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情】步行者说

    来源:泰州日报潘浩泉2017-03-19查看数:0

        我喜欢步行。步行强身健心,绿色低碳,何乐而不为呢?然而,如今步行不大畅快了。
        车子多了,太多了,各种各样的,遍地都是。人车相遇,吃亏的往往是人,当然,开车的也是人,但开车强势,有的还似乎人以车贵,面临斑马线,不减速,更谈不上礼让。人走斑马线像过封锁线似的。
        小学门口的斑马线,除了把几道白线涂厚,又在白线边上添了一道蓝颜色,画成立体的,像一根根棍子,可“棍子”也不一定吓得住车子。
        小区里头固然停满了车。小街小巷停满了车。人行道也成停车道了。
        行人只好跟车擦肩走,在车与车的空档走。为了少遇车,我宁可绕远点,串小巷,哪怕是陋巷,哪怕一边走一边还得当心狗。
        假如要在大路上捍卫步行者的尊严,走得也像路的主人,难了。有一回,我走在斑马线上,侧面来车,急急地,它不让我,我想让它,却迟疑半拍。车主一摁喇叭,我吓了一跳,像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似的,我盯住车牌号,尽管记性糟,竟记住了,好像记住了就有什么法子对付呢,有什么法子?
        “三十六计,走为上。”第三十七计该是“避”为安吧。晚上散步,我不去公园,就是避车子。因为晚上车子多了一大利器——灯,那种大灯,扫来扫去,眼睛吃不消。所以我就在附近的绿岛走走。绿岛旁边的巷子里也有车子川流不息,碰不到了,放心大胆,自由自在了。车灯把绿岛南边的墙壁照成银幕似的,我人未到那里,影子却上去了,忽高忽低,时隐时现,倘有兴致,还能自编自演。
        绿岛北面的巷子由东向西,越来越窄,汽车无法穿过巷子的西端。常有冒失的把车子开到那里,发觉不妙才掉头。那天晚上,一辆奔驰又在掉头了,也许车主的车技只是“三脚猫”,或者喝高了,掉来掉去掉不过头来,只好慢慢朝后退。我从巷子里出来,正巧跟着倒退的奔驰朝前走,像玩“捉迷藏”,它被我捉住了,居然有赢的感觉,头一回。估计不会有第二回吧。
        车子本是好东西。有车子更加能奔好日子。开车也能开心的。可是,好东西未必越多越好。人有人道,车也有车道吧。享用好东西,也该有节制。“荣华诚足贵,亦复可怜伤。”
        那年去丹麦,让我讶异的除了都市建筑的古朴,那就是汽车少,自行车多,而且骑自行车的还戴头盔,特神气。偶尔闪出一对母子车,母亲孩子一同骑,不时相顾一笑,灿若阳光。行人逍逍遥遥。大家都是路的主人。丹麦是富国,也是“暖国”。
        温暖也能用脚来丈量的。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