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梓】那块菜地

    来源:泰州日报陆泉根2017-11-26查看数:0

        长假,在古镇,妻子把一个硬任务扔在了我的面前:给你母亲好好洗脑。
        按理,作为一名教师,做思想工作应该是我的强项,否则真有些对不起我三十年的教龄。但这次,我却没有十足的把握,我面对的是个老顽固。
        这个老顽固,把她的顽固劲全部花在了那块菜地上。那块菜地在老屋的西边,本来很大,古镇建设时被道路吞噬大半,只剩下狭长的一小块,几张学桌大小。我们劝母亲不要再去折腾了,这么小的地方,经济价值完全可以忽略。没想到,母亲用沉默把我们的话忽略了。菜地还是热火朝天起来:青菜,花生,山芋,萝卜,豆角,丝瓜,香葱……赶集来了,在母亲面前,争先恐后地卖弄起来。一棵丝瓜藤,居然结了25个丝瓜。一口气,母亲数了五遍。
        种菜本是好事,活动筋骨,抖擞精神,还能拥有收获的喜悦,一举数得。可是,母亲身体缺钙严重,医生严正警告过多次,不能摔跟头,少动为妙。四个月前,母亲因为和菜地里的草过不去,摔了一个跟头。这个跟头让母亲吃尽苦头,动了大手术,大腿里打了好几根钢钉。四个多月,吃喝拉撒睡,全在床上完成。刚刚能拄着拐棍行走,母亲就开始忙菜地了。好了伤疤忘了痛,这让妻子能不着急吗?
        母亲那个跟头跌得真惨,想起来,都让人有些后怕。邻居打我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外地学习。没等学习结束,直接坐车回了老家。见到母亲的时候,她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呻吟。不等我问,妻子告诉了我当时的惨状:母亲躺在地上,哼叫着,不能动弹,旁边是散落的野草。邻居们是友善的,他们联合起来,找来一辆木板车,七手八脚把我的母亲抬上去,推到了古镇的医院。妻子是医院职工,手忙却不脚乱。检查的结果不妙:股骨附近,四处骨折,须尽快手术。医院出面请了盐城的专家。当晚,母亲进了手术室。门外,陪伴我们兄妹几个的是漫长的两个小时。
        手术是成功的。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平静安详。麻醉过后,母亲开始了疼痛,她没有哼叫,有的是不经意间发出的叹息声。母亲的叹息声里充满了冤屈和懊悔:没做坏事,老天爷竟也让她遭了罪,一个跟头,三万元——这能买多少菜啊。母亲开始自责:我弄什么菜地呢,弄什么呢。我们漫长的安慰工作就此开始: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心里面,我们也在埋怨,早叫你不要侍弄那块地了,就是不听,教训啊。
        母亲没有记性。她的跟头摔了不止一次。准确地说是三次。每次都和菜地多少扯上点关系。第一次拔菜籽秸用力过猛,手腕脱臼后跌倒;第二次翻地不小心,腰扭了,躺了几天。那块地好像跟母亲结了梁子,总要给她一些麻烦。前两次,没有大碍,休息休息,擦上红花油,吃点云南白药,母亲很快便生龙活虎。这次不一样了。医生说,母亲至少要在床上四个月。我们请了邻居大山子服侍母亲。
        大山子是个勤快的女人。母亲自然也没有让她失望,先是脸色红润起来,很快,能在床上自如地坐起来了。坐了起来的母亲开始有些不安分,不停地向大山子打听着菜地的情况——菜地正荒着呢。母亲恳求大山子帮她除草、松土,顺便种上花生。母亲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次错误而耽误菜地的一季。花生种上了,母亲的表情轻松了,她开始等待,不停询问菜地的情况。三个月,母亲能站起来了。又半个月,母亲能拄着拐杖,移步换景了。很快,母亲迫不及待地辞退了她的朋友,我理解母亲卸磨杀驴原因:舍不得花孩子更多的钱。母亲先是拄着两根拐杖行走,后来是一根,再后来,母亲尝试不用拐杖走路,她感到拄着拐杖走路是件丢人的事情,被我喝令制止。拄着一根拐杖的母亲请来了她的两位朋友,六妈和二巧。两位朋友分享了母亲收获花生的喜悦。她们有共同语言。中秋前夕,母亲悄悄把菠菜、芫荽的种子丢进了土里……
        给母亲上课也要备课。中秋月明,合家团圆,正是上课的好时候。我从母亲腿子恢复情况谈起,围绕老年人缺钙问题,东拉西扯,慢慢接近主题,最后卒章显志,告诉母亲要静养,不宜多动。母亲说,荒草长到门口,总不能不除吧?没有草,撒上点菜种不能吗?反正又不费什么事。我说,人家说就说呗,反正,野草又不长在你的心窝里。母亲生了气:你这没出息的话,听了,比野草长在人心窝上还难受……
        母亲没有说假话。野草肆虐的菜地比什么都会让她不安。而打理得井井有条、满眼翠绿的菜地会让她更快乐。葱啊蒜的,不要上菜场了,自己方便,邻居方便。有时,朋友来讨几根葱,能一坐半天——母亲高兴,她有了聊天的对象,她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正等着翻出来咀嚼呢。母亲口拙,说起话来颠三倒四,但谁要问起谈起种菜经来,却能说得头头是道,滴水不漏。
        回城前,母亲告诉我,她的菠菜种下了,冬天有得吃了,回来挑。我告诉妻子,洗脑计划搁浅:母亲这样的学生,教不了。妻子说:我就估计你说服不了,反正以后再跌跟头没人顾问了。我笑笑,没说什么。我知道,妻子也是说说而已。
        看来,这辈子,母亲离不开那块菜地了。菜地是母亲通往外面的窗口,也是母亲的寄托和希望。邻居告诉我,母亲手捧蔬菜种子的样子很特别,虔诚而小心,好像捧的是水,生怕漏掉。


  • 转播到腾讯微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泰州新闻网”或“泰州日报”、“泰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泰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