言过激。而于旷怀之中,息心内讼,尝作《自责》长诗一首,书置座右以自警,刚劲之气,渐归中和,洒然无迁谪不平之感。
        陈启文素仰苏东坡。自省之余,读东坡与李公择第十一书,看到“吾侪虽老且穷,而道理贯心肝,忠义填骨髓,直须谈笑于死生之际”的豪句,则又爽然自失。他的内心始终还是以“道理”和“忠义”为立身行事之本,渴望如东坡般“虽怀坎壈于时,遇事有可尊主泽民者,便忘躯为之,祸福得丧,付与造物”,而非仅以清操独善其身。友人马良辅《赠陈虹江观察》诗有“赤胆轮囷长似铁,白头萧散独忘机”句,或许贴近启文晚年心迹。
        诗文朴实
        《退斋剩稿》收录的陈启文杂著,文有说、书、序、墓志等21篇,多为友朋所作,诗计古诗11首,律诗和绝句各24首。陈启文不以诗文名,所作朴实自然,晓畅如话。
        《送别郑贯亭侍御四首》内有注云:“予与牟侍御、家稽亭主政及郑贯亭为密友。”其中提到的栖霞牟昌裕(号松岩,1747-1808)、元和陈鹤(号稽亭)、阳山郑士超(号贯亭,1755-1808)三人合称“工部三君子”。陈启文集中与郑士超、陈鹤皆有赠答,他强调自己“落拓少友生”,“朋友亦寡俦”,但与郑士超等“不惜肝肠倾”,“意气胶漆投”。陈启文或许因为当时和“三君子”在年龄、官阶上尚有差距,未能并称,但与他们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想必他也是以古之君子为人生目标的。
        西宁本地僻文低,陈启文以振兴学校为先。公余教士,尤重笃行。衙署内有位名叫梁廷灏的小吏,家贫,启文以为可造之才,“赒之,使归读书而训课之”。启文获罪,押解入京,梁生一路随行,伴宿囹圄五十日,后又往返万里护送启文妻子灵榇归里。启文作《与梁生书》谢之。五十多年后,时两淮盐运使方濬颐闻泰兴朱铭盘讲述此事,作《书梁生》以为天下风,赞扬“非陈公不能知梁生,非梁生不能报陈公”。只是朱铭盘转述时误记于陈启文河南道员任上,谴戍时间也计为六年,亦可证陈启文事迹蔽而不彰,文献多踵谬承讹。
        陈启文诗中多次引用东坡典故。东坡子苏过随谪儋州,著有《斜川集》。启文子维彦,从其塞外,随侍左右,遂命维彦改字过轩,一字小川,维彦诗集名《小斜川集》,皆以苏过为比。启文有《与子维彦话东坡儋耳事戏成四绝》,其三曰:
        每和陶诗一辗然,小坡诗句亦斜川。有儿分得才如许,却笑渊明责子篇。
        陈启文谪戍塞外时,旧治西宁士民远送至平番(今甘肃永登县)界,馈食物不绝,痛哭乃返。及赐还,复至其处守候远迎。陈启文停车旬日,别时士民泣不能止。维彦称父亲被逮三年,未尝稍有戚容,对此不觉陪泪。启文作《平番途次别西宁士民二首》:
        平生老泪不轻弹,得失何妨一例看。底事绠縻收不住,哭声人助雨声寒。
        似将向我诉颠连,此别何须意惘然。我自不材今去矣,尔曹孝弟力耕田。
        陈启文家居时与里人何龙文、吴存义、陈潮、何萱等时有唱和。笔者于泰州潘庆龄《汲浭图题跋》中觅得陈启文佚诗一首:
        文源涌出如翻水,学源不浚乃枯井。九仞还愁不及泉,谁似昌黎得修绠。先生性癖耽史书,却取桔槔相比拟。一潭渊渊沦更深,百丈旋旋抽不已。长松偃盆竹成林,春风石上听长吟。灌园人亦天机清,那复机事与机心。往来不穷真井养,王明有福为君饷。嗟予古井不生波,对尔辘轳空惆怅。
        他又积极奖掖后进,为杨君宝、李东棫、朱栗斋等士子俱有题诗。《题尹古愚明经乘风破浪图三首》之三:
        我亦曾为汗漫游,恶风惊浪复何求。而今自笑寒酸甚,杯水坳堂一芥舟。
        对曾经受难边塞,归田后的陈启文看得很淡,亦看得很透。《庄子·逍遥游》云:“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苏轼亦有“芥舟只合在坳堂”句。所谓的“恶风惊浪”,回过头看,不过是“杯水坳堂一芥舟”罢了。
        陈启文仕途经历可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工部任职,主要从工程管理的角度,对治水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供上司参考。二是河南任道员,在河防第一线,直接参与河工建设。三是远派西宁,以查办西宁县库案和东科尔寺被抢案两大案为主,前者因陈启文坚持揭弊,直接导致陕甘总督被劾,后者则成为其谪戍边塞的“导火索”。
        郑肇经认为,陈启文通达吏事,明敏干济,直道而行,强项不屈,执礼蹈义,确然有信,又能处困乐道,庶几古之君子。作为同乡后学,郑肇经对陈启文的评价无疑极具代表性和权威性。这位治水直臣,值得后人敬重和纪念。(下)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