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味】佳果二题

    来源:泰州日报夏义阳2017-04-02查看数:0

    葡萄
        偶读《本草纲目》,其有关葡萄的记载,极生动有趣,摘录如下:“葡萄,汉书作蒲桃,可以入酺,饮人则陶然而醉,故有是名。其圆者名草龙珠,长者名马乳葡萄,白者名水晶葡萄,黑者名紫葡萄。《汉书》言张骞使西域还,始得此种。而《神农本草经》已有葡萄,则汉前陇西旧有,但未入关耳。”文字虽短,叙述却栩栩如生,如在目前。
        忽然想起小时候学过的王翰的边塞诗《凉州词》,还能背出其中的诗句,尤其开篇的第一句——“葡萄美酒夜光杯”,犹如突然间拉开帷幕,在人们的眼前展现出五光十色、琳琅满目、酒香四溢的盛大筵席。这景象使人惊喜,更使人兴奋,只是那时老师没尝过葡萄,也没饮过葡萄酒。在我们失望之际,一只小手像一面小旗冉冉升起,是同桌娟子,“我见过葡萄,我还吃过呢,酸酸的甜甜的,很好吃。”娟子兴奋地说。站着的娟子一下子高大起来,她的外婆是垛上的,那里鲜种稻麦,多长瓜果蔬菜,长葡萄,应该是有可能的。
        后来从娟妈那里得到了证实,更让我们雀跃的,她家今年准备长葡萄。于是我成了娟子家的常客,巴望着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可以吃到葡萄。娟子妈笑骂到:“馋猫,吃沼虾等不到虾子红,等结葡萄了,请你来吃。”后来从娟子那里零星得到一些关于葡萄的消息,只是时间太长了,也就忘了。
        快毕业了,娟子说,到她家吃葡萄去。在她家天井里,我看到一串一串的葡萄,有绿色的,有紫色的,跟课本上彩图一样。当然自己动手摘葡萄,等不及用水洗,就在衣服上擦擦,往嘴里送,那份惬意是不可言说的。有个经典的相声段子: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我以为说出了没吃葡萄的对吃葡萄的“羡慕嫉妒恨”以及吃葡萄的对没吃葡萄的机智反击,真的和葡萄一样值得品味。
        临走时,娟子说过几天她家要做葡萄酒了,“我到时来帮忙。”我爽快的一边应着一边想着,“葡萄酒是什么滋味呢,和糯米酒一样吗?”
        有一天早上,去上学时,在水码头上看到娟妈在洗瓶子、坛子、瓦盆。娟子悄悄地告诉我“今天中午就做葡萄酒了”。吃过饭后,我直奔娟子家,葡萄早洗干净了,叫我洗手把葡萄一粒一粒揪下来,稍微捏一下,使皮出现破口,但不要让肉挤出来,然后一粒一粒扔进坛子里,到一定厚度时,撒一些白糖,然后再放葡萄,再撒白糖。就像腌制咸菜一样,不同的是白糖换成白盐。娟妈说,不能放满,葡萄表面和坛子口要留一定距离,大概有三四指高度吧,她说以防发酵时溢出来。最后把坛子封口,她说不要过分紧,也不要压东西,说防止把坛子胀坏。
        之后就是静静地等候。正如娟妈说,葡萄在发生神奇的变化,个把月你就能喝到酸甜的葡萄酒了。一次放学,娟子神秘对我说:“别说话,跟着我走。”在娟子的房间里,她拿出两只杯子,倒满清醇的葡萄酒,我深深地嗅了一下,还真有葡萄味呢,娟子对我看了一眼,“别闻了,喝。”真的,酸酸的,甜甜的,很好喝,不一会儿,感觉脸有点烫,头有点晕,后来伏在桌上睡着了。也许是喝醉了,但那次喝醉的感觉还真好。可能是喝的自己参与酿制的酒的缘故吧。
        葡萄的用途其实很广,除生食外还可以制干、酿酒、制汁、制罐头与果酱。现在葡萄大规模落户家乡,高效农业,为乡亲们开辟了一条致富的道路,在葡萄园里,你可以采摘、品尝、选购,你也可以自酿葡萄酒,自然你也会看到浓缩精华的葡萄干。那些粒大、皮薄、汁多、质优的甜蜜蜜的葡萄啊。
        枇杷
        枇杷原产于我国东南部,其适应性较广,一般土壤均能生长结果。树高可三五米,花可入药。叶子稍长,叶柄处细些,前出慢慢宽了,呈椭圆状,活脱脱一个“琵琶”的样子,故名“枇杷”,满树叶子,个个都像小“琵琶”,风吹过,似有一抹丝丝缕缕的琵琶声传来,嘈嘈切切,如急雨,如私语,如珠落玉盘,仿佛抚响了一曲《赶花会》……
        枇杷又名芦橘、芦枝、金丸、炎果、焦子。这是必须的。苏轼《惠州一绝》云:“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冷斋夜话》 卷一载:“东坡诗:‘客来茶罢无所有,卢橘杨梅尚带酸。’张嘉甫曰:‘卢橘何种果类?’答曰:‘枇杷是也。’”一个名字就是一个故事一则趣闻一段传奇。
        俗语说:“枇杷果子头。”枇杷秋天孕育,寒冬开花,春时结果,初夏成熟,为“果木中独备四时之气者”。不但味道鲜美,营养丰富,而且有较高的保健医疗功效。中医认为,枇杷有祛痰止咳、生津润肺、清热健胃之功效。《本草纲目》记载“枇杷能润五脏,滋心肺”。
        画图初识枇杷面,曾参观一次画展,众多画作中,齐白石的《枇杷》让我心动不已:整幅画寥寥数笔,枝稀叶疏,只有枇杷果成串成束、挤挤挨挨,越发显得丰硕。似乎两笔一弯,便是一粒果儿,身上渲染了淡淡的姜黄,看上去已经透熟,就是不知酸甜……大师以藤黄色没骨画果实,以浓淡墨画叶子,枇杷果叶都呈下垂状,在三串金黄色的果实之间穿插墨叶,再加上两行题字:“果黄欲作黄金换,人笑黄金未是真。却胜昔贤求米帖,文人比较画师贫。”饱满和谐,又鲜艳欲滴。由画枇杷想到画家与文人贫富比较,透露出一种怡人自足的态度,其画外之意,别是耐人寻味。难怪这么多游人在画前驻足观赏。那年去访友,其简陋居处,有一枇杷树,恰逢枇杷成熟时节,筐里、篮儿里,还有枝头净是枇杷。画里的果子终于走到了身边,自是不会错过大快朵颐的机会,黄黄的椭圆,如同饱熟的杏子一般颜色,轻轻地剥去枇杷皮儿,水汪汪的果肉,尝尝,酸甜可人。
        去年严冬,感冒咳嗽,一咳就连着好多天,吊了一星期点滴,不见效果。妻见我白天黑夜地咳,当然难受焦虑。访寻偏方,得知摘一些枇杷叶刷洗干净后加冰糖熬汤喝,有食疗之效。于是赶紧从友人处觅得枇杷叶,万事俱备,枇杷叶熬汤加冰糖不是特别好喝,然几天过后,竟然不咳嗽了。始信枇杷叶亦是中药的一种,以大块枇杷叶晒干入药,有清肺胃热,降气化痰的功用。于是我便渴望着春天,渴望着枇杷结果的时节。
        夜读归有光散文《项脊轩志》,“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文章结尾部分让我沉吟低眉:作者托物寄情,物我交融,只说树在生长,不说人在思念,真是“不言情而情无限,言有尽而意无穷”啊。然归妻所以选择种植枇杷,怕是看重枇杷的药食同源作用吧,为人妻为人母,整日操心的是家人的平安健康。不独如此,还会为之计深远,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
        天地有大美,庭中枇杷树。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