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候】雨 水

    来源:泰州日报蔡舒2017-03-19查看数:0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立春之后的雨水是最具灵性的。当春的好雨透亮纯净,滋润万物生灵,世间的一切在经历了一场浩劫般的寒冬之后,这春雨便呼应着春木的召唤,踏风而来。窸窸窣窣的碎雨,无声地化解着春冻,干涸的大地携着万物都在不经意中裹上了一层酥油。此时的北方还沉寂在冰雪之中,而南方早已艳阳高照,唯有江南,才能配得上这雨水的诗情画意。
        江南的早春是任何地方都无法与之媲美的。踏入雨水节气的江南,仿佛打开了一张只有墨色的国画,黛瓦灰墙,曲水流觞,漾开的点点涟漪,烟雨中的楼台,朴素却令人沉醉。最喜欢朱自清在《春》中这样写道“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春雨的安静不同于漫长冬季的沉寂,它是一种蕴藏着巨大能量的潜静,不招摇,不沉闷。绵柔的雨丝是飞扬着的,它们或是在青瓦之上游离,或是在草木尖上舞动,或者干脆就如霰雪一般在空中盘旋,只是它不同于雪的轻浮,因为它知道自己承载着唤醒万物的使命。雨水的声音温柔得如同姑娘一般的,轻轻在你耳畔细语,缠绵至极却又锲而不舍,待到梨花春雨时节,满庭芬芳,青苔蔓阶的时候,它才算褪去。
        斑鸠和子规是这一时节当之无愧的情歌王者,他们的声音并不清脆,但能透过层层雨丝直达你的心灵。“潇潇暮雨子规啼”,玉屑似的春雨洒遍楚江大地,多少凄楚的故事便一次又一次地在这包含深情的地域上演。沿江而下你会重温着湘江洛神的悲情,你会聆听着潇湘泣语,你会诵起“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缱绻,你也会怀念西湖边上那场突降的雨水……万斛闲愁最终会随着“不如归去”消散在这尘世之中,沉淀在你内心那片最柔软的地方。
        早春的雨的灵性不仅在于它的诗意,还在于它能通晓万物的心意。雨水可以说是早春的知己,它知晓着春天塑造万物的心绪,于是它就毫不犹豫地迎合上来,承担起唤醒春机,挑动春欲的任务。在山中,山岚兴起,催促着绿意爬满山坡,即便春寒料峭,它也能把山桃花点红;在江边,薄雾笼水,春江水鸭用它们灵活的蹼掌,画出了湖色山光。此时,最早在春天舞动的还是江南的田园,雨水将春种早已播撒到沃沃膏土之中,越冬的小麦已成青绿,溪头的荠菜开出了最早的花。当暖风拂来,这绿犹如墨缸打翻一般,迅速浸染着大地,地里的田鼠也成了最早窜出土壤的生灵。
        雨水节气花信风的代表极具颜值担当,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艳丽,张扬的个性让春天更具青春的魅力。一候油菜花,它有一个更动听的名字,芸薹。二月菜花并没有发力,“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待到雨水过后,如再逢上三五日的暖阳,它便一发而不可收。千岛菜花,如同发起洪荒之力一般,一潮又一潮向你扑来,这种油绿和艳黄搭配起来是最为养眼的,却也最为霸道,他会毫不犹豫地占满你的视野,让你无暇顾及他物。“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这样的铺天盖地会一直延续到清明过后。二候和三候分别是杏花和李花。“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杏花是春雨的狂热粉丝,它迷恋春雨,所以一旦它能邂逅春雨,便不再矜持,他配合着春雨,为它布景搭台,“沾衣欲湿杏花雨”,这雨倒和杏花也是一见钟情,难舍难分了。到了李花盛开,这春天便是真正覆盖了江南大地了,“谁将平地万堆雪,翦刻作此连天花”。这三种花是春天交响乐的前奏曲,虽不及百花争艳,但却让你寒意全消,对于出游的期待也更加急切了。
        倘若你还认为春寒袭人,等不及花海涨潮的话,那么你可以先去南方看一看,此时的西湖边上已经忙碌起来。茶山上的每一棵茶茸极具诱惑,山上仿佛弥漫着浓郁的茶香。明前茶是最为昂贵的,而西湖的明前茶更为珍品,相传这些茶胚需要年轻姑娘来采摘,她们将新鲜的茶叶暖在自己的胸前,用她们的体温来保持着茶叶的鲜嫩。“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西湖几乎把整个早春都装进了自己的囊中,它用自己的匠心,把早春装点得风姿绰约,“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早春到了这,也就不必再南去了。
        雨水时节,不妨烹制一壶清茶,焚起一炉清香,邀上两三好友,倚坐楼台雅榭,“一轩春雨对僧棋”,这意境也是万万不可辜负的。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