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闾里】古镇人物二题

    来源:泰州日报杨爱妹2017-03-19查看数:0

    雕刻师萧大
        萧大,姓萧,认识他的人都喊他一声“萧大”。至于叫什么,从没听人喊过他全名,到现在都不得知。他有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小屋子,紧邻着他的服装门店。小屋的檐头十分精致,木头花雕,古色古香。上头挂着鸟笼,里面养着两只百灵鸟儿。
        走进去,清一色的木色鸟笼挂满墙壁,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各式各样的看不过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屋里篾刀、雕刻刀、钻锯……工具应有尽有,我是认不全的,也不敢乱动。只是瞅着鸟笼眼睛亮亮的,就近观上面雕刻的图案,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龙凤带着灵气,案花新颖别致,刀功了得。
        得空时,萧大就会坐在他的小屋前,一把雕刻用的刀稳稳拿在右手,聚精会神地低头开始雕刻鸟笼上的图案。他是个耐性极好的男人,一会儿一个豌豆大小的木块丁儿飞出去,掉落在地上,再一会儿又一个,反复如此循环打磨。一件雕刻品一天或是几天,那是简单的花色图案。多数的,他是要雕刻上个把月的,那刻刀雕去的部分渐渐如米粒儿、沙砾儿可见落在地上,铺上一层。直到似乎看不见什么落下了,还是会看见他的手在木块上细致入微地雕刻。他沉浸在他的“艺术”世界里。他做的鸟笼:精致、温暖。萧大做的鸟笼,都是卖给爱鸟的有缘人,或是真正懂他手艺的有缘人,挣不了多少钱。他说,这是他的快乐所在。
        去他家买衣服的顾客,很多都是冲着他这个人去买的。买一件衣服,他陪你挑上半天一件件地试穿,始终都乐呵呵地微笑着,直到一件衣服你满意到细节。不买,他也不生气,他总是说,“邻里乡亲的,多来我店里走动走动,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合适就买件”。随和、真诚、亲切那是一个人骨子里的,是良好修养的延伸,是没有油气味的淳朴。
        萧大还是个很“落伍”的男人。我在店里看书时,他偶尔也会来串门溜达溜达。这时,我就放下书、放下手机和他聊会儿。有一次,他竟然告诉我他没有微信。一语如雷,我立马不淡定了,我妈都会用微信和我视频聊天。你这和我一般年纪的人不用微信啊。真是古董呀!他拿出手机给我看,果然,和我爷爷用的一样,所幸,是可以接打电话的。
        我问他为什么不用好点的手机。萧大慢理斯条地:“不会用啊,多麻烦。”他说,现在的人,日子过得不像日子。那些成天捧着手机的人,沉迷在虚拟的网络里,萎靡颓废。颈椎疼痛不说,还错过许多生活的真实、荒废了生活的美好风景,实在是得不偿失,没意义。这一句话说得有理,也许让内心回归最初,才是快乐的。
        萧大不喝酒,不抽烟,生活规律,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他常说一身烟火味,雕不出好的木头,品不出雕刻的深邃意境。太阳好的时候,萧大总会逗逗鸟儿。那两只百灵鸟儿,都长胖了不少。我站着与它平视,它竟也歪着小脑袋瞅着我。我望着它半天,它叫了半天,声音清脆悦耳,蛮是好听。可是,我就纳闷了,一直没见它小嘴儿动啊,这还会腹语?我向萧大询问他家的百灵鸟到底是怎么叫的,嘴都不张开。他乐呵呵地指指鸟笼上头,说:“上面放着手机,这两只还小,在学,它听见什么声音,就会学什么声音,然后模仿,所以叫百灵鸟。”我瞅着上面的手机,时下潮流水果机,比他本人用来接听电话的那古董要好很多很多。我笑了,他是认真对待日子,乐趣生活,自在人间啊。
        萧大,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或许,是古镇水土孕育出了这样传统淳朴的可爱人,溱湖的宽广灵秀养出了这般对待生活的人!这样的人,心灵就是这溱湖水一样清澈明朗,是有质感的。
        老馆长潘爹
        “缘”是一种奇妙的存在!很多时候,那些与我相熟的身影,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一个微笑,一声问候,都成为生活中存在的因缘。
        第一次见潘爹,笑眯眯的,很和蔼。七十多岁的人,身上的精神气儿比年轻人还旺,他像是移动的阳光,走到哪里都会带着温暖的气息。他也很健谈,那些古镇上的文化,他多半能讲得上来。
        下午两点多,潘爹就开始在老街上转悠了。整个老街的店主都认识这位老馆长,不是在你家,就是在他家聊天,人缘极好。与其说是聊天,不如说是潘爹一个人在说。他讲得绘声绘色,我听得聚精会神。有一次,他说在他做校长期间,学校来了位本科生,据说是才华不多却心高气傲。报到第一天,潘爹就在校院子里除草等他。他在院子里转了半天,只看见一个除草的人,于是跟潘爷爷打听校长的去向。潘爷爷本来是在亲自迎接他,哪知这位实在是太高傲,对他十分没有礼貌。于是跟他编了个谎说校长出门了,让他等等。这一等,小伙子就等了几个小时,直等到他把草都除得差不多,才遇见一个人告诉他除草的就是校长啊。小伙子那个气啊,横眉竖眼地瞪眼睛。我听得都笑了,这潘爹治人的法子真够坏的。我问这本科生后来怎么样了。潘爷爷说,小伙子就是浮躁,真才实学倒不见多少,要不也不会贬到这里教小学。所幸,跟着他倒学得不少,后来帮他申请调走了。
        那时的泰县文化站,工作人员非常散漫。一纸调令,要潘爹前去管理。很多人不服,他就采取竞岗制,不行的都回家,手腕强硬。很多人不服,也有人暗暗较劲。潘爹一拍桌子,谁不服从管理的,直接到我办公室。可以想象年轻时的潘爹该是多么风神俊朗。即便是我现在听,那也是气贯长虹,魄力十足,委实震人。
        潘爹见我喜欢看书,也写诗歌。有一天,他兴致勃勃地跟我说,丫头你写小说吧,我提供你一个好素材。然后一个下午,他给我讲了整个故事情节,他像是说书的,讲得非常精彩。一个个人物在脑海里活灵活现地成形,完了,还给起了个时尚的名字——《第二种家庭》。
        下午3点,是潘爹下棋的时间。象棋、围棋都很在行。他得知我会点围棋,第二天便搬来围棋,要和我切磋,结果可想而知,简直没有招架之力。不仅如此,潘爹精通音律,非要教我学五线谱。我就会唱个《孟姜女哭长城》十二段,他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一定要教我学。虽然潘爹退休多年了,不再从事文艺工作,可那一身艺术气息如同老陈酿般愈加香醇。
        溱潼古镇,因为这些文化人的存在,而成为我大隐于市、修身养性的绝佳场所。溱湖的空气,那么清新;溱湖的水,那样的柔情;溱潼的夜晚,是那样的寂静;溱潼的人,是那样的随和,让我的心灵有所寄托。遇见老馆长,生命里似乎添了更多灵气,生命又有了不一样的滋味。
        活得自在,真实生活,也许就是老馆长年轻的奥秘。日子过得轻快有趣,又何必哀叹,时光老了,又能留住什么。由于老伴不在了,潘爹一个人住的寂寞,就搬去很远的地方和女儿住。世间轮回,随着年龄增长,远离我们的人会越来越多。但我相信,潘爹在哪里,快乐就会如影随形。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