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情】听 水

    来源:泰州日报张扬2017-11-19查看数:0
    约是天刚蒙蒙亮,鸡还没叫个半声,我就被娘推醒。在尖锐的叫骂中抓起一块馍馍塞在嘴里,牵起咱家的黑牛朝山上走。
         风还是湿湿的,弄得鼻头一痒,打出个大喷嚏。才走不久,裤脚就全湿了,黏在腿上。我使劲吐口吐沫,在心里暗暗咒骂了几句。翻身上了牛背,听它慢悠悠地走,间或喘着粗气。它自我出生就一直待在家里,已有十来个年头了。迷迷糊糊中,它停了下来,不安分地扭着头,鼻间“哞”地低吼。我知道是到吃草的老地方了,跳下背,拍拍它的屁股,由它随处吃去。
         拔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半倚在山坡。太阳已经顺顺当当地挂在天上,草被晒出了清香,让我边流口水,边感叹着牛的好福气。如往常一样,我专心听着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乐此不疲——虽然我自打一出生就看不见,也不能说话,可我却练得一对极灵敏的耳朵,细小的差别也能分辨得一清二楚。喏,今天树上的燕子叫得格外清亮,欢快地在树间飞来飞去,定是燕子妈妈孵出了小燕。村子里的鸟儿都替它们高兴,你唱我和,像歌儿一样好听。我打心眼儿里感到愉快,也咧开嘴笑起来。
         太阳越发火辣辣,山脚也飘来菜香,直钻入鼻孔。黑牛打着嗝,咂吧着嘴,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我的肚子咕咕叫,催促我再次爬上牛背,迫不及待下了山。
         拴好牛,爹娘和妹妹已经开始吃了。我摸索着轻轻走到桌边,胡乱夹了些菜,就赶快溜出了门。但还是没躲过此起彼伏的咒骂和爹的一巴掌。
         我抱着碗,越过长长的田埂,来到这条只属于我的小溪。村子后头就有一条溪,村里的男孩子们午后经常去那儿游泳。而我的这条溪,远是远了点,但除了我,没别人知道。为此,我还给它取了个名,叫“珍珠”。
         我将双脚浸在溪水里,感受着水缠绕在足尖。水很凉,却给我的黑暗人生带来些许温暖。有小鱼儿顺水游来,蹭过我的脚心,痒得让我想笑,想要愉快地“咯咯”笑起来。每天,我都会和珍珠诉说我的心事,通过这样的方式。“珍珠”是我在村里的第一个好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它从不生气,也不讨厌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安慰我鼓励我,让我和它在一起的时光成为最美好的记忆。
         我曾许愿,将来我死后,一定要把我的骨灰撒入这溪水,使我和珍珠永远在一起。
         端着碗向回走,我迎面撞上那群准备去游泳的男孩。为首的是阿四,村长的儿子,也是我的死对头。我听见,阿四走过来,用力地踢了一块石子,砸中我的小腿。又朝我脸上“呸”了一口,得意地笑着,“喂,瞎子,别挡道。”随后领着一帮人大摇大摆地离开。我抹把脸,愤愤跺了跺脚,奔回家中。
         两筐桃子放在门边,等着我去集市上卖。集市离这儿挺远,得走上好几个时辰。我必须一吃完饭就去,才能占着个好摊位。大家都知道,无论卖什么,我总比别人卖得好。我不懂为什么,也没精力去管他个所以然。
        约摸到了两三点,我终于到了集市。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张罗买卖,鸡鸭叫声、讨价声、闲聊声,一股脑儿涌进我的耳朵。我挑了个位置,放下扁担和竹筐,只顾揉自己酸痛的脚。不一会儿,便有人操着乡音问价。我伸出五个手指头,也不搭理他的犹豫和抱怨,径自整理桃子。那人大约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挑了几只,付钱离开。就这样,买的人渐渐多了,桃子很快卖完。我在心里暗喜,挑着空筐往家走。
        桃子卖了不少钱,所以我回去后,爹没再打我,娘的骂声听起来也柔和许多。我得以舒舒服服地吃了顿饭。村中的人都习惯很早就睡,一吃完饭,便丢下碗上炕睡觉。今晚的天黑得有些早,倦意袭遍我的全身。我摸索着上了炕,靠着墙边躺下,很快就睡着了。梦里,我听见了珍珠潺潺的歌唱声,听见了鱼儿“咕嘟咕嘟”吐泡泡的声音,还听见了自己的笑声。
        突然,那水声越来越大,像巨兽在咆哮,仿佛要吞噬整个村庄。我听见,珍珠的水变得湍急,在暴雨中急速上涨,渐渐超过两岸,淹过田地。我一下被惊醒,却听见空中的雨像瓢泼似的,冲刷着这片土地。我才发觉,原来这一切不是梦。水声越来越大,溪水与雨水交杂着,好像已经没过家中的石板地。我跳下炕,两脚立即触到刺骨的冰凉。我顾不上找鞋,用力推醒爹娘和妹妹,没等他们半梦半醒间的叫骂,就打开家门冲了出去。
         雨肆意拍打我的脸颊,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划过肌肤。脚下的土路早变得稀软泥泞,紧紧吸住我的脚。我想要大声喊叫,却还是像往常一样,怎么也说不出话,只听到喉咙咕隆咕隆的声音。我在雨中拼命拔腿向前走,寻找村民们家里的门。我用仅存的一点力气敲着我能碰到的每一扇门,将他们从梦中叫醒。几乎是下意识的,我这么做了,即便是徒劳。尽管他们都不喜欢我,可我还是拼了命地想要救这村中的每一个人。我听见了门里传来的恐惧的尖叫和哭声,听见了人们奋力爬上屋顶的碰撞声,还听见了那永无止境的水声。珍珠和我,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在这场直面生死的患难中。
        水渐渐漫过我的膝盖,双脚再也无力从泥潭中拔出。我终于倒下,倒在这水中。一道光亮在眼前闪过,一瞬即逝。水抑制住呼吸,浸透全身,将我彻底带离这片度过一生的土地。
        我随着水漂,像一片树叶,寻找自己的根。远处,人们在给我举行葬礼。我听见女人的啜泣,男人的叹息。还有村长对阿四说,这孩子虽然怪可怜的,啥也看不见,话也说不了,却成了咱的大英雄。
        我越漂越远,最终漂到了珍珠的怀抱。我缓缓地,缓缓地沉了下去,永远和珍珠在一起。
        我的愿望实现了。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