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情】思 念

    来源:泰州日报顾万勇2017-04-02查看数:0

        父亲去世已整整三年了,但我对父亲思念绵长。
        父亲出身贫寒,读了几年书后便辍学在家。为了养家,爷爷让父亲学了门手艺。15岁那年,他来到长江以南的镇江句容谋生,借住在远房姑妈家。白天,他挑着担子,走村串户。句容多山,那时山里有狼出没。一天,父亲收工较晚,在回姑妈家的路上,遇到一只狼,狼不大,在短时间惊慌后,他抽出扁担舞向狼,并大声吼吓,这只狼逃之夭夭。
        父亲过早辛劳,加上缺乏营养,中年时体弱多病。幸得母亲百般调理,精心照顾,才使父亲得以渡过这些磨难。我们姐弟出生后,家庭负担加重,父亲开始外出奔波,挣钱养家。走遍周边县市,最远到了安徽省。我六岁那年,家乡闹地震,父亲带着我到他打工的安徽天长市生活。为防止年幼的我途中打瞌睡,他将自行车后架绑了4根木头,然后将我放在4根木头之间后上路。那时他在天长的一家镇办米厂上班,平时省吃俭用,有点好吃的菜肴都挟进了我的碗里。
        父亲身上有一股“工匠精神”。他时常跟我们说“手艺不成如讨饭”。在句容时,他一路走街串巷,一路留下了能工巧匠的名声。从句容回老家后,父亲开了个小作坊,生意络绎不绝。我们全家一直以父亲在天长米厂的一件事引以为豪:有一次,米厂的设备出了问题,技术人员始终找不出原因。父亲主动对厂长说他来试试,结果问题迎刃而解。有一年晒夏,我发现家里的木箱中有个铁盒,打开一看,是五本书,竟然是安徽某高校机械专业本科教材,还有父亲绘制的一些图纸!我非常惊诧:只读过几年书的父亲是如何学习这些高深知识的?我也由此明白父亲为什么敢于在天长米厂挺身而出了。
        父亲不仅手艺好,而且知识丰富。小时候,我和村里小伙伴们最期待的一件事情,就是夏日晚饭后纳凉,听父亲讲岳飞、杨家将故事、隋唐演义、七侠五义……父亲讲起故事来绘声绘色,表情生动,颇有评话大师刘兰芳的风釆。说到精彩处,父亲突然停下来,说“欲知后事如何,请听明晚分解”,不管我和小伙伴们如何恳求也不为所动,于是大家在不舍中散去。父亲的这个爱好,使我对历史和评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影响了我大学专业的选择。
        父亲因为读书较少,所以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十三岁那年,父亲想方设法将我转到县城读书,接受更好的教育。起初我住在一远房亲戚家,因为年少想家,仅住了一个星期便嚷着回家,已在县城工作的父亲于是承担起每天送我上学的任务。父亲体弱,骑车较慢,上坡路时还要下车推行,从家里到学校,他需要花加倍的时间。那年冬晨,大雪封路,车子无法骑行,父亲果断带着我冒着凛冽寒风,踏着厚厚积雪,艰难步行前往学校,直至午饭前才到达。高中阶段,我住校生活。父亲时常中午从厂里来校看我,大多时间站在教室外面,见我在看书后便默默离去。进入大学后,一封封书信成为我与父亲交流的纽带。他的信错别字多,叙述琐碎,但我见信如见人,倍觉亲切。有一次收到父亲的信,见信封有点鼓,打开一看是50斤全国粮票。父亲怕我吃不饱,想方设法筹集而得。大三那年,为及时知道我的消息,父亲在村里第一个安装了电话。
        就这样,在父亲无声的关爱中我结束了学生生涯,走上了工作岗位,有了自己的家庭。父亲也退休了,他和母亲第一次来到苏州,帮我们照料小孩。此时,父亲变得沉默寡言,有时会自言自语。再后来,他的神经出了问题,不再与家人交流,陪伴他的是一根又一根的香烟。父亲长期与钢铁打交道,高分贝的噪音严重伤害了他的耳朵,他的听力急剧下降,后来几乎失聪,开始终日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再后来,母亲带着父亲回了老家,他的病情加重,大部分时间躺在床上,两条腿因为长期不走路而慢慢萎缩,身体变得更加虚弱。我坐在他床边,握着他几无温度、骨瘦如柴的手,内心的痛苦难以言表。那天,单位里有项重要工作要处理,母亲对我说,你先去单位吧。百般纠结之后,我离开了父亲,不想竟成永别。
        终日操劳、用羸弱身躯为我们家撑起一片天空的父亲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也给我留下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深深伤痛。我曾计划带他出去走走,去他讲故事时常提到的杨家将、岳飞、曹操等人的家乡看看。然而当条件具备时,他却与床为伴直至终老,这种痛常常令我泪满襟。去年带母亲去了河南汤阴县,站在岳飞故宅前,我说:要是爸爸健在那该多好啊。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