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情】夏夜纳凉

    来源:泰州日报赵涓湘2017-08-06查看数:0

        夏天的夜晚,忙碌了一天的大人终于可以停歇下来了。他们搬出小凳坐在巷子里,一边摇着蒲扇拉着家常,一边嗑着自家炒的西瓜籽悠闲地纳凉。
        我们虽然疯玩了一天了,可小屁股依然坐不住板凳,绕着大人作掩体追来逐去地继续闹着。几声呵斥管用不了多久,就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于是,小姑又开始讲故事了。我们立刻就安静了下来,都纷纷围坐在了她身边。
        有经验的都会抢坐在小姑身边,紧紧地挨着她。因为她讲的都是一些鬼故事!
        小姑讲故事很吸引人,丝毫不逊于广播里说评书的。她讲的那些故事其实并不是十分的恐怖,并且大都是她杜撰的。但是她会营造气氛。故事的一开始她都会先交代清楚这事儿发生在哪个地方、哪户人家。这无疑更增添了故事的真实性。似乎只要你想去寻证,就一定能找到这户人家。可是,发生这种恐怖事情的地方谁敢去涉足呢?加上她那绘声绘色的描述,故意装出来的嗓音和表情,总会让我们越听越紧张,不由地把凳子往她面前拖,听故事的人坐的圈子越缩越小。
        有一次,我坐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听小姑讲故事,听得很专注。当她讲到“男人死后,那婆娘每天晚上都在家里哭。哭了一夜又一夜。有一天,她哭着哭着感觉有点不对劲,头一抬,死鬼男人满脸怒气地站在她面前……”时,一丝恐惧慢慢地从我的脚下爬了上来。我想把小凳子往前拖,凑到小姑的身边去。可是,堂哥他们也在往里凑,圈子越挤越小,越挤越紧,我挤不进去了!更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似乎那鬼已悄然站在了身后。越是害怕越是想要掉头查看,可脖子是僵硬的,无法转动了似的。那种恐惧感从我的脚下一寸一寸地慢慢往上升,在快要漫过我的胸口的时候,小姑的那句“那鬼猛地一下掀翻横档在房门口的铺板,几个大男人吓得没命地往外逃……”让我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小姑见状,笑着一把把我搂了过去。其他听故事的人也都从紧张的气氛中回过神来,一起哄笑起来。挂着眼泪,我愤愤地看着小堂哥:哼!你凭什么也嘲笑我?就是你刚才怕得往里挤,我才挤不进去的。
        常言道“好了伤疤忘了痛”,等到小姑的鬼故事一开讲,我又忙不迭地坐过去了。
        有的时候被父亲喝令不许再追闹了,只好无奈地坐在小凳上,从姐姐手里索来一小撮西瓜籽学着嗑。可是,不管我是用力咬还是轻轻地咬,是在尖端咬还是在圆端咬,总是嗑得仁儿和壳碎杂着,始终剥不出一粒完整的西瓜籽仁来。气得我把剩下的西瓜籽一股脑儿又塞还到姐姐手中。遇到姐姐心情好的时候,她会把西瓜籽轻轻地嗑出一条裂缝,然后让我自己剥开吃。但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谁让我常常开罪于她呢。唉!
        不过,这时候若是听到炸炒米的人站在巷口一吆喝,我们就会像打了兴奋剂一样蹦了起来,缠着母亲要求去炸炒米。姐姐拿着米和钱在前面走,我像条小尾巴紧紧地跟在她后面。我,是跟着去玩儿的。
        炸炒米的人总是把摊子摆在最热闹的十字路口。他的生意很好,每次只要他一吆喝,人们就会从各条巷落中陆续来到他的摊位。人们把自家装着米的淘米箩、小柳筐、铜盆依着先来后到的顺序排在地上,三三两两地站在一旁拉家常。
        我们经常会学炸炒米的动作玩儿。一手转圆圈模仿着摇动炒米机,一手前后伸缩着模仿拉风箱。由于左右手的动作不一致,学着学着,动作就变样了:不是两手都在划着圆圈就是一起前后拉伸了。
        学不来就去捉虫玩呗。路灯明亮的光会引来许多的小昆虫,有蚱蜢、蝼蛄、金龟子、飞蛾,还有蟋蟀,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捉到螳螂呢。
        有一次,我们看到一只大甲虫,立刻围过去蹲下来细看。甲虫的壳黑不溜秋的,身体又大又圆,一副笨拙的模样,一点也不好玩。可就这么放它走又不甘心。正犹豫间,甲虫慢慢地爬到了一块碎砖上,一下子摔了个脚朝天。它急切地划动着腿想要翻过身来。它那挣扎的样子令我们茅塞顿开,立刻找到了乐趣所在。只要甲虫一翻过身来,立刻就有一只小手把它拨转过去。可怜的甲虫就这样拼命地翻身,然后又被翻转过来。周而复始地被我们折腾得精疲力竭,终于僵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响呃哇!”炸炒米的人一声警示性的吆喝救了它一命。听到这声叫喊,我们立马捂住耳朵向炸炒米处奔去:又将有一炉炒米出锅了!我们站在不远处,双手死死地堵住耳朵眼儿,盯着炒米机看。只见炸炒米的人先把炒米机架离熊熊的炉火,右边有一条长长的褐色麻袋,像一个脏被筒平铺在地面上。他把炒米机的前半个身子都套进长麻袋中,只露出炒米机盖口处的一只尖角,再从地上摸起一根短铁筒,套在尖角上,另一只手扶在尾端的圆把手上,用垫了厚布的膝盖在炒米机的盖子接合处猛地一蹬:“嘭”的一声,盖子应声而开。一团浓浓的雾气奔腾而出,迅速弥漫开来,周围的一切都被笼罩在了雾里,朦胧得像仙境一样。我们急匆匆地跑进雾气里转着跳着,感受着“仙境”的意境。炸好的炒米或豆子都爆出机子,散落在麻袋里了。诱人的香味也随之飘散开来。只一会儿的工夫,腾腾的雾气就差不多散尽了,我们又急忙赶到麻袋边看主家装收炸好的食物。如果是很熟悉的邻居还会分给我们一小把先吃着呢。
        等炸好炒米回家,巷子里纳凉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们也回了家,躺在天井里的竹床上继续纳凉。一边数着星星一边吃着刚炸的豆子或是炒米。数着吃着,吃着数着,慢慢地沉入了梦乡,被母亲或是父亲抱回房间睡去了。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用户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