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父亲讲伯夷叔齐的故事

2019-07-05 10:07:57来源:泰州日报作者:作者系南京军区原政委,上将

  □方祖岐

  开栏的话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中央纪委、省纪委要求,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引导党员干部培育良好家风,营造向善向上向廉的氛围。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央纪委、省纪委要求,2018年市纪委会同市委宣传部、市广播电视台拍摄了六集“亲语连廉”家风专题片。学习强国、江苏卫视、中央纪委监委网站、江苏省纪委网站先后刊播了“亲语连廉”专题片,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党员干部群众纷纷结合自身岗位实际,撰写观后心得体会,共收到社会各界亲语连廉观后感500多篇。本报从即日起开设“党员干部话家风”栏目,择优刊发党员干部观后感以及他们身边的家风故事,敬请关注。

  小时候,父亲给儿女们讲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饿死首阳山。当时似懂非懂的我,也没有太在意。如今七八十年过去了,我才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他是在讲述自己的家国情怀和家庭命运。

  父亲念过几年私塾,十四岁跟祖父在串房学手艺,随后留下来当雇员。所谓串房,在清代就有,是政府收田赋税的机构。据说在这里做事是世袭的,但世袭的人并不做事,而是雇人做事,报酬雇主得大头,雇员得小头。尽管如此,年景好的时候,雇员的收入也不错。所以,我们家当时在村子里还算得上“小康”。但好景不长,1937年12月日寇入侵家乡(江苏靖江)后,父亲失去了工作,家里只有三四亩田地,要维持十几口人的生活,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劝父亲给汪伪政权做事,父亲坚决拒绝,说“不食周粟”。所谓“不食周粟”,说的是商末孤竹君两个儿子伯夷、叔齐互相谦让继承权,并一同入周事周文王。周武王伐商时,他们劝谏阻止未成。武王灭商后,二人隐居首阳山,不食周粟而死。伯夷、叔齐这种兄弟谦让和宁死不吃亡国之食的精神,一直被后人尊为中华民族道德修养和家国情怀的典范。父亲是个读书人,在当地也有点名望,当然懂得在外敌面前保持民族气节的重要。他后来与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小店,但因遭伪军抢劫而破产。

  尽管家国不幸,但父亲并未对未来失去信心,没有忘记家传祖训:“和气致祥、厚德载物;也渔也樵,亦读亦耕。”他宁愿举债,也要让子女念书。就这样,苦度十年,家乡终于获得解放。进入新中国的他,在县工商业联合会当上了会计,并担任居民委员会主任。我们子女相继成人,陆续离家立业,有当工人的,有当会计的,有当设计师的,有当工程师的,而我则走上了从军之路。我们家的演变过程,充分说明:个人的前途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息息相关、密不可分;只有把个人的前途命运融入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之中,个人才有更好的前途。

  父亲的家国情怀自然影响到子女。我1951年参军,次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战场上,一直不忘小时候经历过的苦难,不忘父亲在家境困难时度日如年的愁容,特别是不忘父亲还有债务缠身。所以1953年朝鲜停战后,我将平时节存下来的津贴费,又向身边同志借了点钱,凑够一百万元托人回安东(今丹东)寄给父亲,还清了欠人的八十三万元家庭债务(当时旧币一万元折今币一元)。

  当我1954年第一次探家时,父亲提到我在朝鲜时,他最担心的是收到前方寄来的牺牲通知书。送牺牲通知书也是他居委会主任的责任。据说我家所在的八圩港区就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牺牲了六人,我能平安回来,当然是他最高兴的事。不幸的是,父亲并没有过上改革开放后的好生活,1972年他刚进入七十岁,就离开了人世。在他病重卧床的三年里,我也因工作任务重离不开而未能回家探望,至今留下深深的遗憾,但古话有言在先,“忠孝难两全”啊!

  1993年底,我调南京军区工作,离家乡很近了。两年后,我们兄弟姊妹第一次在南京团聚,这距我离家已整整四十五年。大家想起苦难的童年和过世的父母,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但父亲的家国情怀和对子女的期望,一直深藏在我们心中,大家对未来充满信心。我曾写有《亲情·阔别四十五载重逢》为记:

  江水滔滔东去,乡音久失重闻。

  四十五年背井,眉间刻画鱼纹。

  难得亲人团聚,千言万语情真。

  喜见山河巨变,更期事业留痕。

  今天,无论是家还是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变化告诉人们:家国情怀是中华民族代代相传的“遗传基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情怀。我们这一代人不仅要传承老一辈的优良传统,更要注重新的历史担当,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努力奋斗。

  (作者系南京军区原政委,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