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节令】谷雨新绿

    来源:泰州日报朱秀坤2017-05-13查看数:0

        时令过了谷雨——谷雨真是个好词儿,这是二十四节气中唯一将物候、时令与稼穑农事紧密对应的一个节气。雨生百谷啊,没有雨哪来的谷?细细一读,眼前就是一幅画,春雨沙沙沙,沙沙沙,轻轻地下着,庄稼快活地睁开眉眼,尽情地洗个温泉,顺带着还吃,还喝,蹦蹦跳跳地一蹿就长大了个儿,换上了新衣。此时你去看,广袤的原野上,麦苗正拔节,墨绿墨绿的几乎能挤出油;油菜花才谢,结出的密密籽荚嫩生生的,幸福地吸吮着雨露茁壮成长;豌豆月牙儿似的已长满青藤,小青虫般的蚕豆还带着花蒂,过上半个月就能大饱口福吃上粉嘟嘟的油焖嫩蚕豆了。正当时的就是园子里的莴苣,硕大的嫩茎,只几片阔大的浅绿叶片,看着真是喜人。昨夜一场雨,拔两棵,清炒,腌渍,喝粥,下饭,都好,清新又鲜爽,香着呢。擗下叶片,剁碎了,喂鸡,喂鹅,也行。一身浅黄的小雏鸡,抢了一口嫩叶,转身就跑,好玩呢。倒是那两只绒绒的小鹅从容许多,喝一口水,啄一片莴苣叶,闲适得如老汉炒两小菜就老酒,想想有趣。
        桥下的水波越发清碧,晓雾迷蒙中,花衣春衫的浣洗声裹挟着捣衣声、说笑声、清泠泠的撩水声、对岸依稀传来的鹁鸪声,清醒了水乡的早晨,与渐渐明朗的天光悄悄驱散了氤氲水汽,露出了亭亭似剑的水菖蒲,还有绿碟般铺于水面的青荷,那也是令人眼波生凉的新绿。蒲与荷之间,或许就有两只耐不得寂寞的游鱼,“啪嗒”一声跳出水面,又打一个水花,游远了,远至新绿初呈的菱荇与芦苇丛里。
        路上,所有的树都长出了绿。性急的如柳如榆,柳已吐絮,榆钱满枝,一串串青白小馄饨挂满了枫杨树枝,又似水晶珠帘轻轻招摇,一帘帘摇向春天深处。
        香樟虽是四季常青,但春深时的香樟更美,它会落叶,落下一地艳红的老叶,看雨后一地红叶,却不如看黄叶似的伤感,因为落叶的同时,它也换叶,换上油光碧翠的新叶,就像T台上的模特儿,边脱,边穿,脱一件,穿一件,你永远看不到一株香樟落光叶子的时候,除非干枯。还不止于此,香樟换叶时,还开花,开那种细细碎碎的小白花,还喷香,若有若无的清香,早晨、深夜时走上街头,一抹抹的香味尤甚,清神醒脑,浊气全无。
        爬山虎适时登场了,一叶叶毫不费力就爬上了墙,映了黛瓦粉墙,一墙爬山虎真是生机蓬勃,尤其那叶片上水光锃亮的,像谁特意涂上去的,映了阳光,树杈间筛下来的阳光,若有个姑娘文文静静地立在墙边,阳光打下来,一墙爬山虎更好看,那种盎然新绿更能衬托出一个姑娘的青春朝气。
        有兴趣不妨去公园里逛逛,青枫不高,枝叶纷披,绿得不染一点杂色,拍下来可当电脑桌面,养眼。马褂木也勤快地晒出了自己的青衣小马褂,要晒到秋天,吸足了阳光,才能变成黄马褂呢。而秋后枯老的无花果叶,也懒懒地长出了叶,如伸出一只只小手掌,努力张开,在够什么呢?此时公园里也还有花,紫藤开得最好,攀在木架上,架下是些老人,或吹拉弹唱,或下一盘棋,或聊些家长里短,小城轶事,花开得繁,似小瀑布肆意而下,翻卷出紫色的小浪花,在这样的花枝下欢度人生晚景,真是惬意。
        谷雨三朝看牡丹,牡丹是富贵花,并不多见,我是冲那一畦芍药去的。年年春天,总不忘公园里那千头万盏的芍药花,今天去,却早了,只看到朵朵已努出核桃般大小的花朵,骄傲地挺在长长的花莛上,再刮一阵风,下上一场雨就该开了。不开也好,有那新绿的叶儿看也不错。芍药也叫殿春花,芍药开罢,一个春天又该去了。惜春常怕花开早,不妨先赏叶。
        入得了眼的,还有羽衣水杉、阔叶枇杷、窗前芭蕉,那柔美飘逸的硕大芭蕉,足以邀雨的满幅新绿就像刚画上去的,能流得下淋漓的墨来,等着樱桃红熟,小鸟啁啾。
        最美的新绿应是茶叶,这时的丘陵茶园里,一行行如乌龙似的茶树间,蓝印花布的采茶姑娘,背了茶篓,双手如彩凤点头、公鸡争米,在茶叶的芳香里,闪烁着露水清光的茶叶更加清新苍翠,一碧如洗,那种诗意的新绿油然令人陶醉。
        就像我,捧一壶友人寄来的新茶,于黄昏雨将至的自家阳台上,眼前就像看到了江南茶园里淅淅沥沥的春雨,雨烟新绿,茶香四溢,一片醉人画意。禁不住就吟出了两句诗: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