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在军旅写春秋

2019-08-23 10:22:57来源:泰州日报作者:谈新年

  时间像掌中的沙子,不知不觉步入了花甲之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一位哲人说过,忘记比记忆更加艰难。尽管时间的流水冲淡了岁月的印痕,但昔日的梦想时刻在叩打心扉,军旅的峥嵘岁月如梦般呈现。

  我在部队工作了23年,军旅生涯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虽然没有特殊的业绩,但摸爬滚打、抢险救灾、执行特殊任务的军旅生活时刻记忆犹新,夜不能寐。我自小家境贫穷,幼时艰苦,少时丧母,长大从军报国是我儿时的梦想。记得邻家一位大学生就读于河海大学,其父是抗美援朝的团级干部,每当他寒假回家,穿着海蓝色的制服大衣在村里走动,其挺拔的背影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看到人们羡慕的神情,我参军从戎的愿望更加迫切了。

  有梦想就有动力,在我18岁生日刚过的那一天,我毅然决然参加了征兵体检。回忆当时的情景,父亲年高,母亲不在人世,哥哥姐姐们都已成家立业,家里陪伴父亲的只有我与弟弟,家里确实需要我来照顾料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心中当兵的愿望愈加强烈。终于,在一个静谧的夜晚,我把久藏心底的秘密说给了父亲。父亲听后,从他长长的烟袋中挖出一锅旱烟叼在嘴上,点燃深深地吸上一口,黯然神伤地说:“去吧,儿大不由父,女大不由娘,到部队锻炼也许能有个出息。”

  离别的那天晚上,父亲把叠得好好的衣服展开后又重新叠了一遍,不断往我满满的挎包中塞我爱吃的食品,一遍一遍地嘱咐我到部队要好好干。父亲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钢笔交给我,那是父亲把心爱的母鸡卖了给我买的。他一边给我笔一边说,到部队多给家里写信,免得亲人思念。最后离开时,父亲又把身上仅有的10元钱塞给我,我含着眼泪接过带有父亲体温的钱,我理解父亲的心,就是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儿子也是心甘情愿的。

  1981年11月4日凌晨,我背起背包从兴化农机厂出发,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入伍后我始终牢记自己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后代,无论形势如何变化,不论社会刮什么“风”,我都咬定一个目标:吃自己的饭,流自己的汗,自己的事业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祖宗不是英雄好汉。我服从命令听指挥,各项工作努力走在前,艰苦任务干在前,从不向命运低头。我积极主动给战友们打洗脸水、拆洗被褥、站岗值勤;周末到炊事班帮厨烧水、做饭、打扫卫生;节假日到猪圈喂猪、掏粪、扫院、打水擦桌。凭着积极进取的工作热情,加上我一手漂亮的硬笔楷书,当兵第二年就顺利被推荐到连队军械员兼文书工作岗位,享受班长待遇。一名新兵第二年就能当上班长,这在部队还是很鲜见的。

  上任伊始,我刻苦向老战友们学习,熟练地掌握了武器装备的管理维护技能,而且在军事技能上下功夫,蒙上眼睛在28秒时间内就能完成手枪分解结合全过程。在全团武器分解结合技能比赛中,一举夺得第一名,打破全团长期保持30秒的纪录,成为全团训练尖子,荣获团嘉奖一次。靠着自己的刻苦努力和突出业绩,当兵第三年我被推荐参加军队院校招生考试,顺利考入了石家庄陆军学院,成为一名军校学员。

  毕业分配后,我时刻牢记军人的责任和使命,知党情、报党恩、跟党走,无论在平凡的工作岗位,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执行特殊任务,都始终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激情燃烧的炽热情怀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英雄本色,从排长、连长一步一步走上团级干部领导岗位,把青春热血奉献给了祖国的国防事业。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的伟大祖国已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华民族迎来了实现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如今,虽然我已经离开日夜思念的部队,解甲归田转业到地方工作,但无论岁月如何改变,心中那份军人的精神和情怀、那种对伟大祖国深沉的爱,永远都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