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梓】农事两章

    来源:泰州日报陈明干2017-05-28查看数:0

                   撑船
        家乡是水乡,河流密布,纵横交错。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这里陆路交通并不通畅。“无舟不行”,在漫长的岁月里,乡民从事农业生产劳动,诸如罱泥罱渣、运草装肥、装麦把稻把、装机械、送公粮,等等,无一不是依靠农船来完成。
        几乎每个下田干活的人,无论男女,都会撑船。因为在大集体时期的生产队里,撑船虽是一种劳动技能,其实更是一种让你融入生产环境、得以安身立命的本领。
        先前的农船是木船,后来都被水泥农船所替代。农船有大有小,小的只有一两吨;大的,有三四吨和七八吨的。这里所说的吨,是指农船可装货物的分量,而不是指农船本身的重量。农船无论大小,都需用竹篙来撑动。
        竹篙有长有短,有粗有细。装麦把、送公粮使用的竹篙一般是六七米长,小碗口粗。有的竹篙的根端装有一个3寸长的铁制篙钻,便于扎入硬实的河床,这样撑起船来力度大、船速快。
        初学撑船比较麻烦。撑船的人手拿竹篙,小心翼翼地站在船艄,然后靠船下篙,插入河底,再用力撑动。船在水上晃动,一个初学撑船的人,起初不能掌控好农船行进的方向,农船要么原地打转,要么偏离方向,撞向河岸。甚至,撑船的人也会因插篙落空导致自己站立不稳,掉入河中。只有经过多次练习,才能体悟到撑船的要领,熟练自如地把控农船,做到该快则快,该慢则慢,该转弯时转弯,该靠岸时靠岸。
        学会了撑船,做起农活来就方便多了。要给麦子施肥了,将仓库里一袋袋化肥扛上船,然后撑到田头;田里的棉花秸拔完了,捆好,再一捆一捆地挑上船,然后撑回家;要耕田了,将拖拉机装上船,然后撑往圩田……撑船不问四季,不问昼夜,只要农活需要,随时拔桩动身。
        在生产队,农船较少,但季节又不等人,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壮实的男劳力,那伴随撑船的农活多是又苦又累的。夏天去粮管所卖小麦、秋天去大纵湖罱湖渣、冬天到三五里外的河沟里罱河泥,都是天刚蒙蒙亮就撑船出去,晚上再披着月色撑回来。
        最难撑的船是夏天的麦把船。麦把较轻,一条五六吨的水泥船可装两亩田的麦把。这么多的麦把堆积在船上,又高又大,小山一样。撑这样的麦把船,需要两个人配合,一个站在船头撑,一个站在船艄撑。高高的麦把堆挡着船艄上撑船人的视线,撑船人只有参照河岸线,埋着屁股,一篙一篙地用力撑;船头上的人挥舞着竹篙,左右开弓,把握方向,确保麦把船在河中心行进。一前一后的撑船人,头顶烈日,默默无语,却是配合默契。只是,两个人的脸上、身上,尽是湿漉漉的汗水。
        分田到户后,几乎每家每户都添置了水泥农船,每到农忙季节,百舸争流,争先恐后,再苦再累的农活也能很快干完。
                拉纤
        河中行船,通常都使用竹篙。但遇到路途远、载物重的情况,还需拉纤。
        纤由纤绳和纤板组成。纤绳为塑料绳,筷子粗,长三十米左右;纤板为厚竹片,长约2尺,宽10厘米。纤板两端分别钻一个小孔,将纤绳一端呈“丫”字形扣在纤板上。人在拉纤时,纤绳的一端系在船梁上,纤板的这一端架在人的肩上。拉纤需要用力,宽厚的纤板搭在肩膀上,避免了因用力而带来的疼痛。
        六月里农事最多,割麦、脱粒、耕田、上水、栽秧……农活忙而累人。其间还有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送公粮,即将扬净晒干的小麦送往十里外的公社粮管所。哪个生产队公粮任务完成快,公社党委书记当晚就在小广播里表扬;完成进度慢,全公社大会上要点名批评。谁不想当先进呢?早上四点多钟,满载小麦的农船便离岸出发了。先是撑船,约摸半个小时后,麦船拐进了兴盐界河——这是一条又宽又长的两县交界河。尤其是河北边的圩堤,又高又宽。麦船停在河北岸,拉纤的人手拿纤板,沿着河坎爬到了堤上。然后,一边放纤绳,一边快步向前走。留在船上的那位,早将纤绳的一端系在了船梁的竹篙上。拉纤的,低着头、弓着身,背着纤板在岸上走;站在船艄的,奋力点着手中的竹篙,掌握着麦船行进的方向。很快,船头两边泛起了一阵阵的波浪,又超越了那些用篙撑的、摇着橹的一条条麦船……
        秋天到大纵湖罱渣也须拉纤。大纵湖离我们这儿有二十多里水路。那沉积在湖底的草渣是种田的上好肥料,无论是大集体时期的生产队,还是分田到户后刚开始的那几年,每当水稻秧苗栽插结束后,乡民总会冒着酷暑,撑着农船去往大纵湖罱渣。因为路途远,装满湖渣的农船又实沉,所以,一进入中堡镇夏庄村的大河里,除了撑着船、摇着橹或是挂着白帆来来往往的农船,更多的,则是船梁上竖着竹篙、系着纤绳、在河岸上拉着纤的渣船。
        拉纤的时候,最怕遇到河边的树或河面上的桥。遇到树时,要么是船上的人将插在船梁上的竹篙高高举起,以便纤绳越过树顶;要么从船梁上解下纤绳,待船行过树木后再将纤绳系在竹篙上。若碰到河面上的小桥,拉纤人会手握纤板,从桥面的一侧向下用力甩过,凭借纤板运动的惯性和控制纤绳的长度,纤板又会从桥面下的另一侧跃上桥面……“甩纤板”是拉纤人的一种技巧。
        我高中毕业那年,村里的土窑缺了柴火,村里组织几条大船去往今天的千岛菜花风景区所在地缸顾乡装柴草。缸顾乡地势低洼,一望无际的湖荡里尽是自然生长的蒿草和芦柴。缸顾乡离我们这儿将近三十里水路,行船自然要拉纤。时值冬季,出发的那天早上,路上冰冻,虽然有点滑,但我们拉纤的几个人倒也觉得脚步轻松。次日中午,满满的柴草装上了大船。除了带队的在船上掌舵,我们几个年轻人则上岸拉纤。正是午后,冬阳映照,圩堤上冰冻融化,原来的土路一下子泥泞不堪。我们拉着纤绳,一步一滑地低头前行。不一会,脚上的解放鞋就浸透了泥水,裤子上也溅满了污泥……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