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祝元:铭记初心,造福百姓

2018-09-27 09:46:24来源:泰州日报作者:本报记者 宋燕

  方祝元,1964年10月出生,兴化市张郭镇人,医学博士,主任中医师,博士生导师,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江苏省中医院院长,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省“333工程”第一层次青年科学家培养对象,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家重点专科(心血管科)学术带头人,国家高血压病重点研究室主任,江苏高校优势学科《中医学》学科带头人,江苏省中医药学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高校“十二五”、“十三五”规划教材《中医内科学》主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审专家,法国国立行政学院高级管理研修班结业,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访问学者,省委党校兼职教授,全国医院优秀院长,中华中医药学会首届“优秀管理人才”奖获得者,省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委员。

  只要在医院,帅气而显得特别年轻的方祝元总是一身白大褂,脸上始终挂着暖暖的笑容……每周二上午7点半到下午1点,患者都能在门诊看到他。下了门诊,他还要总结当天接诊情况,给学生分析病案、传授医理与临床经验。

  学医者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虽然身为院长事务繁忙,但为患者解除病痛妙手回春,为医者累积临床经验力求每日寸进,为师者答疑解惑无私帮扶后学者,到一线,在一线,是方祝元不变的坚持。

  方祝元凭借自己精湛的医术,渊博的学识,不仅成为全院医护人员乃至患者们心中的“男神”,也为我国中医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出身中医世家

  学医萌芽于少年一次重伤寒

  记者:您是怎么走上中医这条道路的?

  方祝元:我家祖籍苏州阊门,世代行医,家族祖传的中医馆名叫“中和堂”。祖辈弟兄多,分散到大江南北行医。我记得小时候奶奶有个药盒子,里面有犀牛角、羚羊角等,小时候我生病发烧,奶奶就把羚羊角拿出来磨磨,冲水给我喝,立竿见影,痊愈了。虽然出身中医世家,可是我开始并没有想学医,我的祖父和父亲也不是医生。原因是我曾祖父因时局动荡惹上医疗官司,家道中落,伤透心的曾祖父就发话:我的晚辈不准再行医。

  后来为什么又学医了呢?跟我的身体有关。1978年,我在戴南上初中时得了伤寒,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当时我就想,以后自己学医多好,生病就不怕了。

  大学填志愿那天,我跟父亲住在兴化二招,巧的是电视里放的正好是南京中医学院的外国留学生跟着老中医学针灸的节目。父亲当时随口说:就上这个学校吧,你看外国人都来学,这个学校肯定很好。后来高考,我考了459分,当时南京中医药大学录取分数线是420分,我选择了南中医,去实现自己的医生梦。

  努力成学霸

  五年32门科目平均考91.5分

  记者:听说后来到了大学,您却不想学中医了,还因此休学一年,这是为什么?

  方祝元:1982年9月,我满怀憧憬到南京中医药大学报到,转了一圈后有些后悔了,高考成绩那么好,结果这个学校不完全是理想中的样子,幻想着第二年重新高考,后来真休学了一年。

  在家的日子,父亲不多说什么,天天让我母亲带着我下地干农活。后来我跟我父亲说:这样下去不行,我还是要去上学。

  返校前的一段时间,我跟在时堰镇卫生院行医的堂兄后面学抄方子,体会到了中医的神奇。堂兄有一个祖传治鼻炎的方子,把几味中药研磨成粉,用鼻子一吸,不管什么鼻炎,只要吸三次就断根。遗憾的是,后来这个方子没能传下来。

  返校后,我就立志一定要把中医学好,按照名医的标准要求自己。当时心中也挺自信,觉得自己祖辈都是老中医,我的血液里有中医的基因,我一定能比别人学得快,学得好。五年学习生涯,总共有32门考试科目,我考试的平均分是91.5分,没有一门考试是低于80分的。

  第一次值班

  就救了心跳骤停的老中医

  记者:您毕业后是怎么顺利进入省中医院工作的,又是怎么进入省中医院名牌科室心脏科的?

  方祝元:我1988年6月毕业,恰逢大学生分配制度改革,全省大学毕业生实行双向选择,我们学校是试点之一。经面试,我成为这届毕业生中首批定在省中医院的学生。因而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做个好医生,争取做个名医。为早日实现自己的誓言,大学毕业后,我连续三年,几乎每天都到学校上晚自习。不上晚自习就到病房值班,学习老医生怎么看病,到急诊室学习怎样抢救病人。

  上班两个月后,我第一次独立值班,医院一名全国著名的老中医心脏骤停,好几个在场的人被吓懵了,我按之前老师教的抢救流程,先叩击心脏,等有心跳之后,再进行心电监护,并在急救车里找到抢救药品给老中医静脉注射,就这样把老中医抢救过来了。当时的院长唐蜀华来看望老中医,了解到当时抢救过程后,觉得我还不错,就把我留在心脏科。我就成了分配到省中医院这批人中第一个定科室的学生。

  “转行”行政

  率领医院创了“四个第一”

  记者:您医生当得好好的,怎么会“转行”做行政工作?

  方祝元:医院实行住院总医师制度,1994年我成为大内科的住院总医师,要代表大内科给医院写一份年终总结,1995年的年终总结就是我写的。当时副院长是刘沈林,分管医院办公室。他觉得我这个工作总结有思路,有文笔,文采好,要把我调到院办。领导一共找了我三次,我当时觉得医生做得好好的,不太愿意去。后来刘院长特地找了老院长也就是国医大师徐景藩老先生做我思想工作,我还是去了院办。

  记者:很多人说您这个院长做得轻松又不轻松,这是怎么回事?您在专业领域也取得不俗成就,您认为人才培养、学术研究与医学发展是个怎样的关系?

  方祝元:从2004年开始当副院长期间,我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建设,第二就是分管建造省中医院南院。建南院很艰苦,从拆迁开始,花了整整7年时间,个中充满艰辛,但也充分锻炼了我,让我对医院内部管理更熟悉、更了然于心了。

  2012年7月份,我任院长,有人觉得我这个院长当得比较轻松,这是因为这么多年多个岗位的锻炼,我对整个医院的流程实在是太熟悉了;也有人觉得我当得特别累,因为医院当时已是全国最顶级的中医院了,很难再有新的突破。

  所以,这几年我努力学习,思路上不断调整,将医院推向更高的层面。医院相继获得全国文明单位、全国卫生系统先进集体、全国人文爱心医院等称号。目前,医院在全国中医系统中有四个核心指标名列前茅:国医大师全国第一;中医重点专科学科全国第一,2012年-2016年科技论文全国所有医院排名第12位;综合服务能力,如门诊量位列全国所有综合医院第七,2500张病床的规模全国中医系统单体第一;文明服务国内领先。我们在省中医院工作也感到特别的自豪,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带领大学和医院的中医学学科冲进“国家双一流”行列。

  目前,我是江苏省政府重点学科——中医学学科带头人,是心血管专业的主任委员,也是高血压病专业的主任委员,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研究高血压病唯一的一个临床研究室主任,是省“333工程”第一层次青年科学家培养对象,这些确定了省中医院高血压病研究在全国领先的学术地位。我还兼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是高等院校统编教材《中医内科学》的主编,学中医的人要学中医内科学,大多都要读这本教材。

  无论走多远

  家乡永远梦魂萦绕

  记者:您时刻关注家乡的医疗建设,听说兴化新的中医院建设过程中,您给出了很多意见。是什么让您如此关注家乡中医的发展?

  方祝元:我生在农村,深知百姓有疾而痛苦、有病最无助,看病不容易,所以,家乡不管来什么人,只要是求医问药,我总是尽己所能、全心全意、热情相待。兴化市中医院一些重点学科、专科建设,甚至到医生护士的职业培训,我都帮了不少忙,这是我作为一个兴化人,应尽的反哺家乡、感恩兴化的责任。兴化新的中医院正在建设中,我也是主要呼吁者之一。泰州中医院在建时,我去过三趟,从规划设计、施工建设到建设完工,我都参与了。包括他们建国医大师工作室,开展学科建设,我都帮他们提出过不少好的建议。把家乡的医院建好建强,解决大多数老百姓看病困难,这才是真正造福乡邻。

  医药产业是朝阳产业,我们家乡泰州是全国著名的医药大市。泰州医药城从筹建到现在的蓬勃发展,我们都应力所能及,做一些贡献。比如,1994年,扬子江药业的胃苏冲剂就是在省中医院开展的临床研究。现在,我们医院跟法国最大的公立医院集团合作,研究苏中药业的黄葵胶囊,这是一种治慢性肾炎的新药,是省中医院专家转让给苏中药业的研究成果,这个课题已经列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一带一路”项目。此外,我们和济川药业也有很多的合作。

  我特别庆幸,生在一个好的家庭,父母不仅给了我祖传的“中医基因”,更给了我与人为善的“善良基因”,家风、乡情一直陪伴着我成长;我特别庆幸,生在一个好地方,人杰地灵的兴化,培育了我水一样的文人气质,儒雅的医生品格;我特别庆幸,生在一个好的时代,从懵懂少年立志学医,如今刚好40年,是国家的助学奖学,让我度过了快乐无忧的大学时光,是前贤大师悉心培养,成就了我个人名医的梦想。“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将铭记学医的初心,终身学习,尽心尽责服务百姓,报效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