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能英雄为国家节省电量240亿千瓦时

2014-07-04 08:55:53来源:泰州日报作者:记者 潘荣进 通讯员 周明亮

  

  节能英雄

  10多年来,许杏桃发明的节电技术累计为国家节省电量240亿千瓦时,相当于三峡水电站年发电量的近三分之一——

  节能不仅需要意识,有时需要的更多是智慧与执着。

  有这样一个人,数十年来执着于节电技术研究,主持研发的“供电网无功电压优化运行集中控制系统”获得2009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项技术填补国内空白,翻开了我国电网节能的新篇章,在我国供电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他就是江苏安方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技术总监许杏桃。他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央企业劳动模范、全国“节约之星”等荣誉或称号,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10多年来,他发明的节电技术累计为国家节省电量240亿千瓦时,相当于三峡水电站年发电量的近三分之一。

  与电网损耗较真

  只为乡亲们能节省电费

  不管做什么事,方向选对了,就成功了一半。”——许杏桃

  2010年1月11日,在北京领到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证书后,许杏桃第一时间搭上了飞往上海的航班。两个半小时后,他出现在上海龙华医院重症监护室。骨瘦如柴的老父亲斜躺在病床上,枯槁的双手一遍遍抚摸着烫金的证书,已丧失语言功能的老人双眼满是欣慰与喜悦。

  13天后,老人离世。

  “父亲对我的一生影响最大,他常能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许杏桃回忆,父亲是一个巧农民,搘灶、做农具、打桌子样样皆能。小时候,他喜欢牵着父亲的衣角,跟着走村串户做活。

  受父亲影响,许杏桃从小热衷于发明创造,小学的时候,就动手制作了能发声的小喇叭、能转动的螺旋桨。

  许杏桃出生于兴化市林湖乡戴家村一个农民家庭。儿时的记忆里,家乡不仅有灿烂的花海,还有经常停电的昏暗夜晚。

  他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父母体弱多病,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这样的家庭生活之艰辛可想而知。

  艰苦的岁月,让许杏桃对勤俭节约有着超乎常人的认知。

  1987年,许杏桃从南京电力学校毕业,因成绩优异,被保送至长沙电力学院攻读本科。

  4年后,他放弃留校任教的机会回到兴化,成为当时供电局仅有的3名大学生之一,从事线路损耗管理工作。

  1992年麦收季节,一位村民用电动机打麦子的时候,电动机突然烧坏了,这位庄稼汉跌坐在场头嚎啕大哭。那时,一台电动机1500元,修一次要花500元,而一亩麦子的收成才三四百元。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我,因为我很明白这个电动机是怎么坏的,我就是管这个的。”许杏桃解释,那时电网损耗极高,一千瓦时电从电厂传输到居民家中,路上就损耗了一半,电压太低导致用电设备损坏。按当时的政策,损耗的电大多由用户承担,老百姓用了一千瓦时电,却需花两千瓦时电的钱。

  出身寒门的许杏桃明白多给一千瓦时电的钱对农村家庭意味着什么,“我是农民的儿子,必须为他们着想,这是努力探究的原动力。”

  从此,初出茅庐的他与减少电网损耗“较起了真”。他像上紧了发条的闹钟,白天深入农村、工厂、变电站,收集海量数据;晚上,他埋头专业书籍,用数学公式计算分析数据。

  “那时,他每天下午买两个烧饼,边吃边计算,经常一干就是一晚上。”许杏桃弟弟许杏明回忆,哥哥经常是满眼血丝、头发蓬乱,被同事们戏称为“许疯子”。在他的印象中,哥哥从小骨子里就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

  为了解决复杂问题,他以惊人的毅力“啃”起了没有学过的计算机语言和数据库技术。由此,他找到了自己的主攻方向:将计算机软件技术运用于电网实时控制,从而解决电网节能与电压不稳的问题。

  很快,他成功开发了“线损管理统计分析软件”,实现了区域电网线损的分区、分压、分线统计分析,以此有针对性地查找并解决问题。

  十年磨一“件”

  斩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你对某个领域知道得越多,你的责任就越大,必须义无反顾地扑进去,哪怕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许杏桃

  初尝成功的喜悦,许杏桃还来不及偷着乐。

  “这才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刚刚找到了发现问题的工具,要解决电网损耗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谈到他研究的领域,不善言辞的许杏桃立刻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首先要发现问题,再建立数学模型,然后用公式解答,再把公式翻译成代码写程序,最后还要推广应用。

  许杏桃指着电脑上自己写的公式说,你看多么完美的对称,简直美不胜收!他像一个音乐家陶醉在自己的创作中。

  这一条条公式凝聚了他的智慧、汗水与辛酸,正如农民汗滴禾下土后的丰收喜悦。

  1997年,许杏桃调入刚刚组建的泰州供电公司,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地区电网无功电压优化运行集中控制系统”研发中,经常通宵达旦、废寝忘食。

  那年的一个冬夜,当时的同事刘宝生在办公室加班至午夜准备回家,可公司大门早锁上了。他正准备叫醒看门的师傅,突然发现许杏桃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于是便去敲门。门开了,两人都吃惊地望着对方。刘宝生说,加班加得太晚了,门锁了,得找人开门。这时,许杏桃笑呵呵地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原来,他天天加班到后半夜,不好意思老麻烦老师傅就配了一把。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有时为了攻克某个难题,他能连续几十个小时不合眼,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斗士。”曾经的搭档廖小云如此评价许杏桃。

  不过,那时质疑之声四起,不少人认为他是哗众取宠、瞎折腾。

  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他呢?

  “你对某个领域知道得越多,你的责任就越大,必须义无反顾地扑进去,哪怕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许杏桃认为,通过高科技降低电网损耗的任务历史性地落到了他的肩上,这是责任,也是使命。

  有心人天不负。1999年,许杏桃主持开发的“地区电网无功电压优化运行集中控制系统”获得成功。这套系统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国电网传统的电压控制方式,线路电能损耗降低了0.4个百分点,在全国推广应用,年节约电量近20亿千瓦时。

  2005年,许杏桃又成功开发了“10千伏及以下配电网无功电压优化控制系统”, 解决了长期困扰农村贫困地区的用电质量问题,实现了“用5%的钱解决95%的问题”,仅江苏的年节电量就达到7亿千瓦时。

  随后,他将两个系统合并,组成“供电网无功电压优化运行集中控制系统”。正是这个系统,把许杏桃送上了国家科技进步奖的领奖台。

  依靠团队作战

  创新之路越走越宽

  团队是一种激励和支撑,是一种精神支柱,是事业成功的基石。”——许杏桃

  许杏桃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廖小云、李进、杨君中……过去研发团队的战友的个性、特长,他如数家珍,“团队中每一个人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奉献,少了任何一个人,也许事情就干不成了。”

  作为 “许杏桃科技创新团队”的主创人员, 廖小云在系统研发与推广上功不可没,被许杏桃称为幕后英雄。

  许杏桃回忆,系统刚开发出来不久,廖小云要去浙江推广,当天小孩过生日,可为了工作,他还是毅然出差了。那天晚上,从外地赶回来的许杏桃和一帮同事,带着蛋糕蜡烛为孩子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生日。电话那头,廖小云激动得硬咽了。

  “团队是一种激励和支撑,是一种精神支柱,是事业成功的基石。”许杏桃认为,任何人不能忘记历史、忘记过去、忘记帮助支持自己的团队成员和领导,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

  1999年5月,“地区电网无功电压优化运行集中控制系统”研制完成,究竟管不管用呢?泰州供电公司领导冒着风险,决定让这套系统在泰州城区的监控中心试运行。

  然而,一个疏忽宣告了此次试运行的失败。经过仔细排查,原来是该系统向一变电站发出了升压指令,但没有得到执行,于是再发……接连发了10多条,计算机死机了!重新打开计算机时,刚刚发出去没有执行的指令却一条接一条地执行,致使线路的电压被调得很高,差点儿酿成事故!

  失败后的许杏桃再次把自己“关”了起来。他重新审视产品,要把每一个缺陷消灭在试验阶段。经过近百次调试、实验、分析、改进,3个月后升级产品再次“出炉”。然而,电网安全决非儿戏,大家担心再次出现情况,许杏桃感到压力山大。

  时任泰州供电公司总经理的刘恩喜在听取许杏桃的细心讲解并观看了模拟演示后力排众议:“再给小许一个试试的机会!”

  当年8月,泰州电网调度再次试用该系统,许杏桃整整3天3夜没有合眼,一直盯着监控中心的大屏幕。他的心,因每一次指令的发出而狂跳着,每一次调控成功都让他兴奋不已。

  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勇于担责的刘恩喜给了许杏桃一个机会,也给了中国电网一个机遇。

  随着研究的深入,江苏省电力公司给他提供了更宽广的舞台,从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全面支持,成立江苏安方电力科技公司负责研究成果的推广应用,并组建新的研发团队。

  如今,许杏桃的研发团队有19名核心成员,当中还有几名博士、硕士。他们正在进行配电网运行智能化研究,通俗讲,就是给电网“装大脑”,让电网聪明起来。同时,配电网动态潮流方程已经发明成功,正在申请国际专利。该发明可以预测电网变化规律,保证电网的安全运行,能解决又一个国际难题。

  胸怀报国之志

  彰显知识分子高尚情怀

  一个民族没有一点像董存瑞一样的牺牲精神、吃苦精神,还会有希望吗?”——许杏桃

  长期的操劳、巨大的压力,让许杏桃的身体每况愈下。

  2004年9月的一天,许杏桃刚调试完上海供电公司一座220千伏变电站的无功电压优化控制系统,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北京。

  第二天下午,他在北京供电公司一个能容纳500多人的报告厅里,讲解他的创新成果。站在讲台上,他突然感到体内巨大的疼痛。他忍了忍,讲了约1个小时,再也抑制不住了,艰难地走进卫生间,忽然眼前一黑直挺挺倒在地上。因突发急性胰腺炎,他被送进北京友谊医院,昏迷了3天3夜。专家说,这种病的死亡率高达50%。他与死神擦肩而过。20多天后,他坚持出院并回到泰州,又投入到新产品研发中。因为康复不完全,仅仅过了半个月,他再次被迫住院。两次住院,40天粒米没进,他的体重整整降了19公斤!看着身边泪眼婆娑的妻、女,许杏桃歉疚不已:“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大病一场后,有不少亲戚、朋友劝他放弃节电技术研发,因为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简单了,下面可以做一些轻松的工作。但他舍不得放弃已融入自己生命的节电事业,他害怕一旦放弃就会前功尽弃。

  许杏桃说:“一个民族没有一点像董存瑞一样的牺牲精神、吃苦精神,还会有希望吗?”

  许杏桃主持研发的科技产品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于是,他被一些精明的商人盯上了。几年前,深圳的一家生产电容器的私企老板悄悄地找到他,开出百万年薪想挖走他,被他婉言谢绝了。获知情况后,不少人 “骂”许杏桃是个“大傻瓜”。

  许杏桃傻吗?

  他心里有本账:每年我国电网传输损失的电量超过2个三峡电站的发电量,如果通过自己努力减少损耗,每年为国家挽回数十亿元的损失,个人那点蝇头小利岂能与之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