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钩沉】“海陵长印”四字汉印考

    来源:泰州日报陈卿2017-11-25查看数:0

        黄扬先生所编《篆刻释文汇集》中有一方“海陵长印”的图版(如图),2015.10的《炎黄文化》刊登了一篇河南省收藏家协会张杨先生的《汉代印章文字识别》一文,文中也提及此印。笔者欲结合金石学、篆刻学与文献资料等,对此印的背景及用途作一考证,尚祈方家指正。
        汉印多白文,此印亦然。元代吾丘衍《学古编·三十五举》之第十九举:“汉、魏印章,皆用白文,大不过寸许。朝爵印文皆铸,盖择日封拜,可缓者也;军中印文多凿,盖急于行令,不可缓也。”从其制作方法看,此印出于铸造,且制作精美,应为汉代官印。因西汉与东汉的官印无明显区别,尤其是低级县令、属官以下的官,更难断代,此印无出土墓葬情况的文献记载,只有印谱的著录,故对其断代有一定难度,张杨先生的《汉代印章文字识别》中将其年代定为东汉,笔者试图从印文对其进行一个简要的分析与断代。东汉与西汉相去不远,故官印文字大体相似。但东汉毕竟吸收了新莽时期官印制作的一些特征,仔细甄别还是能看出不同的。最为明显的就是东汉官印文字的笔画起落多方削而成,而西汉、新莽时期的笔画更趋于圆润含蓄,这种方正劲直的文字笔画就是东汉官印文字的一个显著特征。故宫博物院藏西汉“海盐右丞”官印中“海”字,字形与本印差别不大,但“海盐右丞”印笔画瘦长圆润,流畅含蓄,而本印笔画起落多方折,厚重沉稳,两印风格之对比反差极大。现已知存世东汉官印中有一方“顺陵园丞”印,其中“陵”字的字形与此印几乎相同,粗看似乎为同一人所作。而最有特点是存世东汉“长平令印”印中的“长”字,字形与本印也几乎如出一辙,但与西汉官印的“长”字存在很大差别,如故宫博物院藏西汉“柜长之印”官印,其“长”字圆转流畅,且笔画书写较为简单,此印“长”字的写法却更加繁琐。由上可见,此印从制作方法、文字风格等方面看应为东汉官印。
        十三经之一的《周礼》在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的开头都有“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的文字。这“体国经野”与“设官分职”便是讲的一个地方行政制度的两个重要方面,一是行政区域划分,二是吏员队伍配置。就此印来看,“海陵”是其掌管的行政区域,“长”便是其官职名称。
        《汉书·地理志上》记载,武帝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置“临淮郡”,海陵为其属县。《续汉书·郡国志三》“广陵郡”下并无海陵,有东阳,云:“东阳,故属临淮。有长洲泽,吴王濞太仓于此。”句上当脱“海陵”。《宋书·州郡志一》:“广陵太守,汉高六年立,属荆国;十一年,更属吴;景帝四年,更名江都国;武帝元狩三年,更名广陵。旧属徐州。晋武帝太康三年,治淮阴故城,后又治射阳。江左治广陵。《永初郡国》又有舆、肥如、路、真定、新市五县。今领县四,户七千七百四十四,口四万五千六百一十三。广陵。令,汉旧县。海陵。令,前汉属临淮,后汉、晋属广陵,三国时废,晋武帝太康元年复立。高邮。令,汉旧县。三国时废,晋武帝太康元年复立。江都。令,汉旧县。三国时废,晋武帝太康六年复立。江左又省并舆县,元嘉十三年复立,以并江都。”由上可见“有长洲泽”句上确脱“海陵”二字。《汉书·百官公卿表上》:“县令、长,皆秦官,掌治其县。万户以上为令,秩千石至六百石;减万户为长,秩五百石至三百石。”由此可见,在秦代仅是把县粗略地分为大、小两等而已。这一标准是由西汉继承下来,到了东汉时期才有所变化,《续汉书·百官志五》:“属官。每县、邑、道,大者置令一人,千石;其次置长,四百石;小者置长三百石。”这条记载相对比较含糊,似乎说明万户以上仍是大县,而万户以下则分为两等,但具体情况并未作更多说明。但可初步断定,东汉时期的海陵是一个不足万户的置长的小县。
        金石学界、考古学界等关于“海陵”的官印出土甚少,有著录、记载的也相当有限。此印的发现间接地说明了东汉时期海陵县人口的数目情况与官职的设立情况,因此,此印在历史价值与学术价值等方面也就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