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水风物】连根菜

    来源:泰州日报刘仁前2017-10-29查看数:0

        连根菜,顾名思义,菜上还连着根呢,说明这样的菜是拔起来的,徒手所得。根还连着,无疑在告诉人们,它的鲜,活,嫩。显然,这是一种时令小菜。跟有些地方将鲜嫩的小青菜,叫做鸡毛菜,道理差不多。
        在城里做事,上下班得绕几条巷子。时常碰到卖菜的,挑了柳条箩筐,装好一把一把的连根菜,走街串巷,不时吆喝几声:“连根菜卖呀……”有城中居民问价,答到:“两毛钱一把。”最令人忆起的,是那些春雨蒙蒙的日子,卖菜人披蓑戴笠,挑起菜担子,沿巷吆喝。观其菜,叶儿碧,根儿白,鲜灵灵的模样,颇叫人爱怜。那吆喝声,淋着细雨,在小巷上飘荡:“连根菜卖呀……”
        连根菜,多在靠水边的墒圩、田埂落种,无须用苗。择定的隙地,翻晒几日,便破垡,碎土,之后,撒下菜籽。撒种籽,定要匀。过密,过稀,均不理想,浇过几回水,菜籽出了,墒圩、田埂之上露出浅浅的绿。这时,上些薄水粪。那小菜的叶色便会由嫩黄渐渐“油”起来。用不了几日,便可拔起,或自家享用,或上街去卖。
        连根菜,一天一个颜头。拔菜的时日,讲究的是适宜二字。早了,菜尚小。晚了,菜则老。连根菜拔起时,以用手掐得下根来为宜。因而,连根菜,多靠手拔,靠手掐,无需其他器具。吃连根菜,吃的就是鲜嫩。
        家乡一带,最常见的是“连根菜烧汤”。刚拔下的连根菜,手一掐,嫩滴滴的。洗好,切好,放在锅里稍炒几铲子,之后烧“连根菜汤”,一透便吃。这透字,标出的是锅里汤汁的状态。透,便是锅开了,汤滚了,可以起锅了。一透便吃,那菜碧,汤清,味鲜,十分爽口。
        这“连根菜汤”,讲究的是连根菜,现时拔,现时下锅;亦讲究连根菜单烧,无需再杂配其他食材。有一碗“连根菜汤”,一直留在我的味蕾中,叫我至今不忘。那是十几年前,我到老家的一个乡镇做某项专题调查,中午被留下吃饭。虽然那时没有什么“八项规定”,但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中午没喝酒。在那个乡政府食堂里,喝到的一碗连根菜汤,给我的感觉超过了任何酒带来的享受。那种清爽,那种清香,那种原汁原味,那种地地道道,真的叫人无话可说。幸亏没喝酒,否则,怎么能品味出原本极普通的一碗青菜汤的妙处来呢?
        能把一碗青菜汤做到如此纯粹,如此地道,也是一种境界。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