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记者带你探访泰州市博物馆新馆

2012-12-27 08:47:19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记者 王馨凤 文/图

  市博物馆新馆已全部布展结束,等待验收开馆。上千件珍贵馆藏不再“养在深闺人不识”。记者提前探访发现,融合了高科技手段的展厅,铺陈了泰州的悠久历史,讲述了古老泰州的深厚底蕴。

  【实物展示】

  遴选上千件文物

  新馆主要有两大展厅,“汉唐古郡 祥泰之州”——泰州历史文化陈列展和“大明衣冠”——泰州明墓出土服饰陈列展,从万件馆藏中精心遴选的上千件文物是两个展馆的主体。

  “由于空间限制,不可能展示全部馆藏,我们根据品相、代表性等,精选出最具价值和观赏性的文物。”市博物馆陈列部工作人员刘易奇说,为了把每件文物放置在最适合的位置上,让观众直观了解展品的历史背景、实用价值、制作过程等,工作人员颇费了番心思。

  一楼1800平米的泰州历史文化陈列展厅是按时间顺序布置,依次为序厅、“麋乡辟莱”、“汉唐古郡”、“祥泰之州”、“民生为道”、“近世风云”、尾厅。

  步入展厅,一具庞大的麋鹿化石映入眼帘。“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较完整的雄性麋鹿骨架化石。”刘易奇说,早期的泰州地区是一片滨海的水网平原,草木茂盛,生活着成群的麋鹿,泰兴、兴化等地有80多处出土了麋鹿化石,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该具麋鹿化石。

  刘易奇对这具麋鹿化石的搬运、摆放记忆犹新。“10月16日,博物馆开始搬家头天,第一个搬运的就是这具麋鹿化石,四五个小伙子一起搬的。”刘易奇说,这么多人倒不是由于麋鹿化石重,而是由于它“块头”大,要十分小心,“化石的骨头经过千年风化,很脆,稍有不慎就会断裂或缺损。”从老馆到新馆,一路小心翼翼呵护,顺利抵达后,大家开心地放了鞭炮。

  在“汉唐古郡”单元,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就是钱币,大大小小的铜钱布满了橱窗。“小而多的文物最难摆放,怎么摆既能突出主题又美观,很考验智商。”刘易奇说,一堆铜钱散在那肯定不好看,试着摆成“一”字形,太单调;摆成“人”字形,太没创意;摆成圆形,太呆板。后来不知是谁提议,摆成“泰”字吧,一字多含义,还美观,“这样一摆放,效果真的不错。”

  刘易奇说,每件文物的布展都是一项复杂的技术活,“比如二楼‘大明衣冠’展厅中徐蕃夫妇尸体的展示,原先是两人合棺,但考虑展示效果,确定为一人一棺。”

  为保持文物原貌,新馆增加了许多先进的保护手段,如所有的灯光和照明系统都具备防紫外线、红外线功能;展柜的密闭性、玻璃的透光度等都必须达到最佳效果;对重点文物进行恒温恒湿控制等。

  【人工造景】

  复原当年坡子街盛况

  除了直观“表述”历史的实物,人工造景也是布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时候,文物是‘说’不清历史的,需要场景再现。”刘易奇说。

  记者看到,在泰州历史文化陈列展厅,人工造景约占一半。

  “汉唐古郡单元讲到了泰州经济的初兴,这与吴王刘濞的经营是分不开的。”刘易奇说,刘濞在封国内铸钱煮盐,带来了泰州的繁荣,如雪的海盐,是泰州早期繁华的见证。如今,木桶、铁锹等煮盐的器具能找到,如何煮盐却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的。为了给观众一个直观认识,博物馆特地造了一个煮盐场景。大铁锅前,打着赤膊的工人正倒着海水,挥锹煮盐,生动形象。

  时间进入宋代,我市曾在望海楼东南副楼基础开挖时发现南、北两段拱券式建筑,高、宽均1米左右,长度共约30米,南端直通南城河,部分券砖上有铭文,专家判断为宋城排水涵。为展示这一发现,馆内放大一张当时发掘出的排水涵俯瞰图,同时在图片下方,人工造了一个排水涵的实景,当年的景象一目了然。

  明清时期的泰州,最能反映当时经济生活的莫过于坡子街。“自元末以来,作为经济活动中心地带的坡子街日渐繁盛,诗人们发出‘繁华应号小扬州’的感叹。”刘易奇说,反映“小扬州”的繁华,一景一物不足以体现,唯有全景式展现当年坡子街的原貌,“我们走访了很多老人,根据他们的记忆尽量恢复当年坡子街的每一家店铺、大小院落等,让商埠、码头、船只、游人再现。”

  记者细数一下,当年坡子街云集商铺数百家,茶庄、丝绸铺、百货商店……各行各业都有,繁荣程度不亚于现在。

  【声光电】

  细说8000年悠久历史

  在两大展厅内,随处可见声、光、电等多种现代化展示手段,并借助多媒体、电子屏等辅助设备。泰州历史文化陈列展厅的序厅和尾厅就是小小的影厅,投影仪投射到大屏幕上,播放泰州的远古与当今。

  “序厅‘海渚之陵’主要是讲述泰州是如何成陆的。”刘易奇说,序厅讲述的泰州8000年的历史,尾厅以小影片形式介绍了16年来泰州的发展与超越。

  在二楼“大明衣冠”展厅入口处,一幅电子地图将泰州地区发现的明代墓葬分布情况清晰标注。“泰州目前发现了森森村明墓、西郊胡玉墓、徐蕃夫妇墓等10处明代墓葬。”刘易奇说,只要按动地图下方墓葬名称前的红色按钮,地图上相应的标记处就会闪烁,观众就能立马找到对应地址。

  高科技给参观带来的便利,还充分体现在展厅的互动查询电子屏上,“明代服饰的织绣纹样是非常专业的知识,大部分观众不了解,博物馆设置了几台电子屏,观众可以在屏上找到相关介绍,还能看到织绣工艺的动画演示,想看什么自己选择。”刘易奇说。

  【安防】

  布下“天罗地网”

  新馆在安防上也充分展示了高科技的魅力。“从进入博物馆大门起,就进入了一张层层布控的安全网。”刘易奇说。

  据介绍,新馆设有中央控制室,掌控着整座大楼的“开关”,一旦控制室下达“关闭”命令,触碰馆内任何一物都会引发警报,哪怕是大门。

  采访中,记者步入每个展馆前,刘易奇都要先通知控制室解除警报,才能开门进入;出来后也要立即通知控制室,以进入控制状态。“一旦进入控制状态,展厅内的物品哪怕有一丝一毫的移动,都会发出警报。”刘易奇说。

  “展厅的钥匙由专人保管,连我都没有。”市博物馆馆长周谨说,安防对博物馆来说非常重要,必须要保证完全不留死角才能开放,“新馆的安防和技防将由省公安厅和省文物部门联合验收,以确保万无一失。”